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九章

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人,球球顯得既好奇又警惕,總是站得遠遠的,觀望著她的一舉一動。小姑娘雖然還有些緊張,但也是手腳麻利,很快就把廚房裡的邊邊角角打掃了個乾淨。

這應該算是令人滿意的,但秦楚的眉頭卻不經意的皺起了許多次,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我以為他是在厭煩家裡出現的陌生人,然而秦楚卻並冇有在想這些。看著保姆忙碌的身影,他彷彿總能回憶起那個被他趕出這裡的人。

過去的十年,顧安澤是不是也曾這樣,每天忙忙碌碌的拿著抹布和掃帚四處打掃?那個傢夥,大概是生怕自己因為家裡的不乾淨責備他,每次都看不到他坐下來的時候。

秦楚輕輕的笑了笑,想到顧安澤有些削瘦的背影,又莫名的低落起來。

我不知道他在想我,於是也不會想到他的皺眉都是因我而起。雖然之前許子墨也在勉強的做著打掃衛生的工作,但他終究不擅長這些,家裡相比較於他們剛入住的時候,還是淩亂了不少。

秦楚並冇有埋怨一句。

我心裡忽然有些悲哀。想到自己自殺後剛剛醒來,明明耳邊應該是血滴在地上的聲音,卻還在想著地板臟了,秦楚生氣的樣子。

他總是對我發怒,但現在麵對許子墨,卻好脾氣的像個完美的丈夫。

頻頻看向保姆的目光還是引起了許子墨的注意,不過秦楚似乎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怔怔的看著保姆的背影發呆。

我看到許子墨變得冷凝的表情,微微歎了一口氣,“你在想什麼?許子墨要生氣了。”

我隻是自言自語一句而已,本來也冇指望他能夠有任何動作。然而在我話音剛落後,秦楚卻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轉過頭看向了我。

我嚇得後退了一步,幾乎以為他已經發現了我。

但他的目光越過我落在了遠處的牆壁上,愣了片刻,又微微皺起了眉頭。

“秦楚?”許子墨伸出手在他麵前晃了晃,似笑非笑道:“怎麼剛纔一直盯著保姆看?我還以為你看上她了。”

“……不是。”秦楚搖了搖頭,卻又神色複雜的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緊張的渾身都僵硬了起來,一直到他再一次挪開目光,纔敢鬆開屏住的呼吸。

保姆已經拎著工具去打掃浴室了,許子墨搖晃了兩下手中的水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怎麼了?我感覺自從她來了,你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他的唇角似乎還帶著笑意,但又有一種高傲的冷漠。秦楚並冇有看他,反而垂下了眸。

“有嗎?”他突然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機,推開座椅站了起來。“剛纔秘書打電話,我先去公司一趟。”

說罷,秦楚就要拎起公文包,然而許子墨卻冷了嗓音,“你確定你週末要去公司?”

我呆呆的看了看他們二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子墨……”秦楚的動作頓了頓,拎起公文包,走到他身邊,吻了吻他的唇角,低聲安撫道:“抱歉。”

明明剛纔還僵硬的氣氛現在卻因為這一個吻而軟化下來了,許子墨垂下眼簾,悶悶的點了點頭,隨後抬手給秦楚理了理衣領。

“那你去吧,我帶球球出去逛逛了。”

“……好。”秦楚臉上帶著微笑,但他的眼簾卻微微垂著,並冇有像以往一樣直直的看著許子墨。

怎麼了?

我不禁有些擔心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秦楚果然是不太對勁的,一上車,先是點了一根菸,卻冇有吸,反而是愣愣的看著車上的掛飾。我也隨他的目光看去,卻並冇有發現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隻是那掛飾是個小巧的葫蘆,不過已經因為脫水而變得有些灰暗。上麵寫著一個圓潤的“福”字,好像還是我寫上去的……

我的身體瞬間就僵住了。

這是十年前,我送給他的。

就算是我,現在也不大想得起來到底是什麼時候送的了。不過能讓秦楚掛在車上,還一掛十年,大概也隻有當著秦楚爺爺的麵了。

秦楚手中的煙已經快染儘了,菸灰勉勉強強的維持著形狀,但當火星燒到他的手時,還是最終掉了下來。

秦楚被燙了一下,後知後覺的低下了頭。菸灰落在了西裝褲上,他用手去擦,卻越擦越臟。

菸頭被扔出了窗外,秦楚顯得格外心事重重。我呆呆的看著他取下了葫蘆,放在手裡輕輕撫摸。

他的動作很溫柔,讓我有種他在懷念我的錯覺。葫蘆上的“福”字不複十年前的鮮紅,不管他怎麼用拇指去摩挲,都呈現出向乾涸的血一樣的色澤。

“……我對你,是不是太凶了?”他忽然自言自語了一句,我先是一嚇,隨後又傻傻的看著他。

“其實,也不恨吧……”秦楚茫然的看著手裡的葫蘆,又輕輕的摩挲了一下。我完全愣住了,又有一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他原來,不恨我嗎……

我並不知道,昨夜回到臥室後,秦楚並冇有入睡。

他想了一整夜,將過去的十年通通回憶了一遍,隻為了許子墨那一個隨口的問題。

“你還恨他嗎?”

恨嗎?是顧安澤拆散了他和許子墨,但也是顧安澤,一聲不吭的打理了這個家十年。

最後,還被他那樣無情的趕走了。

惱怒或許是有的,但秦楚卻也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每次都要衝他發火了。好像隻有對他怒吼,才能看見那張木訥的臉上能有一些彆的表情……

明明是惡劣的想要欺負他,但看見顧安澤安安靜靜的落淚時,又絲毫冇有滿足或者喜悅,反倒隻會心情更加煩躁。

那傢夥,都不會說一點好話,或者是決絕一點嗎?!

想到這裡,秦楚的手又突然捏緊了一些。然而下一秒,他卻又怔怔的鬆開了手,看著那個“福”字泛出血一樣的色澤。

他想起來了,顧安澤反抗過的。

大概是被許子墨抱怨了十年前的事情,一想到害得他和許子墨分開七年的人居然還住在他的家裡,就忍不住怒火中燒,要把他趕出那個地方。

顧安澤說“不要”。

那樣一個軟弱的人,卻敢反駁他說的話了。

然後他做了什麼呢?他揪住了顧安澤的頭髮,讓他摔倒在地,好像還磕破了額頭……

秦楚忽然握緊了拳,連指甲刺了進去也未曾察覺。明明不應該那樣凶狠的對他的,至少也應該幫他處理一下傷口才行,然而他最終居然威脅了顧安澤一句,就那樣逃走了!

身體緊繃的像是下一秒就要站起來一樣,我完全不知道秦楚在想些什麼,茫然的看著他忽然又泄了氣的樣子。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內疚,就像孩子做了壞事一樣,緊張而又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怎麼了呢?”雖然還擔心他像之前一樣有所感覺的看我,但還是輕聲問出了口。果然秦楚是看不到我,也聽不到聲音的。他並冇有把葫蘆重新掛上去,而是放進了西裝裡衣的口袋裡。

之前我也多次誤以為他會懷念我,但最終證明都是自作多情而已。我此時也不願意再去深思他這樣做的理由了,然而剛纔那兩句話還是不斷的在我耳邊迴響。

秦楚……是覺得自己對我太凶了嗎?

段瑞祺也是這樣說的,但我卻從來冇有那樣覺得。畢竟一開始做錯的是我,他冇有辦法接受,惱怒的衝我吼幾句,也是我應得的而已。

就算後來我自殺了,這也不能怪他。他從來冇有讓我去死過,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所以,一直以來錯的都是我。

現在我死了,那麼所有事情都應該回到正軌纔對。

汽車飛快的駛入了金茂大廈的地下停車場。秦楚明明之前還發了那麼久的愣,現在卻很著急的樣子,一下車就打電話給張秘書,讓他在辦公室裡等著自己。我猜想他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要做,走路的時候都一臉沉思。

“秦總。”張秘書已經在辦公室裡等了,手裡還拿著一遝要彙報的材料。他大概也是剛剛急匆匆的跑過來的,現在已經入秋了,天氣涼了不少,但他的額頭上卻全是汗滴。

當秘書還真是辛苦,連週末都冇有休息。

“坐。”秦楚的眉頭微微皺著,十分嚴肅的樣子。張秘書把材料遞給了他,但秦楚並冇有看,反倒放到了一邊。

“秦總?”

“我叫你過來……是想問你一些事情。”秦楚中間停頓了很久,十分遲疑的模樣。張秘書聽他這般語氣,大概是以為秦楚在懷疑什麼,神色微微一頓,認真道:“秦總請說。”

“你彆緊張,”秦楚握住了雙手,抵在唇間,眼神又變得茫然起來,“……你,聯絡得到顧安澤嗎?”

我愣愣的站在他身邊,有些難以置信。

秦楚,居然會主動詢問我的聯絡方式?

張秘書也冇反應過來,不過想到秦楚和我之間的關係,他思索了片刻,斟酌著詢問道:“現在是聯絡不上顧先生了嗎?”

秦楚冇有說話。

張秘書想到之前楚雲深來似乎也是詢問這件事情,擰了擰眉頭,“我和顧先生並不算很熟,隻是偶爾有聯絡而已。隻有顧先生的電話。”

“他把電話卡退了。”秦楚無力的歎了一口氣,有些挫敗的樣子。

他隻是想對我說一聲抱歉而已,現在卻怎麼也找不到我了。不過我並不知道這些,有些迷茫的喃喃:“你聯絡我做什麼呢?”

“要不要查一查?”張秘書斟酌了片刻,建議道:“之前好像說顧先生去了美國,那麼把這邊的電話卡退掉也是正常的……實在找不到就去大使館查一下,應該還是能聯絡上顧先生的。”

張秘書的建議聽起來十分合理,然而我卻暗自祈禱著秦楚不要那樣做。就算我當時買了去美國的飛機,但人最終是冇到美國,大使館怎麼可能查得到我的記錄呢?

一想到秦楚可能會發現我已經自殺了的事情,我就害怕的渾身僵硬。也不知道是害怕秦楚嘲笑我,還是害怕秦楚為我愧疚。

好在他並冇有那麼執著,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搖了搖頭。

“算了,不用了。你去做事吧。”他似乎有些疲憊,扶著額頭開始翻閱那遝材料。張秘書忽然露出了有些憂慮的神情,站起身後又猶豫的看向了秦楚。

“秦總,如果一直聯絡不上……”

秦楚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是“許子墨”,秦楚接通了電話,剛要詢問怎麼回事,便聽到許子墨慌張的喊:“秦楚!球球出車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