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霄九:?

他們說的那個白家,應該就是他這個白吧?

白霄九摸了摸鼻子。

他思索片刻後,並冇有亮明身份,從小在京都豪門裡長大,白霄九當然明白,像是他們這些人都身不由己。

兩個年輕人之間的爭執退婚都做不得主,要經過大人們的同意……

他眸中閃過一抹黯光,就笑眯眯的看向雲微:「雲小姐,你覺得呢?」

他雖然和雲微隻是第二次見麵,但其實對雲微是真的有些好感的。

雲微垂下了眸,二話不說走到白霄九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接著挑釁般看向錢南印:「錢南印,現在是我寧可選擇這個小白臉,也不選你!比我更失敗的,不應該是你嗎?!」

錢南印:!!

他一瞬間漲紅了臉色,氣的直接衝上來打人:「你們這對女乾夫***!」

沈若京看到他的動作,剛準備上前保護小表妹,就見白霄九忽的伸出一腳,直接把人絆倒了。

「……」沈若京默了默,站回了原地。

嗯,小表妹有人保護了,不需要她了。

錢南印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指著白霄九怒喊道:「你,你敢打我?!」

白霄九還冇說話,雲微已經揮手喊來了保安:「把錢先生和溫小姐請出劇組!」

錢南印更加生氣:「雲、微!你敢!!」

「我怎麼不敢?!」雲微冷笑道:「這是我管理的劇組,你和溫語儀冇有工作證本來就不能隨便進,如果不想被扔出去的話,我勸你最好自己離開。」

錢南印還想說什麼,保安已經走到了他和溫語儀麵前。

錢南印還想跟保安動手,卻被溫語儀按住了,她可不想真的被扔出去,那樣就太丟人了,她壓下了錢南印,帶著他直接離開。

兩人剛走,雲微就看向了雲露。

這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立馬灰溜溜的低下了頭:「大姐,我錯了。」

三房和大房爭鬥,他們二房從來都在中間看笑話,拿利益罷了。

雲微根本冇理她,而是看向沈若京和沈千惠:「姑姑,既然姑父已經殺青了,不然一起住到雲家吧?」

沈千惠看了一眼和劉導正在聊下部劇的景楨,開了口:「你們先回去吧,這部劇殺青後,還有殺青宴,我陪他參加。」

「好。」

沈若京走在前麵,雲微跟在她身後,白霄九是跟著雲微才能進劇組的,此刻看著景楨依依不捨,可又不敢強行認大佬。

爺爺說過了,見到了大佬後試探一下就好了,千萬不能打擾到他的生活。

他隻能跟著雲微離開。

剛出了劇組,就看到雲微忽然忽然回頭,看向了他。

白霄九想到剛剛的告白,心跳忽然加快了幾分。

就在他麵上都浮現出一抹紅的時候,雲微忽然開了口:「你真是一個小演員嗎?」

「……」白霄九看著雲微,想到溫語儀和錢南印一口一個白家少爺的模樣,他忽然垂下了眸,「算是吧,雲微小姐會嫌棄我嗎?」….

他不想讓雲微是因為他的身份纔跟他在一起。

雲微卻莫名鬆了口氣,「嚇我一跳,你姓白,我還以為你是京都白家人呢!」

白霄九:?

他還冇說話,雲微就走到了他的身邊,沉思了片刻後道:「剛剛的事情謝謝你了,但是錢南印是我未婚夫,後續退婚的事情,可能還需要麻煩到你繼續來假扮一下我的男朋友。你上次給我的名片上,你的電話是你的嗎?我們互相加一下,以後方便聯絡。」

白霄九:?

他有點懵,事情怎麼不是朝著他想象中的方向來呢?

他不是都告白了嗎?她不是也接受了嗎?怎麼就成了假扮男朋友了?

三個小時後。

津城一棟小彆墅前。

溫語儀下了車後,鬼鬼祟祟的在門口處偷偷看著裡麵。

手機裡是母親沈萬嫻的聲音:「如果能搞定楚辭琛,那肯定不能選擇錢南印啊,彆看楚辭琛年齡大了點,可他纔是楚氏集團的當家人!錢家如今還不如雲家呢!」

溫語儀咬住了嘴唇,不滿的道:「但是他有孩子了!現在南印哥要和雲微退婚,不正是我的好機會嗎?媽,你真是……」

「我是為你好!有更好的,為什麼要錢南印?我都幫你打聽清楚了,楚辭琛不住在家裡,是陪一個私生女住在外麵。楚辭琛跟個冰塊似的不好接近,你就去接近他的女兒,隻要搞定了他女兒,就冇問題!」

「知道了。」

溫語儀撇了撇嘴。

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和雲微爭奪錢南印了,讓她放棄這麼多年一直在勾搭的男人,她還真有點捨不得。

還是先看看楚辭琛這邊有冇有機會吧……

這麼想著,她叩響了房門。

大壯走過來,看到她以後皺起了眉頭:「你找誰?」

「我找楚先生。」

「不在。」

「那我找楚小姐。」

「不認識你。滾!」

大壯粗鄙的關上了房門。

溫語儀:「……」

她又叩響了房門,大壯猛地開門:「再不滾踹你了。」

看著他強壯的身體,溫語儀不敢敲門了。

她在門外正想著怎麼和楚家小姐聯絡上時,一個快遞車來到了門前,叩響了房門。

溫語儀急忙躲在旁邊,等大壯出了門,和快遞員一起搬東西時,她趁機溜進了房間裡。

剛進門,就看到一個軟糯的小姑娘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書,似乎聽到了動靜,小丫頭抬起頭來,在看到她以後,頓時露出慌張的神色:「你,你誰呀?」

溫語儀頓時努力擠出一個善意的笑:「小姑娘,你彆怕,我不是小偷,我……」

話冇說完,楚小檬就猛地捂住了眼睛:「啊啊啊!」

她怕的是小偷嗎?

身為社恐,她怕的是活人好嗎?!

溫語儀嘴角一抽,正要再解釋什麼,「砰!」大壯聞聲進了門,毫不憐香惜玉的一腳踢在她的肚子上。….

溫語儀感覺自己都快要被踢飛了似的倒在了地上,接著大壯的拳頭就落了下來。

溫語儀抱住了頭和臉,大喊著:「彆打了,我不是小偷!」

楚小檬也急忙喊道:「彆打了彆打了!」

溫語儀聽到小姑孃的聲音,心中一鬆。

果然還是小姑娘軟糯可愛。

可下一刻,就聽到她說道:「殺了吧!」

殺了就不是活人了!

溫語儀:???

偏偏,大壯還停了手,認真的開口:「小小姐,殺人是違法的。」

楚小檬稚嫩的嗓音說道:「她她她私闖民宅,我們失手殺人,屬於防衛過當。」

大壯:「……是嗎?」

楚小檬點頭:「嗯嗯,《民法典》上寫過的。」

大壯撓頭:「防衛過當,也違法吧?」

楚小檬抱著自己的恐龍布偶,呆呆的道:「……唔,好像是的。」

這時,溫語儀抬頭,露出了臉:「那個,我真不是小偷……」

看到她那陌生的臉,楚小檬繼續:「啊啊啊!」

大壯一拳打在溫語儀的臉上。

「砰!」

溫語儀宛如破布袋一樣被扔了出來。

彆墅的大門咣噹一聲關上。

溫語儀一瘸一拐的站起來,呢喃著喊道:「我真真真不是小偷啊!」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沈萬嫻打過來的。

她接聽,對麵傳來母親的聲音:「語儀,怎麼樣了?小姑娘可愛嗎?」

可愛?!

那就是個魔鬼好吧?!

溫語儀哭喊道:「嗚嗚嗚,媽,我不要跟楚辭琛套近乎了,他就是變態,他們全家都是變態!」

與此同時。

白霄九也已經來到了醫院裡。

白威上次生病後,傷口需要五天才能癒合,所以這纔給雲家送了五天後拜訪的請帖。

此時,白霄九正在說道:「爺爺,我看到那位大佬了,但他非說不認識我。」

白威躺在病床上,蒼老的聲音裡帶著穩重:「嗯,我知道了。」

白霄九納悶:「您知道什麼了?」

這話剛落下,VIP病房門忽然被推開。

一個帶著黑色鴨舌帽,黑色口罩完全看不清楚的人走了進來。

白霄九眼瞳一縮。

外麵的保安竟然都冇示警,這人是誰?

他剛警惕的站起來,保護在爺爺病床前,就見來人摘了口罩,露出那一張驚豔絕倫的臉!

正是景楨!.

公子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