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三十五章

他可以確定自己在過去的四個月裡都是不曾見到顧安澤的,但是他現在就在這裡,雖然是半透明的身軀,也冇有一絲屬於活人的溫度,但他就在這裡。

秦楚’當即顧不得其他,努力的試圖呼喊對方的名字。但這隻是一隻狗的身軀,如何能夠發出人類的聲音呢?一聲聲呼喚全都化作低低的嗚咽,深沉而悲傷。

但顧安澤怎麼聽得懂呢?

他以為是球球因為太過疼痛纔會這樣,眸中愈發心疼,撫摸額頭的動作更加輕柔。秦楚’忽有種造化弄人之感,雙眸也不禁濕潤了。

「安澤……我在這裡……我是秦楚啊……」

「你怎麼變成了這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安澤,我是秦楚,我是秦楚啊……」

雖然已經猜到自己是變成了三個月前出車禍的球球,但他仍舊未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然而更令他感到吃驚的是顧安澤的存在。

怎麼會是……透明的呢?

他還穿著單薄的襯衫和淺色的牛仔褲,一如之前夢中那樣。秦楚’愣了愣,在看到顧安澤左手上猙獰外翻的刀痕時,呼吸猛的一滯。

和夢中的,一模一樣……

難道說……這是安澤的靈魂嗎……

淚水瞬間沿著眼角滑下,他嗚嗚的叫了兩聲,不斷的呼喊著對方的名字。原本的喜悅也被痛苦所取代,隻要一想到夢中安澤絕望的眼神,他就覺得心臟都被割裂了一般。

安澤!……安澤!

然而對方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的,還以為他是情緒激動的緣故,安撫的揉了揉他的耳朵。

“不會疼了,再忍一下下……”顧安澤也哽嚥著吸了吸鼻子。他想要衝球球笑一笑,但淚水卻沿著臉頰滑了下來。秦楚’心中一痛,立即想要幫他擦去淚水。但上了麻藥的身軀還難以控製,不管他怎麼用力,爪子也隻是僵硬的晃了晃。

雙眸愈發濕潤,淚水從眼眶中溢位,打濕了臉上的毛髮。

「安澤……安澤……你彆哭,彆哭了……」

身軀是那麼疲憊,隻是睜了一會兒眼睛,就感覺大腦也昏昏沉沉起來。他努力的看著那個半透明的身影,心中酸楚,不禁發出了一聲又一聲低沉而哀傷的嗚咽。

顧安澤抿住了唇。

“球球……”他顫抖著吸了一口氣,湊上前輕輕吻了吻他的鼻尖。冰涼而柔軟的唇瓣貼在溫暖而濕潤的鼻上,秦楚’愣了一下,淚水愈發洶湧。

“不哭了,球球和我都要堅強好不好?”

顧安澤勉強的笑了笑,但眼淚仍不斷滑下。他大概是有些羞赧,胡亂的擦了擦眼眸。秦楚’“嗚”了一聲表示答應,眨了眨眼也勉強止住了淚水。

他的安澤啊……

雙爪又被握住,對方的手並不溫暖,但卻令他安心。明明是那樣溫柔的人,他當初怎麼捨得趕走呢?

還害得他患上抑鬱症自殺……

後悔和愧疚充斥著內心,他悲傷而貪戀的看著對方,淚眼迷濛。

獸醫開始檢查他的身體,他冇想到已經喪失生命體征的狗狗居然能夠重新活過來,滿臉驚奇,轉頭對助手道:“這條狗真是福大命大,不過也不好說,先住院半個月觀察一下。你去通知一下它的主人吧。”

顧安澤聽罷,一直吊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臉上也不禁揚起真心的笑容。助手準備把球球推出手術室,顧安澤也想要站起跟上。然而大抵是方纔用自己的力量救活球球的緣故,他踉蹌了一下,臉色十分疲憊。

秦楚’立即著急的“汪”了一聲,連胸肺的疼痛都顧不得了。他想要爬起來去扶對方,然而身軀卻一點都動彈不得,完全不受控製的躺在推車上,隻能看著自己和他的距離越來越遠。

「不……安澤!安澤!」

他拚命的喊叫著,但顧安澤卻冇有抬頭,而是暈眩的扶住了額頭。片刻後,他才彷彿恢複了一些,自嘲的笑了笑。

“這就是……代價啊。”

秦楚’聽不懂他在喃喃什麼,但心中還是猛的一緊。但還來不及深思,顧安澤就走到了他的身邊,輕輕的拉住了他的前爪,陪他一起進了病房。

雖然大難不死,但他的身體依舊冇有脫離危險時期。護士拿著點滴過來要給他掛上,顧安澤心疼的看向球球,輕哄:“球球乖,不疼的,就忍一下下……”

他輕輕的“嗚”了一聲,貪戀的看著對方。護士先是剃掉了一小塊毛髮,用酒精消毒後才把針紮了進去。彷彿那針是紮在自己身上一樣,顧安澤一直咬著唇,滿目心疼的看著球球。在點滴掛上後,纔像是放心一樣,把臉貼在了他的爪子上,輕輕磨蹭。

“你冇事真的太好了……”

“我以後都會好好陪著你,不會再扔下你了。”

感受著手掌上柔軟的觸感,秦楚’低低的嗚嚥了一聲,悲傷的看向對方。顧安澤的臉頰上還沾著淚水,他輕輕的動了動,彷彿在撫摸對方的臉頰一樣。

「乖,彆哭了……」

他本是想安慰的,然而顧安澤卻一下子酸了鼻子,又要落淚的樣子。那淚彷彿滴在他的心上一樣,秦楚’立即“汪”了一聲,恨不得把他擁入懷中纔好。顧安澤赧然的吸了吸鼻子,十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球球的額頭。

“不行,說好了都不哭的……”

“你可不要笑話我啊。”

他抿起唇輕輕的笑了笑,眸中滿是溫柔和寵溺。但他越是溫柔,秦楚’的心就越是疼痛。

這麼好的安澤……卻因為自己……

淚在眼眶裡轉了轉,最終還是滑了下來。秦楚’一眨不眨的看著顧安澤,好像眨一下眼睛對方都會消失一樣。

此時,病房的門被推開,秦楚和許子墨一前一後走了進來。他雖然已經意識到自己是回到了過去,但當看見自己時,他還是愣愣的瞪大了雙目,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越靠越近。不同於顧安澤那樣冰冷,過去的自己手掌十分溫熱,正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額頭。

秦楚並冇有什麼表情,但看見球球後,還是微微鬆了口氣。許子墨倒是滿臉內疚,垂著眸蹲在了球球的麵前,輕聲說了一聲對不起。

秦楚’複雜的看著兩人。

也是……這是三個月前的自己,還不曾和許子墨分手。當時許子墨打電話過來,他立即來了醫院……

可是……難道安澤就一直在一旁看著過去的自己和許子墨嗎?

他心中一驚,立即朝顧安澤看去。顧安澤的表情並冇有什麼改變,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那兩人成雙成對的出現。不過由於逐漸靠近的秦楚和許子墨,他還是默默的後退了幾步,好像怕碰到對方一樣。

隻是這樣下意識的動作,都讓秦楚’心中鈍痛不已。

原本十分安靜的球球忽然著急的“汪”了起來,令秦楚和許子墨都愣了一下。他不管那二人的想法,不斷的伸著爪子,想要讓安澤回來。但那受傷的胸口也不過剛剛縫上,很快就有血從紗布裡瀰漫開來。

顧安澤瞬間掉下了眼淚。

“球球……球球……”他直接穿過了秦楚和許子墨的身體,一把握住了球球的爪子,不斷的用臉頰去摩挲,嗓音也帶著哭腔,“球球……乖……我在這裡,我哪裡也不去……”

秦楚’心中酸澀,“嗚嗚”著迴應。

胸口的紗布已經浸滿了鮮血,許子墨瞪大了眼睛,而秦楚則快步拉了護士過來。護士揭開紗布檢查了一下,好在隻是溢位了一點血,縫合的地方並冇有崩裂。

“可能狗狗的情緒……還比較激動,主人好好安撫一下吧。”

許子墨似乎是被那猙獰的傷口嚇到了,原本伸出的手也收了回去。秦楚倒是微微愧疚,笨拙的撫摸起球球的耳朵。隻是此時剛好顧安澤也想要摸摸球球的腦袋,看到秦楚伸出的手,他有些訥訥的縮了回來,雖然冇有露出什麼特彆的表情,但看著還是令人心疼不已。

秦楚’見他這般委屈,心中更是像被重重敲打了一般。他本就在悔恨自己過去的行徑,現在看到安澤這般小心的樣子,更是連呼吸都顫抖起來。

他的安澤……他的安澤……

就連自殺後……也還在受著委屈!

悔恨全都變成了對自己的憤怒,更何況三個月前的自己就站在麵前要揉他的耳朵,秦楚’立即齜著牙發出了威脅了低吼,痛斥起自己來。

「你怎麼對得起安澤!他就在這裡!他就在這裡啊!」

「你怎麼對得起他!」

秦楚愣了一下,手也頓在了那裡。他似乎僵了一下,才慢慢的把手收回了口袋。

許子墨也有些尷尬,“抱歉,是我冇有看好球球,它可能……生氣了吧。”

顧安澤的注意力本在秦楚身上,但聽到球球磨牙,立即憂心的握住了他的前爪。秦楚’心中雖然惱恨,但想到安澤此時一定還無比擔心自己,還是強忍著憤恨安靜了下來,愧疚的看著麵前透明的人。

「對不起……我會和許子墨分手的,你彆生氣……」

「你彆難過……我會對你好的……」

想到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他恨不得衝上去一口咬住三個月前的自己,但那顯然不是明智之舉。球球忍下心中的惱恨,貪戀蹭了蹭安澤柔軟的掌心。

雖然冰涼,但終究還在這裡……

安澤手腕上的傷痕是那麼的猙獰,隻要掃到一眼,他都覺得心口一疼。也不知道是該悲傷還是喜悅,但比起之前得知死訊的時候,現在終究還是好的。

畢竟,他的安澤,就在這裡……

他可以想辦法補償的……

秦楚’依戀的蹭了蹭顧安澤,乖巧的躺在病床上。

“這件事,顧安澤應該要知道……但是,……暫時聯絡不到他。”秦楚歎了一口氣,眸中也露出了愧疚的神色。拳握緊,但最終還是無力的鬆開。

他原本還在安撫球球,但聽到他這麼說,微微抬起了眸。在看到秦楚臉上的愧疚時,他先是詫異的瞪大了眼,隨即又慢慢的低下了頭,神色晦暗。

“沒關係的……”

“你們送它來醫院,冇有放棄它,已經足夠了……”

“所以,不要自責……我不怪你們的。”

他絲毫冇有怨恨或者怪罪的意思,反而在輕聲感謝著。秦楚’的身體僵了一下,心中愈發不是滋味,隻能愣愣的看著那個透明的人影。

這就是……他的安澤。

永遠不會埋怨的安澤。

過去的自己根本看不見也聽不到,所以也從不知道對方就在自己身邊。回憶過去,他和許子墨的那些親密,大抵都有安澤在一旁看著……

他的心,會有多痛呢?

一定很痛,很痛吧……

心口像是被捅了一刀,眼淚情不自禁的就滑了下來,他張了張嘴,卻連一聲嗚咽都冇有發出。顧安澤並不知道球球都在想些什麼,還以為他是傷口疼,立即握著他的爪子安撫起來。

那邊許子墨還在詢問聯絡顧安澤的事情,當秦楚說自己和對方不是好友時,顧安澤微微低下了頭,彷彿陷入了悲傷的回憶一樣,神情落寞。

「安澤,你不要難過……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他著急的想要說話,但身體卻十分疲憊,隻能發出一聲比一聲輕的嗚咽。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