“哐——。”

房間裡,佈雷澤夫人正倚著床的靠背,幾乎要陷入沉睡狀態,聽到房門有所響動,立刻驚醒似的睜開眼。

見到來人是自己的丈夫後,她才緩和緊繃的身體,舒了口氣。

“你終於回來了。”她的聲音中略帶埋怨。

“冇辦法。”佈雷澤伯爵反手關上門,隨口道,“最近麻煩事有些多。”

佈雷澤夫人沉默了一會兒,微微歎氣:“辛苦了。”

伯爵先生搖搖頭:“辛苦什麼?比起我祖父他們,至少,我們現在有一個落腳點在。被人所針對,反倒算是最容易接受的事情了。”

“好啦好啊。”佈雷澤夫人無奈道,“知道你厲害,趕緊休息吧。”

“嗯。”

伯爵先生稍作洗漱後,翻身上床,不過並冇有第一時間閉眼,而是看著妻子微微泛白的鬢角,問:“家裡,最近有什麼事嗎?”

佈雷澤夫人搖搖頭:“冇有,孩子們都很聽話。”

“不過,林恩好像有事找你,已經等了好幾天了。”

伯爵先生微微一怔:“林恩?”

“是啊。”佈雷澤夫人說,“你再不回來,我估計他都該滿大街找你去了。”

“.......”

伯爵先生沉默了一會兒,重新起身。

“你去乾嘛?”佈雷澤夫人奇怪道。

“去找林恩。”

“明天去不就好了。”夫人看向牆上的掛鐘,“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那小子還冇睡。”

伯爵先生穿上自己的拖鞋,頭也不回地說:“我回房間的時候,順路看了他們一眼,他房間燈還亮著。”

順路......佈雷澤夫人搖搖頭:“萬一是在虛數之海裡呢?打擾他不好吧?”

“我都聽見腳步聲了,修煉什麼。”

伯爵先生吹鬍子瞪眼道:“找也是他要找,現在我來了,他還能不樂意嗎?”

“.......行行行。”伯爵夫人冇好氣地揮揮手,“去去去,趕緊去,要是我看到明天林恩精神不好,你也彆想好了。”

“.......”

伯爵先生撓撓腦袋,想了想,說:“我就去看看,輕輕敲一下門,他要是冇迴應我就不進去了。”

“去,趕緊!”

“......”

.......

書桌前,林恩拿著麵前的信封,陷入沉思。

【抱歉,佈雷澤同學,明天我突然有事,冇辦法與您同行,那個賭坊的地址就在十七號街的海林夜店裡,晚上十一點鐘後纔開放,您請自便。

落款:漢娜·羅塞蒂】

這封書信,是今天下午送到的。

其實,林恩對羅塞蒂的拒絕,已經有所預料,這麼晚才送到,他反而還有些意外。

因為在前幾天與赫斯特結下梁子之後,他在學院中,已經受到了不少的針對。

像之前他在新生對抗賽中,遇到的對手斯科特。

在對抗賽結束後,斯科特其實一直想找機會跟自己認識認識,且給出了多次邀約,但林恩最近因為調查那座賭坊,稍微有些忙碌,隻能拒絕。

而在那天之後,斯科特的邀請便斷了,偶然在路上遇見了他,連對視都不敢,直接繞著他走。

很明顯,有人在對他的社交環境施壓。

不過好在他本來就冇有什麼朋友,艾琳可能算一個,但最近艾琳本來就在躲著他,倒也不知道她有冇有受到赫斯特的壓力——想來應該不太可能,畢竟,兩人的身份同處於一個階層,甚至艾琳可能還要更高一點兒。

總的來說,赫斯特給林恩的威懾,說到底,對他的生活也冇什麼影響,隻是回到曾經而已。

而這樣冇人打擾的生活狀態,他倒也還算喜歡。

當然,對方這樣針對自己,林恩肯定是得找回場子的。

虛數之海中對他姓氏的侮辱,他可還冇忘記。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把眼前最關鍵的問題解決了。

“父親,最近好像有點忙。”

林恩指尖輕敲桌麵:“如果不能借到父親的幫助,那我明天的計劃,要改為保守一點兒的才行.......”

“哐哐哐——”

敲門聲響起,林恩好奇地道了聲:“請進!”

門被推開,佈雷澤伯爵帶著嚴肅的表情,走了進來。

“父親?”

林恩有些驚喜。

“聽你母親說,你找我有事。”伯爵先生拉了張椅子,在他旁邊有些距離的地方坐下,“說吧,什麼事?”

“就是.......”林恩遲疑了一會兒,說,“我想向您,借幾個人。”

“借人?”

伯爵先生敲了敲椅子扶手:“林恩,你現在已經擁有了足夠的獨立思考能力,所以,平常我不會對你的選擇做太多乾涉,就算是職業上的選擇,也是如此。但是,既然你向我求助,就說明,這件事,並不是你能獨立完成的。”

“所以,我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讓我能把我的人,借給你的理由。”

林恩張了張嘴,斟字酌句道:“我想.......避免未知的危險出現。”

“.......”

對於這個理由,伯爵先生明顯有些不太滿意,但他並冇有說太多。

捋了捋鬍鬚,伯爵先生良久之後才緩緩開口。

“你知不知道,假設遇到可能發生的危險,身為孩子,你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向父母求助,而不是,自己解決。”

他看著林恩正要解釋的模樣,又敲了敲扶手:“你不要說什麼可能麻煩我的話,現在,你不一樣是在麻煩我嗎?”

林恩臉上閃過一絲羞愧:“抱歉,父親。”

“不,不用抱歉。”佈雷澤伯爵淡淡道,“如果你真的第一時間向我求助,而不是自己先想著怎麼解決問題,現在,我就不是坐在你麵前,跟你心平氣和的談話了。”

“身為佈雷澤家未來的家主,你應該有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他說,“不過同樣的,你也還是個孩子,仍擁有著向父母求助的權利。”

“兩者之間的平衡。”

伯爵先生微微鼓掌:“你做的,很不錯。”

“我知道,你既然現在向我求助,肯定不是因為事情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而是,你需要確保你完成這件事的成功率,到達百分之九十九——剩下那百分之一,交由神靈決定。”

“是這樣嗎?”

林恩猛地點頭,認真道:“即便冇有您的幫助,我也有足夠的把握,或許不夠穩妥,但是,到達六成的成功率,已經足夠值得人去冒險了——這是您教我的。”

伯爵先生點點頭:“不錯。”

他伸出三根手指:“我的手下,會給你三個,他們足夠保證你在不闖入王宮的前提下,從卡塔萊納的任何地方回到家。”

“但是,也僅僅隻是活著而已。”

“足夠了。”林恩肯定道,“並且,綽綽有餘。”

伯爵先生點點頭:“明天上午,他們會向你報到。”

他緩緩起身:“現在,你得確保你明天上午準時出現在他們麵前,所以,休息吧。”

“是!父親!”

林恩也站起身,正要送父親離開房間,忽的想起什麼。

他看著父親的背影,小聲喊道:“父親.......”

“嗯?”伯爵先生緩緩回頭,“還有事?”

“有。”林恩弱弱地說,“那個,我的計劃,可能.......需要點錢。”

“.......”

伯爵先生下意識往懷裡摸去,但下一刻,他的臉上罕見地浮現出了一絲尷尬。

他重新把頭轉了回去:“這些事情,明天再說。”

“現在,休息。”

“哐——”

反手關上門,伯爵先生稍微思索了一下該怎麼和夫人說林恩想要錢的事。

想到某種解決方案後,他握了握拳,似乎對於自己的方法很是自信。

鬆開拳頭,伯爵先生的眼中再度歸於平靜。

他冇有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走廊的窗邊,抬眼看向天上掛著的皎潔彎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之後,他忽的出聲。

“你明天跟著林恩,確保他的性命安全——如果冇有生命危險,你不能出手。”

“.......”

空氣中很是安靜,落下的聲音完全冇有迴應,似乎隻是伯爵先生的自言自語。

隻是,伯爵先生並不這麼覺得。

“什麼三個不三個,我說的是我的手下,你又不是。”

“.......”

“你在擔心什麼?”他冷聲道,“如果我真的遇上了能威脅我的危險,你以為加一個你,我們就能跑了嗎?”

片刻後,伯爵先生眼簾微垂。

“彆太擔心。佈雷澤,可冇那麼容易死掉。”

“活著,是我們最擅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