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儀殿內,氣氛有些許古怪。

唐初按製,隻有三省六部的長官纔有資格被稱為宰輔,中書省的兩位中書令楊恭仁、封倫,門下省的兩位侍中裴世矩、陳叔達。

尚書省隻有一位長官,但尚書令是秦王李世民兼任,所以左右仆射裴寂、蕭瑀也被視為宰輔……嗯,終唐一朝,尚書令也就李世民一個人。

六位宰輔坐在那兒一言不發,豎著耳朵聽著太子、秦王的爭辯……但人人臉色古怪,時不時還交換個詭異的眼神。

在對待突厥的態度,雖然太子李建成也曾經在關內道、河東率兵對陣突厥,但總得來說,是主張懷柔的。

這一點也是朝野上下公認的,畢竟幾年前李建成棄榆林,割地千裡的事還曆曆在目,這也是為什麼去年關於太子欲遷都洛陽的流言蜚語滿天飛,李建成想辯解都冇人理會的主要原因。

但今天,李建成卻言行激動,口口聲聲讚譽邯鄲王塞外建寨,以抗突厥……

秦王李世民對突厥的態度向來也很直接,武德五年,突厥寇河東,李淵無奈之下讓李世民率兵入河東抵禦。

秦王一脈,以能征善戰立足朝中,即使麵對突厥亦不懼,甚至有藉此一躍的念頭,這也符合李世民的秉性特點。

但今天的秦王全無昔日鋒銳,口口聲聲邯鄲王此舉太過輕佻,如此挑釁,隻怕突厥舉國來攻。

實話實說,李世民的說法是立不住腳的,明麵上,李善兩度生擒欲穀設,逼降苑君璋,兩國之間臉皮早就撕破了,難道不在朔州建寨,突厥就不會來攻了?

不說彆的,突厥每年五月到八月,都要來河東轉一圈的。

即使暗地裡也說不過去,溫彥博和突利可汗的盟約已經簽訂,突厥不太可能舉國來攻……但這件事如今還是隱秘,除了李淵父子三人之外,隻有首相裴寂知曉內情。

一個主戰,一個主和,但今天卻不約而同的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顯然,這不是雙方約好的。

六位不吭聲的宰輔不傻,端坐在上首位的李淵更不傻,揉著眉心在心裡唉聲歎氣……又來了,真是兩個逆子!

兩個兒子什麼心思,李淵能看不清楚嗎?

老大為什麼態度大變一力讚同?

無非是一方麵顧集鎮直麵突厥,而駐守此地的乃是天策府大將張士貴。

雖然說天策府內名將如雲,但不管是程咬金、尉遲恭、秦瓊這些降將還是鄭仁泰、劉弘基、公孫武達這些老人,大都隻在李世民麾下聽令,真正獨當一麵而且屢立戰功的隻有張士貴一人。

劉弘基、李世績倒是曾有這樣的機會,結果一個被薛舉擊潰俘虜,一個被劉黑闥擊敗,僅以身免。

而且張士貴早年非常得李淵的信重,李建成曾經竭力拉攏……結果這廝一頭就紮進了李世民的懷中,為此李建成忿恨不已。

當然這隻是次因,最關鍵的還是在於兵權。

如果他日突厥大舉南犯,誰都不知道代州總管李靖能不能守得住代州……畢竟李善這大半年來屢立戰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突厥並冇有全力來攻,欲穀設隻是率兵來報私仇的。

一旦代州失守,代州總管李靖、幷州總管李道宗……誰來主持大局呢?

按照慣例,李淵很可能會遣派皇子出鎮河東擔任行軍總管。

直麵突厥主力,李建成有這個信心嗎?

李元吉有這個能力嗎?

十有**,李淵很可能會迫不得已的讓秦王李世民再度統兵上陣……而李世民再度手握兵權,這是李建成絕對不想看到的。

如果能將戰場推到朔州一線,保住代州,堅守雁門關……關鍵時刻不惜捨棄劉世讓、秦武通、張士貴,那就能保證秦王李世民不能再度上陣。

在場的大都是上過戰陣的,剛纔溫彥博已經詳儘的將顧集鎮的重建、地理位置等等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宰輔中最擅領軍的是中書令楊恭仁,前隋就是他一手鎮壓楊玄感叛亂,入唐後任涼州總管,撫慰西北,數敗突厥。

楊恭仁對李善擇顧集鎮建寨大為讚賞,斷言若溫彥博所言不虛,能兩個月內成寨,與馬邑、雁門關成掎角之勢,必能固朔州,拒突厥。

在李淵想來,老二一直反對的理由大抵和老大相反,一方麵不想失去張士貴這員大將,另一方麵也有重返戰場,再握兵權的企圖。

等到李建成影影綽綽點出了這點,李世民突然背脊一挺,昂首道:“父親當知,孩兒所願,率十萬騎,縱橫草原,逐敵漠北。”

李淵微微點頭,這句話很符合二郎的形象。

“但如今非開戰之機。”李世民歎道:“李懷仁雖然年少,但卻實是英傑,父親亦讚世間第一流。”

“北赴代州,至今不過大半年,數度開戰,逼降苑君璋,生擒欲穀設,行事劍走偏鋒,頡利可汗恨之入骨,此番於朔州建寨,隻怕突厥傾巢而來。”

這番話聽得李淵不由自主的再度點頭,這話說的有道理啊,這纔多少時日,李善在北地攪風攪雨,現在又明目張膽的挑釁突厥,頡利可汗隻怕想食其肉,飲其血。

李建成皺眉道:“二弟彆忘了,江淮已定,李藥師即將北上赴任代州總管。”

“永康縣公,一時名將,鎮守代州……”

聽著李建成的吹捧,李世民都懶得開口了,心想自己撐了這麼久,也算做足了戲份。

東宮、秦王府對峙這麼久了,基本是李世民讚成的,李建成都會反對,而李世民反對的,李建成肯定大力支援。

其他的事還不一定肯定能成,但關於李善……誰都知道,李善是不涉入奪嫡之爭的。

關於塞外建寨,李世民早在兩個月前就知道了,並且和今日楊恭仁一樣大為讚譽,在他的計劃中,顧集鎮能與馬邑、雁門關組成第一道抵禦突厥的戰線,並且能成為他日征伐突厥的起點。

為此,李世民不惜放出了張士貴。

李淵在心裡盤算了一陣,轉頭看向了溫彥博,“懷仁自身如何解說?”

溫彥博愣了下,那廝不是在密信中已經寫的清清楚楚了嗎?

好吧,隻是借我之口。

溫彥博上前兩步,“邯鄲王提及,如今突厥勢大,非開戰之機。”

“但唐軍征伐多年,河東、關內府兵傷亡慘重,江淮戰事初定,又屢遭突厥劫掠。”

“故邯鄲王於朔州設寨,使新野縣公張士貴駐守,意欲穩朔州,護佑代州,使河東諸州休養生息,以待來日。”

呃,李淵不得不向溫彥博投去欣賞的眼神,這番話和李善密信中所敘有點似是而非,但略為改頭換麵之後,巧妙的將今日太子、秦王之爭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簡而言之,溫彥博完成了一次技術難度很高的和稀泥,兩邊都說得對,兩邊都有道理,哎呀,和邯鄲王自身所說的也一樣。

“中書省擬詔。”李淵下了決心,“幷州調三千府兵移駐代州,代州事務均由李懷仁轄之。”

“另召永康縣公李靖即刻啟程,選五千江淮兵北上赴任。”

突厥不太可能坐視張士貴從容建寨,加強代州兵力是有必要的……說到底,李淵最終決定直麵突厥,畢竟這兩年真的冇吃什麼虧。

當然了,要趕緊將李善換下來……這廝太能折騰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