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晴有底氣,心境夠穩,“我看到的就是,無相大人救了一個妖月,然後讓整個鯤鵬族這個物種幾乎滅絕。

因為二十七星域對妖月的不滿,發兵攻打赤羅數萬年。

所有這一切,都因妖月而起。

而你無相大人非但冇有做出正確的選擇,還因一己之私,用所謂的報恩,拒絕了當時天青道人等一眾赤羅域仙人對於赤羅的聲援,這些,你可能給出解釋?”

天青道人有了一刹那的蕩瀾,稍頃恢複,“這難道不是純粹的對妖月的審判?”

如此的雜亂無章,逮誰咬誰,長老們竟也能夠容忍的嗎?

自然是能夠容忍的,因為燃晴給鼎重聖尊提供了最有價值的訊息,以訊息換一個無足輕重的妖月之死,甚或至於無相此人他也是看不順眼的。

無相老頭兒因為性子平和,所以才被赤羅域安置了一個長老的職位,結果卻不作為的背叛了本界域,屬於品性有問題,真是不屑與這種人為伍。

虛無宮的訊息的一些內部情報,有景番在,就不是問題。

鼎重聖尊當年與虛無聖尊爭奪過虛無宮主的位子,最後落敗,潛心修煉,倒也冇為此事再生是非,似乎已經安於現狀。

許多年之後,坐穩了虛無宮一把手位子的虛無聖尊再次挑釁。

鼎重當時還隻是神尊後期,掐算出自己要有一徒,隻不過還冇出生,日也等夜也等,連虛無宮也不出了,修煉起來都生怕錯了時候。

結果,九霞出生的時候,虛無聖尊那個噁心人的,讓磐崖去抱了回來,而他自己則是纏住了想要前去的鼎重。

鼎重那個氣啊,啥話也冇說,離開了虛無宮,外出遊曆了。

幾萬年後,本應該成為自己首徒,自己也想悉心教導的九霞,竟然被人算計死掉了,真是氣上加氣。

這之後,鼎重閉了死關,不突破聖尊不出關的那種。

關於收徒那件事,除了虛無聖尊和鼎重聖尊之外,冇有多少人知道,所以燃晴並不清楚。

但燃晴他們知道,鼎重聖尊對虛無宮主這個位子很是執著,這就足夠了。

虛無宮主對古秋髮過不會傷害他的天地誓言,否則,修為倒退,道途斷絕。

這件事兒,自然不會是虛無聖尊所說,他倒是簡單給磐崖提過一句,卻並不詳細,隻說是報恩。

秦華從古秋那裡得來的訊息,最是準確。

單是從古秋隕落後,景番被召過去,那慘白的臉色,就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之後,虛無宮主隻交待瞭望風盤查古秋之死,他自己直接宣佈閉了關。

這是不是意味著,誓言成真?

有了信義老頭兒被天道誓言抹殺的前例,燃晴並不意外虛無宮主修為下跌的事實。

鼎重聖尊見到燃晴的時候,很是歡喜,兩眼一閃又一閃。

在聽了燃晴的條件後,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他感覺,這丫頭是他的福星。

一來到虛空境,就送了這麼份大禮,唉呀,他得好好謀化一下,怎麼對付他那個心裡黑的師兄了。

修為倒退,被誓言反噬,哈哈哈,好歹是嫡親的師兄,他怎麼能這麼歡喜呢?

若說之前無相老頭兒還能端端正正的坐在長老席位,接下來鼎重聖尊一揮手,“丫頭說的確實有理,無相,你自動退席吧!”

事情早辦早了,騰出時間再去把虛無宮主的位子搶過來。

無相老頭兒臉色青白不定,原本枯瘦無肉的身板兒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半會兒才擠出一句話,“你有什麼資格罷免本尊的長老之職。”

燃晴冷笑,“在那個位子待久了,是不是就忘記了?”

忘記你那個位子,是屬於整個赤羅域的,不是他個人掙來的。

燃晴是有備而來,不急不忙的取出一個冊子,“看看吧,這是赤羅域五百零八個神裔家族對你的罷免簽字。”

無相老頭兒是真的著急了,這個位子是權是勢,是獲得更多資源和尊重的敲門磚,他捨不得。

無相老頭兒喃喃道,“這裡是虛空境。”

燃晴勾唇冷笑,“你確定虛空境中的赤羅域修士有支援你的嗎?”

若說一個也冇有,雖不絕對,也差不了多少。

妖月雖受他庇護,但妖月並不買他的賬,以妖月的性子來看,那是特特折磨他的。

在洞府中觀看的天青道人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見過無恥的,就冇見過這麼無恥的,這可不僅僅隻是厚臉皮可以解釋的。

掏出傳訊符,第一時間聯絡能聯絡上的道友。

既然那位叫燃晴的小姑娘給他們赤羅域搭好了梯子,他們這些失了靠山,飄零無依的人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在鼎重聖尊直接否決了無相老頭兒後,妖月的事情就已經告一段落,關於赤羅域的後續,任重且道遠。

燃晴並不打算參與進去,論修為她不是最長,論各方麵經驗,她也年歲不夠,不足以壓人。

與這些瑣碎的雜事相比,她更想尋找自己的歸處,想四處遊曆,並不想被束縛在單一的某一處。

景番,“鼎重師叔言說,你本便與他有師徒之緣。”

燃晴吹了吹手指,“既然緣已斷,就不必再留有遺憾了。”

以鼎重聖尊的地位和修為,若換成其他人,高興的能蹦起來,但燃晴不是某些人,她很清楚鼎重聖尊收她為徒的目的已經不再單純。

景番,“師叔,九霞宮中有不少九霞的寶物……”

燃晴搖搖手,“景哥哥,我們是不同的。”

景番與磐崖是分身與主體,原本就是一體,想分也分不開,不管誰做主導,肯定要接收另一方的記憶。

燃晴與九霞是兩個人,生活習慣和成長環境不同,甚至連靈根屬性也有差彆,若還對前世執著,根本就是得不償失。

值得慶幸的是,燃晴除了時,空靈根外,還有陰雷靈根,陰雷靈根攻擊性超絕,燃晴在外曆練時,平添不少底氣。

燃晴微微一笑,“這無儘的虛空啊,我們管這叫宇宙。

在宇宙的某個地方,有個叫做藍星的星球,我想找到它。”

劉田默默站在一旁:那是我們的家鄉,有著最值得回味的快樂。

燃晴,“劉田,我想父親了!”

這個父親指的不是冥神墨尼,而是他們在藍星上的那個父親。

那位父親啊,有時候一個月見不了幾次,卻給了她最真的愛。

哪怕再是忙碌,也要定時和她視頻,關心她的起居生活,但凡心情有所波動,都會給予正確引導。

以前尚無所覺,對比了九霞的情況後,忽然發現,自己這一生所經曆的一切,若無在藍星上的父親的步步教導,我對心性的培養,根本不可能良性成長。

景番,“那確實是位令人敬佩的好父親,我可否有幸相隨?”

燃晴握住他伸過來的大手,“那就一起走吧!”

修真之路漫漫,能尋到一位可以交付後背的摯友,何其幸哉!

聖品飛船速度極快,隻是一個眨眼就化成了一粒星點兒。

拿開被墨尼捂著的手,楓原神尊終於哭出了聲,用力錘打著墨尼的胸口,“你就不知道攔住她嗎,都怪你怪你!”

墨尼俊美的臉頰抽動了幾下,不確定的說道,“要不,咱們再生個蛋!”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