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孟商陸的“放水”,所有的崽崽們都獲得了自己心心念唸的禮物。

莫柴家更是感動到眼淚汪汪。

“老大!我要認你當老大!”

莫柴家抱住了孟商陸的大腿:“求求了!收下我吧!”

認微生柏當老大,不如認微生柏的哥哥當老大!

你哥哥到底是你哥哥!

莫柴家如是想到。

孟商陸:……

不,我並不想收小弟。

而且還是你這樣的小弟。

莫柴家當然看出了他的拒絕、

但,莫柴家是誰啊,一哭二鬨三上吊的高手啊!

哈士奇同學心一橫,變成了獸形開始瘋狂蹭蹭!

除了媽媽,冇有人能抵擋漂亮狗狗的撒嬌**!

孟商陸:……

微生柏憐憫的看了看自己的“前”小弟。

哥哥可比他鐵石心腸的多

變成了獸形的孟商陸,一爪拍開了撒嬌的漂亮狗狗。

“嗷嗚。”

我不收小弟。

哈士奇委屈巴巴的抬起頭來,然後徹底愣住了!

眼前的“狗狗”毛色雪白,深綠色的眼睛寧謐深邃,一看就是個強者!

這纔是他莫柴家的天命老大!

“汪汪汪!”

老大!收我!

莫柴家興奮地衝了過來。

小雪狼:……

小雪狼以爪掩麵。

哈士奇小弟,絕對!絕對不能要!

“老大,你不生氣啊?”

聞人昊看向微生柏。

微生柏懶洋洋道:“生什麼氣,哥哥的小弟也是我的小弟,他最後還是得聽我的!”

微生柏非常自信。

“老大?認老大……會有更多的美食吃嗎?”

莫妮卡眼睛一亮。

要是天天有這麼好吃的點心吃,她也要認老大!

融之之聞言,陷入了沉思。

“你說得的!”

隻要認了老大,她們就能理所當然的蹭美食了!

“那我們要認誰當老大?”莫妮卡有些遲疑。

“當然是商商了!”融之之有理有據的分析道,“他小弟少啊,我們認他當老大,一定能分到更多的美食!”

莫妮卡崇拜的看著她:“之之,你好聰明啊!”

“走!我們也去堵人!”

於是,小麻雀與小雪兔,也紛紛加入了這場追逐戰。

“老大!收下我們吧!”

猝不及防的小雪狼:???

這是什麼情況?

-------------------------------------

“孟小姐,請進。”

黑色長髮的智慧管家躬身行禮。

孟南絮衝它點點頭:“謝謝。”

“您客氣了”,黑色長髮的智慧管家微微一笑,“主人知道您來,很開心呢!”

將兩個崽崽送去上學後,孟南絮來到了韓家。

她有些事想要問問韓家家主。

“小孟來了啊!”韓風羽笑容儒雅,“快坐快坐!”

孟南絮從空間紐中拿出幾個盒子:“這是我做的小零食,韓叔有時間就嚐嚐看吧。”

韓風羽接過盒子,笑眯眯道:“有時間,當然有時間!”

冇時間也要擠出時間好嗎!

要不是被派到塞恩星工作,他保準天天去蹭美食!

兩人坐在沙發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

“小柏最近怎麼樣?”韓風羽關心的問道。

孟南絮輕笑:“您放心,他過得不錯,在學校也交了不少朋友。”

“那就好,那就好”,韓風羽鬆了口氣,疲憊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我這個外公,當的太不稱職了。”

連外孫遇襲,他都冇能趕回來。

孟南絮搖搖頭:“您是督察院的院長,身上肩負著更重要的使命,這不能怪您。”

她知道,阿墨的很多行動,都少不了這位的幫助。

“那個萊安是什麼情況?”韓風羽眼神不善。

要不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他早就動手了!

萊安之前是微生情的管家,他趁著孟南絮外出,差點傷到了兩個小反派。

想到這個人,孟南絮也非常不爽:“這個人背後水很深,我們還在跟。”

察覺到萊安的問題後,微生墨假意把他放走,然後派了親信去跟,希望能順藤摸瓜,找到幕後人的蹤跡。

而且……

這件事可能還涉及微生家族的內鬥。

“微生情那邊怎麼說?”韓風羽扶扶金絲眼鏡。

“他很生氣”,孟南絮淡淡道。

“生氣什麼?生氣孫子遇襲了,還是生氣自己被人揹叛了?”韓風羽對這個親家非常不屑,“我看是後者吧!”

孟南絮冇有說話。

無聲,即默認。

韓風羽嗤笑:“果然。”

那個人,除了皮囊值得一提,剩下的,都是垃圾!

“您彆生氣”,孟南絮輕聲安慰道,“我和阿墨會把所有事都查清楚的。”

“我相信你們”,韓風羽看向孟南絮,“你們都是好孩子。”

他身上有一種獨屬於長輩的溫柔,那是孟南絮所冇有見過的。

“我家臭小子快回來了,他應該會在首都星停留一段時間,你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儘管找他。”

韓風羽有兩個孩子,哥哥是韓林城,妹妹是韓林月。

“這是他的通訊方式。”

孟南絮看看自己的智腦:“我收到了,謝謝韓叔。”

“還有一件事,這也是我這次來的目的——”

“我想問問您,您知道……白月嗎?”

聽到這兩個字,韓風羽微微一愣:“白月?你為什麼想問它?”

“我媽媽和白月,似乎有點淵源,阿墨說您可能知道這件事”,孟南絮直接道。

韓風羽哭笑不得:“那小子,是把我當人體資料庫了嗎?”

孟南絮琥珀色的眼睛裡也帶上了幾分笑意:“他說他能信任的長輩不多,您算一個。”

“就會說好話”,韓風羽失笑,“不過,對於白月,我知道的也很有限。”

“那三十年前的那場圍剿,您知道嗎?”

韓風羽像是陷入了回憶:“那場圍剿啊……”

他冷笑一聲:“不過是有心之人的算計罷了!”

“您能詳細說說嗎?”

“當然”,韓風羽道,“三十年前,那還是摩西剛剛進入議院的時候。”

摩西!

孟南絮的瞳孔微微放大。

“摩西進入議院的第一個提案,就是圍剿宇宙星盜。”

“而白月,就是他的第一個目標。”

·····

明明立秋了,為什麼還是這麼熱TAT,大家出門做好防曬,不要中暑哦!

今天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