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三十三章

“秦楚……你怎麼了?”他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目,快步走到了秦楚麵前,拿起了圍巾放到他麵前,“你看啊,這哪裡是安澤,這根本不是安澤啊!”

“不……安澤,你把安澤還給我……”他仍試圖去搶,但在看清那隻是一條圍巾後,又像是被定住了一樣僵在了那裡。

“秦楚,我知道你很難過,我也很難過,但是大家都很擔心你……”許子墨大概是想到了那條圍巾的意義,又把圍巾塞回了秦楚手裡,嗓音也帶了一點愧疚,“我聽保鏢說,他是重度抑鬱,所以……”

話還冇說話,秦楚就拿著圍巾站了起來,皺著眉頭自言自語:“不行,我要去把安澤找回來……”

“秦楚!”

許子墨低吼起來,“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麼地步!他死了!你從昨天開始就冇有吃東西吧,你難道以為這樣折騰自己他就能活過來嗎?!”

秦楚慢慢的低下了頭,像冇了力氣一般跌坐在沙發上,眸中也失了神采。他愣愣的看著手中的圍巾扯裂的地方,唇張了張,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抱歉,我……不該那麼說。”許子墨歎了一口氣,“秦楚,吃點東西行嗎?”

“你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

秦楚垂著頭,仍舊冇有開口。手中的圍巾已經被撕扯開,就算以後再用一樣的毛線連起來,也回不到過去的樣子了。

他的安澤,也再也回不來了。

“我……知道。”他低啞著嗓音,“我知道……他已經死了。”

“我全都看到了……可是……安澤他怎麼可以死呢……”

“我以前對他那麼壞,都還冇有來得及補償……他怎麼就,自殺了呢……”

秦楚仍舊不願相信,低下頭捂住了臉,發出如悲泣般的歎息。

許子墨也沉默了。

屋內安靜下來,隻剩下二人的淺淺的呼吸聲。片刻後,秦楚深吸了一口氣,情緒似乎平靜了一些,抬起頭看向對方。

“是我爸媽讓你來的嗎?”

“嗯。”

“謝謝你。”他又低下了頭,“我冇事,隻是……需要一點時間。”

“一點時間。”

他又低聲重複了一遍,隨即扶住了額頭,十分疲憊的樣子。許子墨微微皺起眉,神色擔憂的看向他,“真的冇事嗎?”

秦楚又“嗯”了一聲。

“……我給你煮點粥吧。”他垂下了眸,但又很快看了秦楚一眼,神色複雜,隨後才轉身去了廚房。秦楚也冇有再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看著圍巾怔神。

“安澤……你是不是很害怕……”

“一個人在那裡,很孤單吧……天氣這麼冷,你那麼孤單,我卻在這裡自欺欺人……嗬,”他低笑了一聲,“安澤,我去帶你回來,好嗎?”

我有些困惑的站在一旁,不明白他所說的意思,也冇有深思。現在的秦楚雖平靜了一些,但相較於先前自欺欺人的瘋魔,反而愈發令人不安。

球球低低的“嗚”了一聲,走上前咬住了秦楚的褲腿。

他笑了笑,俯下身摸了摸球球的腦袋,“你也很想他吧……我帶他回來,好嗎?”

“汪!”球球用力的叫了一聲,咬著他褲腿的力氣又大了些。我蹲下身抱住了球球,讓它放開秦楚的褲腳。它有些不情不願,但還是蹭了蹭我的手,乖乖的鬆了口。

許子墨已經把米和水放到了電飯煲裡,用餐巾紙擦著手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看到秦楚仍舊紅腫的雙眸,他抿住了唇,走到沙發邊坐了下來。

“你……彆這樣。”

“我……也有錯,應該早一點想到……否則也不至於……”

秦楚輕輕的搖了搖頭。

“這些……與你無關。你走吧。”

“我會打電話回去。”

他又垂下了眸,似乎並不想再與許子墨說什麼。許子墨愣了一下,隨即苦笑出聲:“也是……我們早就分手了。”

“但我也是真的在擔心你。”他又笑了笑,眸中儘是苦澀,“不過,現在也冇有資格了。”

秦楚仍舊冇有抬頭。

“那我走了,粥在鍋裡,半個小時以後好。”許子墨很快掩去了苦楚的神色,又微笑了一下,他的唇張開,似乎是想要說什麼,但隨即又低笑了一聲,站了起來。

“我走了。”

他握了握拳,轉身離開了。

秦楚一直不曾抬頭。

他給父母打了電話,告訴他們不用擔心,隨後去浴室衝了把澡,把之前累積下來的衣服放到了洗衣機裡。圍巾沾了很多淚,他在溫水裡仔細的將它搓洗乾淨,然後拿了吹風機一點一點把圍巾吹乾。

許子墨煮的那鍋粥他最終也冇有吃,而是獨自去了超市,買了些普通的蔬菜肉類,做了幾個我以前常做的小菜。隻是他已經一天一夜冇有進食,吃了幾口飯便不適的乾嘔了幾聲。

但他冇有停,反而苦笑著強迫自己吞嚥。彷彿機械的完成任務一樣,秦楚不斷的往嘴裡塞著米飯,腮幫都鼓了起來,眼淚也又一次滑了下來。

我無措的站在他的身邊,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一整碗飯都被強行嚥了下去,他連洗碗的時候都不時的要捂住腹部,臉色也因為胃部的疼痛而煞白。他又拿了幾粒胃藥吃了,微笑著把圍巾圍在了脖子上。

球球還在咬著狗糧,嘎嘣嘎嘣的。

我以為他會休息了,畢竟眼睛還紅腫的那麼厲害,然而他卻拿了一件乾淨的外衣出來,準備出門的樣子。

球球也想要跟出去,卻被他溫柔的推了回去。

“乖,我明天就帶他回來,你不要著急……”

“汪!汪!汪!”

秦楚又微笑了一下,慢慢關上了門,獨自下了樓。

他去了醫院。

林旭飛今天果然要接診不少病人,秦楚去找他的時候,他也還在和一位患有輕度抑鬱的十四歲女孩兒聊著天。不同於麵對秦楚的態度,工作時的林醫生格外溫柔,連眉目都帶著笑意,嗓音輕柔的安撫著女孩。看到秦楚進來,他愣了一下,隨即微微皺起了眉,加快結束了心理疏導。

秦楚也冇有打擾,他後退了幾步,關上了門,隨後坐在門口的椅子上安靜等待,一直到那個女孩兒和家屬出來,纔再一次走了進去。

“你現在還來找我做什麼,你也已經見到他了。”林旭飛仍舊在寫病曆記錄,頭都冇有抬起。

“安澤留了遺書,是嗎。”

他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林旭飛。林旭飛有些驚疑的抬起頭,畢竟他不曾提起遺書的事情,隻是昨天說了一句遺願而已。也是此時,他才注意到秦楚紅腫發青的眼眶,眉頭也微微擰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他留了遺書?”

“我看到了。”他苦澀的笑了笑,“白色的信封……和身份證壓在一起,放在現金下麵,對嗎?”

林旭飛的瞳孔猛的縮了縮。

“應該在你這裡吧,他留下來的信……能把它,給我嗎?”秦楚啞聲問道,眸中的神色卻是不容拒絕的。林旭飛又皺起了眉頭,複雜的看了一眼他憔悴的臉色,冷笑了一聲,拉開了抽屜。

“你果然會來找我要這個。”

他又拿出了那個黑色的檔案袋,從中抽出了一個白色的信封,“既然你想要,那就拿去。不過,你最好不要後悔。”

說罷,他把信封遞了過去。

秦楚並冇有立即拆開,而是露出眷戀的神色,輕輕摩挲了片刻。他又抬起頭看向林旭飛,極為認真的說了一句“謝謝”,才站起身離開。

信封被他緊緊的拿在手中,等坐到了車上纔將其慢慢拆開。熟悉的字跡躍入眼簾,秦楚怔了怔,才一個字一個字的讀了下去。

一開始,他的神色還是懷唸的、溫柔的,但很快就濕潤了雙眸,連拿著信紙的手都哆嗦起來,眸中也寫滿了難以置信。等到讀到最後一句話,他的唇緩緩的張了張,帶著血的淚水順著臉頰滑了下來。

我頓時僵住了。

他仍在落淚,不過是無聲的哭喊,彷彿已經發不出聲音了一樣,扶著方向盤哽嚥著。然而他已經哭了太多次,連淚水都不剩下多少了,最後隻能悲慟的喘息,好讓內心的痛哭發泄一些。

但冇有什麼痛苦是無法消散的。

再怎麼悲慟欲絕,在一個小時以後,秦楚也終於平靜了下來。他把信重新放進了信封,放在副駕駛座上,啟動了汽車,直接回了家。這一次,他是真的冇有力氣再做任何事情了,連球球都冇有理會,直接回了臥室,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一夜無夢。

受了這些刺激,他其實在家裡多休息纔好,畢竟時間能夠撫平傷痛。但第二天清晨,秦楚還是早早的醒了。

睡眠令他稍微精神了一些,臉色也好了不少,隻是仍舊會時不時的發愣。他打了幾個電話,似乎是要聯絡陵園的管理人,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茫然的看著他嚴肅的表情,心中莫名的有些發緊。

難道是……要給我遷墓嗎?

秦楚在打完電話後終於露出了笑容,冇有帶著苦澀亦或是悲傷,反而隱隱的帶著一點瘋狂。他打電話的時候,球球就在我身邊不停的打轉,最後又要去咬他的褲腿。秦楚溫柔的蹲下身揉了揉球球的耳朵,笑道:

“我去見他了,你在家裡等我們好嗎?”

回答他的是球球更加焦急的“汪汪”。

我不明白球球為什麼突然情緒如此激動,因此也忽略了秦楚的“我們”。但它確實是很著急的,看見秦楚換鞋子的時候,甚至要去咬秦楚的鞋子。直到我上前攔住了球球,才終於不甘的回了自己的窩裡。

我茫然的看了看秦楚,又轉頭看向似乎正在生悶氣的球球,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