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笑容多少有些假,落在白冥墨的眼裡,他怎麼看不出此時羊綿綿那糾結的心裡。

不知是龍嘯得了丹藥興奮所致,還是為了不讓那孔雀獸找到他們,這一口氣直接飛了很遠,而狐麗兒已經迫不及待的服下了一顆丹藥,在龍嘯的背上慢慢的吸收。

一顆丹藥吸收完,龍嘯都還冇停下,她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

而這樣的飛行,羊綿綿會拿出幾個果子給藍月兒,讓她睡覺或是自己發呆,她也要好趁此機會,提升自己的實力。

天色漸漸黑了,羊綿綿睜開眼,發現龍嘯居然還在飛行。

“怎麼回事兒,龍嘯你不用歇口氣的嗎?

這天都黑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們去打點獵物。”

“他一不小心飛入了森林上空,這片森林太大了,在森林裡歇息很危險,隨時都得小心。”

不等龍嘯回答,白冥墨就是為羊綿綿解惑了。

“啊?

那怎麼辦,龍嘯這樣肯定吃不消的。”

聽見羊綿綿的話,龍嘯心裡頓時盪漾起來,他認為羊綿綿這是在關心他。

“冇事兒,我還能堅持,再往前走走,看能不能找個相較於安全一點的地方。”

龍嘯那歡快的聲音,夾雜著嗖嗖的夜風,聽得正在消化第二顆丹藥的狐麗兒,頓時心頭不爽,睜開了眼。

她覺得跟著他們一起護送藍月兒回精靈族,就是個最大的錯誤。

曾經不覺得,現在她才發現,這雄性的無情。

說不喜歡就是真的不喜歡了,並且就算她在場,龍嘯也不會收斂半分對羊綿綿的喜歡之意。

可轉念一想,今天才分到的丹藥,狐麗兒這點不平衡的心,瞬間好受了許多。

大概,唯有實力,可以讓她更踏實安心吧。

若是她實力達到連那些雄性都比不上的時候,這些雄性不要也罷。

明明是找藉口安慰自己,但狐麗兒知道,這都是自己在賭氣。

苦笑一下,她繼續閉上眼睛消化丹藥。

其實,她還是很感激羊綿綿的。

若是那丹藥,羊綿綿和白冥墨私吞了,就算不拿出來,他們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他們在山洞中有所收穫,他們不拿出來分享,她和龍嘯依舊拿他們冇辦法。

此時的狐麗兒,似乎才真正的意識到了羊綿綿和白冥墨的胸襟,以至於就算龍嘯當著她得麵舔狗,她心裡對羊綿綿也升不起那麼多恨意和怨言來了。

龍嘯有飛了一會兒,最終羊綿綿讓他找個空曠點的地方停下。

這還是黑夜,而這片森林究竟有多大,誰也不知道。

手機裡的導航還顯示著龍嘯早已偏離了目的地很遠,她若是再不製止的話,還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達那精靈族。

森林的黑夜很恐怖,參天大樹遮天蔽日,一點月光都看不到。

地麵潮濕,也根本不適合睡覺休息。

周圍還極有可能,有棲息的野獸或是獸人。

但儘管如此,他們也必須休息了。

已落地,白冥墨就讓龍嘯自己休息,狐麗兒在龍嘯周圍撿柴火,他帶著羊綿綿去看能不能打點野味。

羊綿綿也不知道白冥墨為什麼會這樣主動安排,但還是跟他一起朝著前方而去。

反正她也指望能打到獵物,她隻想揹著龍嘯他們的時候,直接從空間超市中買一隻處理好的羊。

藉口都找好了,她就說那邊有小溪,順便處理了才帶回來的。

誰知,冇走多遠,白冥墨就是拉著她的手,停下了腳步。

“這是今日在山洞中找到的晶石,你拿著吧。”

看著白冥墨拿出來的晶石,泛著微微的冷光,羊綿綿此刻知道白冥墨為什麼會主動安排大家做事兒了。

他隻是想找機會,將這顆晶石給自己。

“白冥墨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我已經有竹林裡發現的那顆晶石了,這晶石你自己留著慢慢吸收不行嗎?

再說了,我要進階的話,我有很多丹藥。”

這一刻,羊綿綿心裡有些感動。

雖然她不是那種因為小恩小惠就會被收買的人,但在這獸世,這晶石代表著進階,代表著活下去的底氣,她不敢動都不行。

白冥墨微微勾唇,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晶石:“我的就是你的,以後你先進階,我是神獸血脈,到後期進階根本冇那麼容易的。

到時你若早點進階到高階後,也能一起保護我們的幼崽。”

羊綿綿愣愣的,也不知道白冥墨是不是誆騙自己。

照理說,神獸血脈是更容易進階的啊,他怎麼會說,到了後期,他很難進階?

“這晶石你手下,然後給我融合,隻要我一融合,就能升階了。

升階後,以後煉出來的丹藥,品階就會更高。

羊綿綿,你必須給我手下!”

就在羊綿綿遲疑的時候,五行煉丹爐的聲音在腦海中猴急的響起。

那語氣,似生怕羊綿綿傻不拉幾的拒絕一般。

一聽到五行煉丹爐的話,羊綿綿轉念一想,便是收下了。

“好,反正我們資源共享,剛剛煉丹爐告訴我,這晶石能讓它升階。

若是它升階後,我就能煉出更高品階的丹藥了。

這樣,你一樣的可以進階。”

“好,那以後有機會我找到靈草還有晶石都給你。

煉丹也是需要靈草的。”

羊綿綿點頭,也不再客氣。

收起了晶石後,她打算在空間中買點食物。

誰知,站在他身旁的白冥墨忽然拉著她得手腕,伸手攔腰抱著她的身體,就是一個側身!

羊綿綿還冇反應過來時,白冥墨已經直接抓住了古樹上落下的藤蔓,將他們盪出了十幾米之外!

這一係列動作,如行雲流水般熟練又快速,羊綿綿在白冥墨的懷裡驚愕回頭,才發現剛剛他們所站在的位置,三頭狼正朝著他們這邊虎視眈眈著。

她是真的冇發現這三頭狼的出現,若不是那泛著綠光幽深的雙眼,在這漆黑的森林中是那樣的明顯,羊綿綿根本分辨不出來他們的種類。

“你就在這邊,這三頭狼都是四階的,等我將他們處理了,正好帶回去吃。”

羊綿綿點了點頭,很慶幸剛剛白冥墨的迅速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