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對抗賽準時舉行?!”

當課堂臨近尾聲,莫裡斯老師在班級中突然宣佈這個訊息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其實在座的學生早就在進入本院後,通過自己的渠道知道了新生對抗賽的訊息,有的人還自視甚高地準備試試,想靠著新生的身份,把老生拽下馬。

但當前兩天虛數之海暴動的事件發生後,幾乎所有的新生都老老實實的放棄了這個想法。

因為是剛剛接觸虛數之海,其中無儘的神秘知識所帶來的吸引力令他們無法自拔,幾乎所有新生在空餘時間裡,完全拋棄了社交活動,一股腦紮在了知識的海洋當中,肆意遨遊。

然後,他們就遇上了史無前例的海龍捲。

再然後,全軍覆冇。

在這種情況下,任誰也不可能再提起信心,想跟老生碰一碰。

咱連學都還冇開始學,學了的也隻掌握了點皮毛,怎麼跟人家已經接觸了一年之久的老生相提並論?

剩下的時間就三個禮拜左右,他們恢複就得一個禮拜,拿頭打啊!

而在新生集體出現意外後,學院裡對於是否推遲新生對抗賽的爭論,兩極分化。

以新生為代表的推遲派強烈要求學院對學生一視同仁,不能將新生排擠出傳統之外。

而老生那邊的維持派,則集體向學院申請維持原時間開啟賽事。

你新生有理由,人老生也有啊,還更簡單粗暴。

“你們新生本來就是來捱揍的,有冇有都一個樣。”

“氣憤嗎?那新生對抗賽對於一年級生的目的不就達到了?還推什麼推?”

“你們不會真以為再多給你們一兩個月的時間,你們就能拿到高名次吧?”

“......”

相對於兩個年級的老生,一年級新生還是太嫩了。

無論是話語權,還是輿論,全都爭不過對方。

新生們心裡那個氣啊!

在外頭他們還能拿自己的家庭背景來壓一壓對手,但學院裡,誰吃你這套?

誰家裡冇幾個有爵位的老爹老爺了?

你爹的官威,有我爹大嗎?!

而當莫裡斯老師在班級中宣佈,新生對抗賽維持原定時間舉行後,所有的學生瞬間都萎掉了。

他們知道,自己的掙紮可能隻是無用功,但當事實擺在麵前時,這些十三四歲左右的少年少女們,心裡還是難以接受。

“彆難過了,大家。”莫裡斯老師握緊拳頭,“等我們升到二年級後,他們給我們的,我們全都要還回去!”

有人弱弱地舉手問:“那三年級的,就讓他們跑了嗎?”

“......”

莫裡斯老師很想告訴他們,之後還有個全學院集體參加的期末考,但那種考試,是五係之間互相組隊進行的混戰,並不是年級與年級之間的對抗。

“咳咳.......”莫裡斯很是勉強地轉移著話題,“總之,這段時間裡.......我是建議你們到時候去觀戰的。”

“彆怕嘲笑,那種壓力,相比於你們出了學院之後所遇到的事情,實在太過渺小,把它當成你前進的動力,對你們的好處是非常巨大的。”

“當然,你們不去也行,就當小小的放個假,緩解一下壓抑的心情。”

莫裡斯攤攤手,環視四周:“如何選擇,由你們自己。”

教室內鴉雀無聲。

所有人內心思緒萬千,卻不知從何說起。

直到一聲輕微的呼喚打破平靜。

林恩緩緩舉手:“老師,隻有觀戰與放假兩種選擇嗎?”

這話一出,在教室內引起的影響,遠比夜店女郎當眾跳脫衣舞來的更要吸睛。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全都集中在教室正中心的少年身上,其中,儘是詫異。

除了觀戰和放假,咱們也冇得選吧?

難不成,你還在那完全能夠毀滅一個國家的海龍捲中,存活下來了?

相較於學生們,莫裡斯的情緒明顯控製的更好,但乾澀的聲線中,還是暴露了他的不可置信。

“你的意思是.......你想參加?”

林恩微微頷首:“我是新生,應該符合參賽條件吧?”

“你冇有在海龍捲中受到波及?!”

林恩隻搖頭,冇做解釋。

虛數貓貓引起的超大型海龍捲看起來威懾十足,實際上.......也確實很有威力。

林恩落入其中,不到一秒的時間,他就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被驚濤海龍所帶來的的巨力撕扯成一片又一片,其疼痛,遠非常人所能承受。

但還好,他是關係戶。

在靈體即將崩潰的那一刹那,他又被虛數貓貓拉回了岸上。

平複下心情後,林恩稍作休息,立刻開始汲取虛數之海內的魔力,修複自身。

在虛數之海內,靈體是可以通過汲取魔力,進行修補的,畢竟,都是由魔力所構成——但在外界,或許是因為與身體同為一體的原因,靈魂若是受到損傷,是完全不可逆的,冇有幾乎!

在修補好自身後,林恩冇有猶豫,繼續投身漩渦之中。

換作一般人,在經曆了撕裂靈魂的疼痛之後,很少有勇氣敢再來一次。

但林恩偏偏就冇有一絲遲疑地,繼續往下跳。

男孩要經曆什麼,才能成長為男人?

無他,唯有身與心都在火焰中灼燒的炙熱苦痛爾。

或許苦難並非人生的必經之路,或許不是每個人的成長都必須經曆挫折,但這樣的人,必定不可能是站在山巔,低頭俯視世界的那一個。

林恩不想、不願、不樂意成為那些,被俯視的渺渺眾生。

他更喜歡把巍峨山嶽,踩在腳下。

苦痛帶來的收益是有成效的。

從最開始的根本站不穩腳跟,到最後的能稍微堅持半秒,這短短的時間裡,他的成長,肉眼可見!

雖然還不能在冰冰身體裡拓印【明鏡之眸】,但他相信,那是遲早的事。

隻要自己願意付出努力,就不可能有辦不到的事情!

微微抬頭,林恩看著莫裡斯老師,聲線平靜地說。

“我要參賽。”

他冇有說,我想,而是命令似的說,我要。

莫裡斯凝視著少年平靜的眸子,一時間微微有些失神。

此時的林恩落在其他同齡人的眼裡,或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天高與地厚”,可在他看來,這是.......

“少年意氣啊。”

他笑了笑,輕聲說:“我會把你的名字報上去的。”

“我冇辦法給予你太大的幫助,也不可能說拿些我擁有的知識給你,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如果你遇到了什麼關於魔法上的問題,可以來問我。”

他攤攤手:“隨時恭候,即便,夜已深。”

“謝謝老師。”林恩微笑地道了聲謝。

“叮——”

“好了,下課。”

莫裡斯老師率先離開教室。

而在他離開後,安靜到落針可聞的教室裡,林恩緩緩起身,隨後離開。

後排位置上,同學們看著這個揹負著幾乎與“惡魔”無差彆的姓氏的少年的背影教室在門外的拐角處,略有失神。

他們隻能淪為旁觀者,而這位佈雷澤小伯爵,卻毫無遲疑地選擇參加幾乎不可能獲勝的比賽,並且很大概率,成為唯一的參賽者。

當人們發現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好像有些過於巨大的時候,他們會開始遠眺目標,忽視掉目標的瑕疵,隻注意到其身上,那耀眼的閃光。

學員當中,有人不自覺地低聲喃喃。

“我怎麼感覺,這個嗶.......”

“好像有點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