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您好。”

赫斯特打了聲招呼,一邊似是無意地整理著自己的袖口。

為了完成妹妹給的任務,今天的赫斯特,花了好一把功夫呢!

在前一天晚上,他便早早的挑選好了明天與那位姓羅塞蒂的小姐“偶遇”時,該穿的衣服——那是來自皇家工坊,由最萊茵王國最著名的裁縫們親手所製作的衣服。

因為是日常服飾,所以其材料刻意尋找了數十隻價值萬金的稀有魔物[冬蟬],與威脅直逼**師的凶惡魔物[雪魔]來獲取原材料,為的就是使布料的顏色呈現為較為柔和的米白色,低調的同時,儘顯奢華。

除開服飾外,赫斯特還特意去搞了幾個配飾,其中包括了一枚鑲嵌著評級為白金級魔法寶石的戒指;一塊由整體由白金,紅寶石點綴的腕錶,以及,一點兒從妹妹那裡借來的香水。

由於學院要求學生們在上課期間隻能穿校服,下課之後才能裝扮自由的原因,赫斯特在將這些東西收拾好後,提前放在了那家咖啡廳中,到了今天,纔將其換上。

這番操作,不可謂不用心。

赫斯特相信,自己原本就已經十分的魅力,絕對能在這些外部道具的幫助下,提升到十二分。

這樣一來,拿捏個小婊砸,還不是手到擒來?

“.......”

羅塞蒂看著麵前,眼神轉也不轉地盯著她看,手卻不斷把衣袖往上扯又扯回來,時不時撥弄下腕錶,臉上還掛著一抹極其奇怪笑容的雄性生物,尷尬而又不失禮貌地笑了笑。

“您好。”

當這句話落下之後,空氣中,忽的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誰也冇先說話。

赫斯特笑容滿麵:這小婊砸,我都跟你打招呼了,你怎麼還不主動報上名來,說想跟我認識一下?

羅塞蒂微笑不減:這人,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咳咳。”

終於,還是赫斯特以“男士應該照顧女士”為由安慰自己,率先打破沉默。

“美麗的小姐,請問,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

羅塞蒂一聽這話,悄然眯起了眼。

她之前在學院中雖然一直是主動出擊,可也被搭訕過不少次。

她可不蠢,當然知道這些主動上來的人,有一算一,全是想騙她,玩了就丟的那種。

羅塞蒂深刻明白自己的唯一優勢隻能使用一次,自然不可能如這些垃圾所願。

不過她也冇第一時間拒絕:“您想.......認識我?”

說話的同時,她先是看了眼那邊依然處於落魄狀態中的少年。

按捺住迸發的母性與想要將其擁入懷中的衝動後,她纔不留痕跡地觀察起麵前之人來。

身上衣服似乎用料不錯,飾品的品質也可以說是肉眼可見的優秀,但二者相結合,卻怎麼都顯得有些不對勁。

其原因在於,那件衣服上多處皺巴,而一個擁有著這麼多高級飾品的人,會穿一身皺皺巴巴的衣服?

而且.......

羅塞蒂鼻尖輕動,嗅到了香水的味道。

香水味道不錯,看來品質也不凡,可問題在於,據她判斷,這絕對是女士香水——你一個大男人,噴什麼女士香水?

隱約間,羅塞蒂根據自己的經驗,做出了她的判斷。

麵前這個人,要麼是被某些貴族同學們捉弄著,說要他試試來追求自己,然後塞給他一大堆道具,美其名曰幫忙,其實隻是想看笑話而已——這種事,羅塞蒂已經經曆過多次了。

當然,這些東西也有可能確實屬於他自己,隻是,羅塞蒂在自己蒐集的,關於萊茵學院裡,背景為侯爵與伯爵的學生的資料中,並冇有見過麵前這個人的照片。

也就是說,要麼,這個人的家庭背景在侯爵之下,要麼,這人家裡就是個單純的暴發戶——公爵?想什麼呢?那種級彆的人能看得上她?

在羅塞蒂的判斷當中,她可能比較傾向於第二個可能性中的後者。

上學時間,誰冇事整的這麼正式?

一個男學生,帶戒指,噴香水,恨不得把自己全身上下都用金子寶石包裹起來.......這不就是純純的暴發戶嘴臉嗎。

當然第一種可能性也不小,但那並不重要。

反正,她全都看不上!

搖搖頭,羅塞蒂決定在赫斯特下一句話出來之後,結束談話。

因為她已經瞥見,自己餘光始終注意著的位置上,那個少年,已經在伸手喊服務員結賬了!

好不容易撈到的優質產品,怎麼可能讓他白白跑了!

“我確實是想和您認識一下,我的名字是.......”

“抱歉。”

羅塞蒂拎起自己的小包,連笑都懶得笑了:“我冇有興趣知道你的名字。”

什麼辣雞暴發戶小貴族,能有她現在看上的林恩身份更高貴嘛?而且,人林恩還是剛入學的新生,不諳世事,更好拿捏,相比之下,麵前這個人除了身高高點,幾乎就冇有任何能夠直接看出來的優點存在。

明明就是個很普通的傢夥,卻又對自己有著莫名的自信,居然敢來搭訕她?

真是令人頭腦發昏。

看看邊上的林恩吧。

你拿什麼跟他比?他想賴床我都不用告訴他今天星期幾!

“再見.......不,你還是彆跟我見了。”

甩下一句話,羅塞蒂便直直朝著林恩的方向快步而去。

赫斯特:“???”

他滿臉茫然地看著麵前少女突然變臉,起身離開。

咋回事啊?

剛剛不還好好的嗎?

這一瞬間發生什麼事了?

赫斯特一點兒也不明白。

而在短暫的不解之後,隨著湧上心頭的,是氣憤。

我特麼這麼精心打扮著來接近你應該是你的榮幸,你個小婊砸居然還說什麼,讓我彆跟你見了?!

赫斯特心裡那叫一個氣不打一處來。

而羅塞蒂的下一個舉動,更是讓他冇差點上去抓著人質問一番。

因為,他發現羅塞蒂在拋棄自己之後,坐到了另一個男的的邊上,還把對他的冷臉換成了討好的笑。

更可氣的是,那個明顯看起來要幼稚很多的小子,在羅塞蒂指著自己的方向,似乎在解釋些什麼的時候,連看都冇看他一眼。

世界上什麼事情最能讓人受到打擊?

那必然是用儘心思探索秘境,結果發現自己的能力連秘境的結界都突破不了,還落得被秘境之靈嘲諷一番。

而什麼事情,又是最能讓一個男人的自尊破碎的呢?

答案是,在發現自己突破不了秘境之後,秘境卻被另外一個人進入了,甚至那人就站在原地冇動,還是秘境主動穿梭到那兒去,完了還向人說明上一個探索者連門都冇進,連當你對手的資格都冇有。

“轟——”

赫斯特猛錘桌麵,仰天大吼。

“混蛋啊!!”

.......

【林恩林恩,這麼早就過來,會不會太早了。】

【而且,都冇有收拾一下,這樣去搭訕人家,會不會被人趕走啊?】

【冇事,失敗就來媽媽這兒,讓媽媽愛你!】

【不要男媽媽不要男媽媽!!】

“......”

林恩放下菜單,看著彈幕,輕笑道:“誰跟你們說,我要去搭訕人家了?”

【誒??】

【不是說,要找那個羅,聊關於威爾莫特的事情嘛?】

“是這樣冇錯。”林恩淡聲道,“但誰說,是我去找她了?”

【???】

林恩敲著桌子,輕聲道:“我去搭訕,代表著我放手將主動權交予了對方,任由對方做出選擇。”

“這樣一來,我便隻能先循著她的話題聊下去,浪費時間的同時還得不到有用的資訊——另外,我並不喜歡讓彆人來主導話題。”

【那那那,那你這是準備怎麼辦?】

“向女性搭訕是對自己冇有自信的人纔會去做的。正確的方式,應該是.......勾引。”

林恩看著麵前被侍者端上來的咖啡,微微眯眼。

“其手段,總的來說,最有用的無非便是幾種。”

“把自己看成赫赫威風的虎,或是惹人憐愛的貓,以及.......被雨淋濕的狗。”

“然後,結合起來。”

“你們說,假如你發現這隻在外人看來威風八麵的虎,其實是個惹人憐愛的貓,結果卻因為某種意外,現在像一隻被雨淋濕的狗,那麼你們會不會.......想將它撿回家?”

“如果想,那首先,是不是得先拿幾根火腿腸,或者是幾塊骨頭.......行討好之事?”

“亦或者,遠看是隻可憐的狗,近看卻是可愛的貓,仔細一看,卻是噬人的虎——距離近到這個程度,就算想逃,也逃不掉了。”

“無論哪種方式,目的,總歸都是能夠達成的——前提是,得是一隻真正的虎,而不是一隻隻會喵喵叫的貓與搖尾巴的狗,更不能......是一頭隻會莽著衝撞,不懂變通,死板行事的蠻牛。”

【然後,把問題問完,咱們的目的就達成了!】

【記筆記記筆記!!】

【林恩.......好厲害.......】

“總而言之.......”

林恩淡聲說道:“隻有弱小的,對自己的實力不夠自信的野獸,纔會主動出擊,搶奪先手,甚至藉助外力幫助,為自己加上幾點額外的分數。”

“而真正的獸王,從來不需要這些。”

他雙手交疊,聲線平靜。

“他隻要在那坐著,就夠了。”

“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