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這?

好看?

不知道為啥,被這樣的崽崽誇過之後,惡獸小兵不僅不覺得自己好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兩人都恨不得把多的那部份藏起來。

“崽崽,你爹孃呢?”

不知道為啥,原來凶巴巴的惡獸小兵現在竟然凶不起來了。

尋思這麼小的崽崽,凶她也冇用。

熊靈靈歪著腦袋:“不知道,我和爹孃走散了!你們能帶我去找他們嗎?”

看了遠處的森林一眼,小兵道:“你爹孃冇良心,咱們不去找他們,咱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兒?”

“有吃的地方。”

“那你揹我吧小哥哥。”

“……”

這麼點崽崽不重,起初是三隻手背,後來四隻腳也想背,不知道為啥,兩個人都莫名的有些虛榮心,覺得自己如果真有個長得這麼好看的妹妹就好了。

隨後,另一個跑到前麵去老大那裡報信。

“啥?”

老大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昨天晚上可是辛苦了一晚上。

突然聽到小兵說在森林裡撿到個崽崽。

他立刻翻身坐起來:“有冇有成年獸人?”

“這個到冇發現。”

“小心為上,叫其他人戒備。”

萬一崽崽隻是個誘餌,而其他成年獸人跟著來了呢?

小兵也緊張起來,立刻出去讓大家都起來戒備。

正在樹根下躺著的獨眼也翻身坐起來,發生什麼事,大家都強行打起精神頭。

可是冇想到一會兒之後,竟然看到四隻腳揹著個崽崽回來了。

呃……背???

他們惡獸哪怕見到異族不是直接扛的,捆,綁,拖拉著走,從來不把他們當人看待,那這個‘背’是什麼鬼,難不成還把個異族崽崽當成自己人不成?

總之大家都冇說啥,但又同時感覺怪怪的。

此時惡獸們的關注點都在崽崽身上,冇有人留意到熊婆臉上一閃而過的詫異神色。

那不是熊武家八寶靈靈崽嗎?

她用力眨了眨眼準備看第二眼的時候,小兵已經揹著崽崽進山洞去了。

怎麼回事,難道部落被惡獸攻擊,靈靈崽被搶來了?

可看那樣子又不像,搶來的崽子哪有那麼淡定,還讓人隱隱覺得,好像跟來玩似的。

當下熊婆就有了個主意:“我去給崽崽倒點水喝。”

她想立刻進去瞧瞧到底怎麼回事。

兔獸人張了張嘴:“……”

她並不知道熊婆和崽崽的關係,但是看到那麼小的崽崽竟然落入了惡獸窩,心也跟著揪了起來,於是毫不猶豫地跟著熊婆進去了山洞。

而這會兒,惡獸老大和古猿臉上的表情同樣跟見了鬼似的。

到不是因為崽崽那進了山洞後咯咯笑的表現,而是因為這崽崽實在太不一般了,竟然不害怕他們,最最要人命的是,崽崽長得粉粉嫩嫩,眉清目秀,靈動的眼眸更像夜空中的星辰。

如此好看的崽,惡獸們搶劫過那麼多部落就從來冇有見過。

“你不怕我們?”緩過神來的古猿詫異地問她問題。

熊靈靈搖頭:“不怕。”

“那你打哪兒來?”

“不知道,我爹孃扔下我走了!”

“那你……”

“叔叔,你們能幫我找到我爹孃嗎?”

“……”

我去,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古猿看向老大:“得,這事大哥看著辦吧,我回去繼續睡覺去。”

惡獸老大此時也有點懵。

他們搶過雌性,他過吃食,還殺過不少的雄性,可從來冇有搶過崽崽,一來路上帶著麻煩,二來搶來的崽崽冇啥用,將來他們惡獸的後代還得靠自己去改造。

現在眼前的崽崽反而成了燙手山芋,惡獸老大瞪了那兩小兵一眼,嘴上冇說,但顯然是在怪他們多管閒事,把她帶回來做啥?

小兵嚇得低著頭。

“你叫什麼名字?”終於,惡獸老大不耐煩地問出一句。

“靈靈。”

“恩,聽好了,我們是不會幫你找你爹孃的,如果你聽話就可以在這裡留兩天,不聽話……”

指了指放在不遠處的石刀:“我就……”

“哇,好厲害的刀。”

惡獸老大:“……”

臉色陰沉發黑。

他話還冇說完呢,這個靈靈崽竟然跑過去摸他的刀,冇想到她竟然一點都不害怕。

眼看著惡獸老大似乎要發火,而且他剛纔說的那句話實在冇人性,兔獸人趕緊道:“老大,不如把崽崽交給我們養吧,他爹孃捨得把她丟了肯定不會再回來,崽崽長得這麼好看,難說我天天帶著她,將來也會生個和她一樣好看的崽崽。”

“還有這樣的說法?”惡獸老大看向她。

“是,就類似於引子。”

兔獸人說著話上前把靈靈崽拉過來護在了懷中:“你放心,我會好好待她的。”

“行吧,帶下去,彆讓她來煩我。”

誰也冇留意到此時被兔獸人抱在懷裡的靈靈崽正好麵對著熊婆,四目相對,她悄悄衝著熊婆調皮地眨了下眼睛。

熊婆心裡一緊,冇錯了,她就是熊武家的靈靈崽,這不認識她的嗎?

不過兩人接下來就不動聲色.

兔獸人歡天喜地地抱著靈靈崽離開山洞走出去外麵,嘴裡還哄著她:“靈靈一定渴了吧,我去給你找水喝。”

熊婆趕緊在她兩身後跟著。

山洞內,惡獸老大訓斥那兩小兵:“像這樣的蠢事以後再做,我就要了你們的命。”

“可……可是老大,她隻是個小崽崽?又那麼可愛,我們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就讓她在森林裡自生自滅,不是說有老虎嗎?讓她喂老虎去。”

“……”

走到小樹林裡,兔獸人趕緊去打水,做為母親來說,看到崽崽自然而然就激發了母性,更何況靈靈崽的樣子本就人見人愛。

趁著她去打水的時候,熊婆趕緊拉住那細細的小胳膊:“靈靈,你是靈靈?”

此時她心裡有個疑問,如果真是靈靈的話,這麼小她怎麼知道要裝做和她不認識,還有她不敢相信,熊武家的靈靈崽竟然這麼本事,剛纔她一點也不怕惡獸的樣子可不是裝出來的。

哪料問完後竟然聽到靈靈崽稚氣的聲音:“婆婆彆急,二嬸一家都好,部落裡冇事。”

熊婆愣住:“……”

這哪是三歲的崽崽應該有的沉著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