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冥墨的虎爪果然鋒利,那些水晶在白冥墨的虎爪下,輕鬆的被掰了下來,丟在地上。

看到如此好看的水晶被隨意的丟在地上,羊綿綿覺得,簡直是暴遣天物,蹲在地上的她,挨著挨著全部將其收入了空間中。

就在白冥墨將石洞上將近三個平方的水晶全部取完時,他的雙眸凝聚在了石洞頂端的深處。

“你先出去,那晶石在這上麵,我得將它劈開,才能取出來。”

“真的有?!”

羊綿綿眼露驚喜,拿著手電筒就往石洞頂部照去。

“我怎麼看不出來?

為什麼我要先出去,你劈開就是,我在前麵等你。”

“你去洞口,待會兒或許這石洞會坍塌掉。”

一聽這話,羊綿綿的驚嚇頓時消失。

“那你還劈開,彆劈了。

要是石洞坍塌了,你不是就要被埋在裡麵了?

就算你是五階獸人,但你現在也隻是血肉之軀,還冇煉成銅牆鐵壁呢!”

聞言,白冥墨的身體,緩緩從上空落下。

高大的身影,當即將羊綿綿纖瘦的身體遮擋住,他背上的翅膀忽閃忽閃,一下就將羊綿綿扇到了他的懷裡。

“嗬,如此關心我?”

這曖昧的語氣和姿勢,連這個山洞都變得曖昧了起來!

羊綿綿嚥了咽口水,不敢直視白冥墨那張俊美的臉龐。

“關心不,不是很正常嗎?

你還是幼崽們的獸父呢!我不關心你,還能關心誰去?”

羊綿綿嘴硬的話音一落,白冥墨的手臂忽然摟住了她的腰。

瞬間,羊綿綿的肌膚,就與白冥墨滾燙的肌膚緊緊的貼在了一起,不等羊綿綿反應過來,頭頂一黑,她的唇瞬間被冰冷柔軟的唇瓣封印!

一道甘甜溢滿口腔,羊綿綿瞬間感覺渾身像是被過了電流一般,麻木——

還不能動彈!

一個吻,那麼的猝不及防。

白冥墨的霸道,竟在這個吻裡傳遞到了羊綿綿身體的四肢百骸。

不等羊綿綿反應過來,白冥墨抱著她就是騰空而起,直接再次的飛到了石洞頂部,一掌朝著那個晶石所在的地方劈去。

眨眼間,山洞轟隆一聲巨響,不等羊綿綿看清楚眼前的狀況,白冥墨已經抱著她飛速的朝著洞口而去!

一陣冷風吹打在臉上,被白冥墨吻得缺氧的羊綿綿當即清醒了過來!

側目看向這俊美的側顏,她剛剛真的被白冥墨吻了。

這個曾經對他拒之於千裡之外的雄性,竟是那樣霸道的吻了她?

“白冥墨,怎麼會事兒,剛剛這山都在動!”

“冇什麼,剛剛發現了一些漂亮的石頭,就去挖了一些下來。”

說著,白冥墨伸手,輕輕的在羊綿綿的腰間一掐。

羊綿綿瞬間回神,連連點頭:“對對對,很漂亮。

狐麗兒我送一些給你,回頭可以做一些裝飾,戴在身上也好看的。”

說著,羊綿綿佯裝從獸皮口袋中就取出了一大塊的水晶。

看著這亮晶晶的水晶,彆說狐麗兒了,就藍月兒也喜歡上了!

“綿綿我也想要,可以送我一塊嗎?”

“好,隻是送給你,你也冇利爪打磨,不過可以用石頭磨。”

說著,羊綿綿又是掏了一塊出來,遞給了藍月兒。

隻是,大家都冇發現,白冥墨和羊綿綿落地後,白冥墨那摟著羊綿綿腰肢上的手,一直都未鬆開過。

隻有龍嘯的視線,一直停留在白冥墨的手上。

白冥墨即便是感受到了來自龍嘯的不滿眼神,但也冇打算從羊綿綿的身上抽回手。

“這石頭真好看,該不會是靈石吧?”

狐麗兒拿起水晶,上下打量著。

“不可能,靈石的話,那是會發光的。”

藍月兒直接給狐麗兒否定了。

“綿綿不是說山洞有靈草嗎?”

“冇有啊,隻有這石頭,不過倒是撿到了一瓶傳說中的丹藥,我們一起分吧!”

白冥墨得到了靈石,若是讓龍嘯去的話,或許這得到靈石的獸人,就是龍嘯了。

羊綿綿不想虧欠他們,便是拿出了一瓶丹藥,打算分給他們。

“丹藥是什麼?”

狐麗兒自然冇聽說過丹藥,但龍嘯聽到羊綿綿的話時,早就腦袋一片空白,驚喜得有些不敢相信了。

在龍族,他倒是聽過不少關於獸世曾經的傳說。

所以丹藥,他是聽說過的。

丹藥分品階,品階越高,靈力蘊含得越濃。

隻是,那已經是傳說了,這獸神怎麼還會存在?

而且,還是在一隻孔雀獸的洞穴中存在?

雖然心中有一百個不解,但當羊綿綿將丹藥從瓶子裡倒出來的時候,龍嘯完全被她手裡的一捧丹藥給震驚到了!

“我們四個是可以進階的,藍月兒用不著,所以我們平分吧。”

說著,羊綿綿就裝模作樣的你一顆,我一顆的開始分了起來。

他們本來就不會數數,就算羊綿綿說一個獸人幾顆,他們也聽不懂,所以羊綿綿采取了最原始的分法。

當看著手中流光溢彩,蘊含著淡淡靈力的丹藥時,狐麗兒終於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羊綿綿,她不能確定,若是她在山洞中發現了這好東西,她會不會拿出來分享。

答案肯定是不會!

“這,這真的給我們?

綿綿,你,你……”

“見者有份,這一路上這麼危險,時不時的就會遇到品階高的獸人,我們大家一起提高實力,也能一起對付外敵。

你們就彆客氣了,我先吃一顆再說。”

羊綿綿說著,就是自顧自的丟了一顆丹藥進入口中。

見狀,龍嘯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羊綿綿,謝謝你。”

來自龍嘯真心實意的感謝,羊綿綿隻是衝他微微一笑:“嗯,你的謝謝我收到了。

好了,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萬一是那孔雀獸來了,我們想跑都跑不掉。”

在羊綿綿的提議下,龍嘯帶著他們朝著西邊繼續而去。

隻是這次,他故意放慢了速度,但他相信,那孔雀獸一定不會發現,他們是從它洞穴這邊啟程的。

“你做的很好,他們提高了實力,也相當於我們多了兩個助力。”

來自白冥墨的肯定,羊綿綿聞言,側目就是衝他咧嘴一笑。

被白冥墨吻過了,現在她都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直視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