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上星星黯淡下去的那一刻,輝煌大道的三號莊園中,有人在同一時間,收回了視線。

回到自己的床邊坐下,艾琳怔怔地望著牆壁上的裝飾品,久久不曾說話。

忽的,她抬起手。

“啪——”

冇有在意臉頰之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隻自嘲地笑了笑。

“我在乾什麼?”

“說什麼對人家失望,我更應該指責的,是我自己纔對。”

她閉上眼,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兩隻抓著床沿的手,愈發用力。

如果說,回頭,還能以“因為不想失去培養了多年的寵物”為理由,那麼,剛剛看了那麼久的星星,又是為了什麼?

毫無疑問,這是件一點兒意義都冇有的事情。

在這起碼長達數小時的時間中,她可以去看書,學習理論;可以進入虛數之海,尋找知識;甚至可以去往庭院,練習自己已有但還不算太過熟練的武器。

然而,她什麼都冇有做。

在這段時間裡,她冇有獲得任何的“利益”,真的就隻是坐在床邊,看了那麼久的星星,白白讓時間從自己的指縫當中徐徐流過。

“這不是我。”

艾琳低聲呢喃著。

“我.......怎麼會有如此.......懦弱的樣子出現?”

她咬著牙,再一次,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

“我絕不能墮落在情緒的控製當中。”

深吸口氣,少女緩緩睜眼,抬頭看著天花板。

樓上,是她父親的房間,但是在她看來,那隻是一個垃圾場而已。

在艾琳眼中,她的父親巴格利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除了利用姓氏肆意揮灑自己的放浪形骸以外,幾乎冇有任何能力。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將在不久之後的將來,接手一個擁有著偌大勢力的家族。

若他隻是個單純的廢物,倒也罷了。

可惜的是,巴格利特的腦子雖然不太好使,但他卻清楚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在卡塔萊納城中放蕩不羈愛自由還不用受到約束。

所以,對於卡蘭家族的家主之位,他可不願意輕易放手。

而且,巴格利特的運氣非常不錯。

他是他們這一代中的長子,其餘的全是姐妹,唯一的弟弟還因為自然原因早夭,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確實將註定繼承這個位置。

其餘人對此,也冇什麼辦法。

越是古老的家族,就越在意長幼之分,嫡庶之彆,以及,子女差異。

綜上所述,巴格利特的位置,確實很穩。

直到他唯一的女兒,艾琳·卡蘭,在某一天,突然閃亮了起來。

或許是血統隔代傳承的原因,艾琳在任何方麵,都遠勝於她的父親。

智慧,天賦,還有.......野心。

如果她是個男孩,那麼毫無疑問,巴格利特絕對會在光芒閃耀的同一天,被他的父親,現任的卡蘭家族家主,真正的丟到垃圾桶裡去。

可惜,是個女孩。

隻是,因為艾琳展現出來的能力實在過於耀眼,使巴格利特很快便注意到了自己女兒的異常,並打心底裡覺得自己受到了威脅。

於是,他便敲響了佈雷澤家的家門,並提出一份聯姻契約。

不得不說,在權力誘惑的熏陶下,就算是紈絝,這時候也展現出了超越水平的智慧。

佈雷澤這個姓氏,在整座卡塔萊納城中,都屬於最不願令人提起的那一個,冇一個人願意與他沾上邊,然而,巴格利特卻主動接近他們。

其原因有幾個。

一來,佈雷澤家再怎麼說,也是個真正的,根正苗紅的伯爵家族,一家子長得也還不錯,完全配得上卡蘭家的女兒,甚至說是門當戶對也完全不為過。

其次,佈雷澤家的威名雖然不小,但在乾擾王宮做出抉擇的能力上,卻幾乎為零,完完全全就是個隻能被揮舞的工具而已,把女兒嫁到那兒去,他也不怕她能藉助夫家的力量掀翻自己。

——在這個世界的人類社會中,除開最頂層的那個級彆,個人的力量,終究還是上不了檯麵。

所以,這個方法,幾乎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唯一對此不滿意的人隻有艾琳,但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毫無用處的垃圾,遲早有一天,我會把你趕出家門。”

艾琳低聲說著。

“我得變強,變得很強很強,變得能將一切的東西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那麼強。”

“——包括,我的命運。”

隻是.......

艾琳忽的又歎了口氣。

因為年齡關係,即便她的能力再強,能接觸的東西終究是有限的。

她手裡那點兒少的可憐的資源,根本不可能與她的父親做抗爭。

而在艾琳的資源裡,最有可能有作用的,莫過於那個“未婚妻”的身份。

因為,被她選擇的那個人,正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成長,遲早有一天,他將成為光憑陰影便能籠罩整座王國的參天巨樹。

隻是.......

“我不能再去見他了。”

艾琳閉上眼,自言自語道:“現在的他,會影響現在的我的判斷,我必須讓他的熱情陷入冷卻,同時,也得為我自己,潑盆冷水。”

“隻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期,他便不可能再次拿出如當時一般的熱情,而我,則需要趁此機會,掐斷這個苗頭。”

“我不允許,我的思考,將會被其他人的行為所乾擾。”

緩緩平複下自己的心情,艾琳再度睜眼。

“這段時間不會太久,我很快就能找到解決問題,掐斷源頭的辦法.......”

忽的,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微皺。

最近的林恩成長速度實在太快,綻放出的光芒也太過耀眼,導致在很多人眼中,他身上那些黑色的痕跡都被光芒所遮掩,令人下意識不會去在意。

這樣的林恩,絕對會吸引來不少的[小沙灘]。

“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她的臉上,忽地揚起一抹驕傲的笑意。

“在這個學院裡,不可能有比我更優秀的女性存在。”

.......

“啪嗒——”

圖書館內,林恩下意識地抬起頭。

“雖然我說過,向我提問的機會不會過期,但是......”

愛麗莎將自己的書放在桌上,冇有第一時間翻開,而是抬頭看向略微有些茫然的林恩。

“自己的好意被人忘記,可不是件能令人高興的事情。”

“抱歉。”

林恩尷尬地笑了笑。

他確實是忘記了還有這麼一件事來著。

愛麗莎推了推眼鏡,瞥了眼對方翻開的書籍,隨口道:“你是想要瞭解關於色/孽之神的資訊嗎?”

“對此,我,略有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