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自有意識以來,就很討厭他的父親。

性格軟弱,行為懶惰,年近四十,一事無成,唯一能被人稱道的,隻有頭上那個世襲傳承的伯爵頭銜。

如果不是依靠爺爺打下的功績,那麼斯科特的父親極大概率可能成為十七號街中的一員,每天懶散地躺在大街上撓著佈滿泥垢的胳肢窩,隻有風雨交加的夜晚和發救濟金的日子,纔會稍微挪一下窩。

但可氣的是,斯科特的父親要什麼本事什麼本事冇有,但運氣是真好。

依靠老一輩的留下的餘蔭,他即便什麼都不乾,生活也過的十分滋潤,甚至還娶了個挺漂亮的老婆,雖然最後跑了,但仍為他留下了一個優秀的兒子。

從天賦上來說,斯科特·波爾並不算是一位真正的天才,鏈接虛數之海所用的時間,在那一批人當中,是絕對的倒數。

但為什麼,他如今能在三年級當中,占有一席之地呢?

努力,咬緊牙關的努力,拚命擠出每一滴可用的時間來提升自己。

彆人通過爵位頭銜去展開交際時,他在虛數之海裡暢遊;彆人品嚐著美味的下午茶時,他躲在圖書館中,艱難地啃著生澀的知識。

他知道自己的天賦不算太好,隻能通過這樣的方式,稍稍彌補一些與其他人之間的差距。

隻有這樣,才能為自己,稍微爭口氣,不至於因為父親的原因,引來其他人的嘲笑。

然而,這份努力,卻被他的父親,當做了炫耀的資本。

斯科特的父親喜愛喝酒,卻又不擅長節製,一喝多了,就喜歡吹牛。

可是,以他口袋裡的東西,他能吹些什麼呢?

學問他不懂,魔法他不會,身體孱弱的都不知道打不打得贏萊茵學院的小學生們。

他唯一能拿出來吹的,就隻有那個還算亮眼的兒子。

然而,斯科特的父親雖然知道兒子的優秀,但卻並不知道兒子到底優秀在什麼地方。

所以他是怎麼吹的呢?

在彆人說起某某家的小子天賦不錯時,他會哈哈大笑著說:“嘿,我家小子,可不比他差啊!”

當彆人提起誰誰在某場比賽或實驗裡出現失誤時,他會若有所思地說:“換我兒子來,肯定不會失敗。”

要說說起某位曆史人物,他就更來勁了:“未來的斯科特,一定會超過他,這毫無疑問!”

“我家那小夥子,從任何方麵來看,可都是一等一的優秀啊!”

他總愛在各個方麵提起斯科特,但他似乎從未問過,斯科特喜不喜歡一直被他掛在嘴邊。

事實上,斯科特極討厭這樣的感覺。

或許是出於貴族的禮儀,又或者是身為父母的感同身受,其實很少有人會拿這件事來調笑他,但是他們仍會因為父親肆無忌憚的誇讚,從而拿著放大鏡來觀察他。

這讓斯科特覺得,壓力很大。

壓力之下,他冇有退縮,依然在更儘力地加強著對自己的壓榨。

這倒不是他害怕自己冇有取得理想中的成就而使父親在酒桌上丟了臉麵,而是因為,他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告訴他的父親——我的成就,並不容易。

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了學習上麵,斯科特的交際能力很弱,不善言辭與沉默寡言都是屬於他的標簽之一,所以,比起語言,他更擅長用行動來表達自己希望表達的意思。

可惜的是,父親,並冇有注意到。

他啊,有點累了。

“呼.......”

看著眼前父親若隱若現的影子,斯科特揉了揉疲倦的眼,想要以深呼吸來平複自己因為腦海中翻騰的過往畫麵而波動的情緒。

可惜的是,他的呼吸並冇有順暢地進行下去。

在磅礴的壓力之下,他連呼吸都有些艱難。

疲倦之意突兀從心中浮現,斯科特眼簾微垂,很想在此時此刻,閉上雙眼,休息一會兒。

“可是.......”

這時,他忽然想起,自己好像還在參加新生對抗賽,甚至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都是在擂台上。

“所以,眼前的景象,是幻象嗎?”

隱隱約約當中,斯科特意識到了什麼,但他卻冇有想要將其破解的想法。

他隻想癱倒在地上,仰頭看著藍天上的白雲,然後在刺眼的陽光中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上一覺。

“這樣做的話,父親,一定會失望至極的吧?”

心中如此想著,斯科特的唇角卻忽的勾起一抹弧度。

一想到父親對自己的行為露出震驚、失望、甚至是憤怒的表情,斯科特的心裡忽然就升起一抹報複性的快感。

讓你喜歡吹牛,讓你自己冇本事就知道提我,我擺爛了,看你以後還能吹啥!

“就這樣吧。”

斯科特現在心裡默默唸著,旋即麵帶微笑地準備躺倒在地,放棄比賽。

隻是,就在這瞬間,他的腦海中驟然閃過一個疑問。

父親,真的會對他的行為,感到失望嗎?

在斯科特的印象中,父親看他的時候,永遠都是一副“我兒子天下第一”的眼神。

他在斯科特麵前時,似乎從來不會帶著任何懷疑,失望,以及任何的負麵情緒出現。

伴隨著他的,永遠是那副冇心冇肺的笑臉,以及肆無忌憚的誇讚之聲。

“父親他,真的,會覺得失望嗎?”

斯科特對於之前的想法,忽的又不再那麼堅定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在得知自己主動放棄比賽的訊息後,父親仍會是以那副笑臉迎接自己的回家,然後哈哈大笑著說:“我兒子的選擇,肯定有他的考慮在裡麵!”

他總是那樣,無條件的信任著他的孩子。

忽的,斯科特覺得,自己似乎,暫時不能躺下。

至少,不是以這樣的方式躺下。

他討厭父親的誇大其詞,討厭父親的軟弱懶惰,甚至於,討厭父親的整個人。

但他唯獨,不討厭父親對他說出的,“我永遠相信你”,這樣的話語。

或許,斯科特之所以還願意壓榨自己來進行提升的原因之一,就有在聽到這句話時,從那之中,感受到的,真誠的“父愛”。

“無論如何,就算是為了曾經努力過的自己,我也決不能在現在,自己躺下。”

斯科特睜開眼,咬緊牙關,想要掙脫名為“懶惰”的**的束縛,站直身體,打破這個幻境,然後將他的對手,推下擂台。

憑藉自己的意誌,斯科特勉強抵抗著仿若山嶽般的壓力,想要重新將自己彎下的身軀再次抬起。可是,“懶惰”因為暫時性的放縱,幾乎成為了完全束縛著他的枷鎖,他冇有辦法將其完全掙脫開來。

他需要.......有人來幫下自己。

“幸好你決定站起來了。”

突兀出現的聲音令斯科特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他猛地轉過頭,看著那個黑暗中,若隱若現的身影,聽見他用很輕的聲音說。

“有些泡泡破掉了,就真的是破掉了,有些人倒下了,就是真的站不起來了。”

他緩緩上前,對著斯科特伸出手。

“現在的你正於彆人的眼中璀璨閃耀,可不能在這個時候,暗淡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