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猴獸人長得那麼好看,況且就在剛纔……古猿還喝下了那碗草藥,老大還跟他說啥生個崽崽的事情。”

“說歸說,可老大早就知道結果,這是他們之間的虛假往來,有些事情何必看破說破?”

“……”

天呐!

想想那個長得乖巧的猴獸人,她臨走的時候還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裡的無助讓人心疼。

兔獸人再也忍耐不下去地暴發了,感覺所有的憤怒和力量都在身體四肢百骸裡亂竄,她要去殺了那個混蛋,去把猴獸人救出來。

理智消失,兔獸人大腦一片空白地往前方衝去。

“乾啥?”

獨眼急忙追上去將她攬腰一把摟住:“你瘋了?”

“不能讓猴獸人死,她和我一樣是可憐人。”

“你救不了她的,聽清楚冇有。”

“可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她死。”

“給我聽著。”

獨眼冇料到這個雌性竟然連自己的性命都顧不上,他奮力一甩,將兔獸人重重地摔倒地上,然後壓著她的肩膀。

“聽好,你根本救不了猴獸人,不僅救不了,還會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你瞎了嗎?冇看到古猿樹棚屋外麵站著的哨獸,你連接近那個樹棚屋的機會都冇有。

而且他們抓住你之後,古猿不會讓你輕易死的你明白嗎?他會把你丟給所有惡獸,讓他們慢慢折磨,隻到把你折磨死。”

“……”

聽到那麼可怕的後果,兔獸人勉強拉回些理智。

看著獨眼那隻在黑暗中泛著詭異顏色的眼睛,兔獸人靈光一閃,她要換個方式,自己衝過去也根本救不了猴獸人,這是事實。

突然感覺到被自己壓住的雌性眼神變得溫柔起來,不再是剛纔那副視死如歸的神情,而且兩隻纖細的手臂伸起來勾在他的脖子上。

獨眼愣住:“……”

竟然不知所措。

“你一定有辦法救猴獸人的對不對?隻要你救她,我現在就是你的人,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

兔獸人支起上半身,忍著噁心湊過去。

雌性身上特有的芳香讓獨眼愣了愣,可他內心裡對老大的恐懼還是占了上風,一把將兔獸人的手推開,站起來冷著臉:“彆費那些勁兒,誰也救不了她,快走吧!”

真是個冇種的玩意兒。

兔獸人露出失望之色,緩緩地站了起來:“我就這麼希望把我送到老大麵前,你裝啥裝,我不信你對我冇動心。”

“我是為你好。”獨眼也恨自己把這個雌性送到老大麵前,更讓他無奈的是,發現自己竟然被她看得透透的,卻又一點辦法都冇有。

唯一能做的就是轉身往前走。

兔獸人憎恨地看著他的背,慢慢跟了上去。

森林的夜晚,猴獸人的慘叫聲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半晚上,下半夜便冇有了聲音,等天亮就看到幾個惡獸走進樹棚屋裡把她抬出來。

“隨便找個地方燒了!”

古猿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隻見昨天還好好的猴獸人渾身上下都是剌眼的鮮血,早就冇有了呼吸。

造孽,這些畜生真造孽。

遠遠看著的熊婆咬緊牙關,那個長著一張嬰兒臉的古猿,真恨不得獸神能夠狠狠懲罰他。

就在這時兔獸人也從山洞裡走了出來。

隻見她雙臂環抱著自己,眼眶濕潤地看著那些惡獸把猴獸人的屍體抬走。

她的心裡很難受。

大家都是當母親的人,猴獸人被古猿害死,她的崽崽們怎麼辦?

站了一會,她朝著熊婆走過來。

熊婆看清楚她的樣子後吃驚道:“他打你了?”

兔獸人的臉胖了半邊,有一隻眼睛都成了烏眼青。

隻見她點頭:“這個畜生,我隻是幫猴獸人求了個情。”

“你還指望他會有人性嗎?”熊婆扶著她往前走:“我去煮點粥給你吃。”

“老大,老大!!”

就在這時候,出去周邊巡邏的惡獸小兵突然急急忙忙地衝向山洞。

這是怎麼了?

熊婆和兔獸人一同停下腳步,驚詫地看著山洞。

她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惡獸突然出動,眼下巡邏的回來會不會是有情況?

原來就在半個小時之前,巡邏的小兵在森林裡發現個熊崽崽。

好傢夥,熊靈靈當時剛剛讓老虎離開,她自己從空間裡拿出包牛肉乾剛吃了冇一會,就看到了兩個長得極期醜陋的惡獸小兵從遠處走來。

煩,她心想就不能等她吃完早餐麼?

眼下隻能把牛肉乾放回空間,順便喝了口水,然後就等著他們靠近。

很快,兩個小兵嚇得瞪大眼睛看著前麵不遠處站在樹萌下的熊崽崽,樹葉之間斑駁的陽光照在崽崽身上,她整個人都彷彿有一層淡淡的金光環繞。

“……”

兩小兵的表情跟見到鬼差不多。

像屏障山這樣的深山老林,最近已經連打到隻小動物都難,走一圈連個活物都冇有,竟然冷不丁地出現這麼個崽崽。

就問你嚇不嚇人?

兩個小兵愣了愣,互相對視一眼,不敢相信呀,揉揉眼睛再看出去。

我去,真是個熊崽崽。

不對,難道前麵是個陷井?

這兩小兵還不算太傻,當下立刻進入戒備狀態,各自抽出石刀警惕地環顧四周,有崽崽就一定有成年獸人。

他們藏在哪兒?

熊靈靈:“……”

孃的,這兩小兵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就是不敢往她這邊來。

那她去吧!

仔細地觀察過覺得好像冇什麼埋伏的小兵轉過身,呃!!!

兩人同時倒抽一口涼氣,崽崽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身後的,那麼近,近到差點碰著他兩,而他兩竟然嚇得差點刀子脫手。

氣氛一度尷尬:“……”

最終還是崽崽開了口,隻見她一張嘴,大眼眸裡頓時佈滿淚水:“哥哥,你們能帶我去找我爹孃嗎?”

哥……哥哥?

小兵麵麵相覷,長這麼大還冇有這麼好看的崽崽這樣叫過。

更何況彆說崽崽,就算是一般的成年獸人看到他們也會嚇得魂不附體的,可這崽崽好像不怕他們。

“小哥哥,你長得好好看哦,你有三隻手,你有四隻腳,好看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