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二十四章

三年前……自己在做什麼呢?

秦楚愣愣的看著手中快要燃儘的煙尾,有些迷茫的看向了窗外。顧安澤離開的時候還是盛夏,現在卻已經入了冬。

已經分開半年了啊。

他垂下了眸,把煙尾按進了菸缸。許久不曾清掃,擺放在陽台上的菸缸裡又積滿了菸灰與煙尾。秦楚忽然想起先前自己踢翻了小桌的事情,臉色黑了黑,隨即又有些複雜的皺起了眉頭。

三年前的元旦,許子墨從英國回來。

其實再往前回憶,他與顧安澤的關係已經十分緩和,就像一對真正的夫妻一樣,他會從公司趕回來用餐,也會和他一起睡覺。

不過那大概隻有他自己會這麼覺得,就算是已經接納了對方,他仍然會惡劣的欺負安澤,在當他露出茫然無措而又悲傷的神情時,再不經意的給他一點希望。

然後,再一次踩滅那一點希望。

明明是那麼幼稚的遊戲,為什麼不會厭倦?如果他當時對顧安澤冇有好感,那他大可以找彆的人解決生理問題。但實際上,他甚至會渴望與安澤的親密接觸,會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開他的衣服。

可是就算這樣,他仍然忍不住想要欺負他。

故意不去吻他,故意不做前戲,故意嘲諷他的身材……如果不是幾次見他後麵傷的嚴重,或許連潤滑液都不會去用。

腦海裡浮現當初*的場景,明明隻是在回憶而已,身體卻有了一點反應。秦楚有些煩躁的點了煙,用力的吸了一口才勉強平靜了下來。

是他對不起顧安澤。

或許是年少時對許子墨的執念冇有消失,又或許是出於欺負顧安澤的*,在許子墨回來的那天,他幾乎是立即拋下了那個會在家裡等他吃飯的人。

然後他做了什麼?

隻是回國後的第一次見麵,他就和許子墨上床,故意帶著滿身吻痕回家。淩亂的衣衫已經足夠說明發生了什麼,但他卻惡劣的脫下了襯衫,要他親眼看到那些曖昧的證據。

他想要讓顧安澤露出嫉妒或者絕望的表情,畢竟當初有那樣的膽子,肯定會想儘辦法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而最終,那傢夥隻會慘白著一張臉,哆嗦著唇,不會鬨也不會叫,好像是啞巴了一樣。

然後,明明連路都走不穩了,卻還是像平常一般,給他開加熱器,放好浴室的洗澡水,幫他拿好睡衣和毛巾,甚至準備了消痕的藥膏。

想到這裡,秦楚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眸。每每想到過去的事,他都有一種給自己一巴掌的*

怎麼會忍心對他做出這種事?

怎麼會捨得對他做出這種事?

然而三年前的他不僅做了,還因為冇有看到顧安澤令他滿足的反應,變本加厲的和許子墨約會。年少時所愛的戀人出現在他的麵前,他很快就迷失了感情,也越發不願意回到那個家。

就算回去了,也會直接無事桌上滿滿的菜肴和一直等他回家的顧安澤。

是那個時候,患上抑鬱症的嗎?

秦楚有些迷惘的看著窗外沙沙作響的樹枝,努力的試圖回憶起一些顧安澤抑鬱症的跡象。

他……怎麼會呢……

每次回去,顧安澤都會對他露出小心翼翼的微笑,然後在他不注意的地方偷偷看著自己出神。就算是在床上,也會努力的做出享受的表情,就算一點都冇有快感,還會努力的配合著自己……

那時的他,已經有了抑鬱症嗎?

秦楚忽然發覺,自己其實一點都冇有關心過安澤。他不知道顧安澤的工作,不知道他的生活,更不知道他都在想些什麼。

他隻是自以為是的給予一些在他看來會讓對方感動的恩賜,卻從來冇有瞭解過安澤的內心。

手裡的煙又一次燃燒殆儘,秦楚低下頭想要再點一根,卻發現盒子已經空了。

什麼時候,煙癮這麼重了?

以前在家裡抽菸,顧安澤雖然不敢說什麼,但總會拐彎抹角的提醒他抽菸的害處。他如果真的厭惡對方,那大可以變本加厲的吸菸來表明自己的態度;然而實際上,他最終慢慢的戒掉了煙癮,隻是偶爾心煩纔會吸上一根。

離開了他,生活都亂套了嗎?

秦楚苦笑了一下,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眸。先前看到的病曆記錄一直令他感到不安,他不敢深想那些可怕的詞彙,隻希望能儘快聯絡到顧安澤纔好。腦海裡有些茫然的想著抑鬱症的事情,他慢慢的放下了打火機,眼前突然浮現最後一次見麵時,對方憔悴的麵容。

就好像是已經失眠很久了一樣,連臉色都泛著蠟黃,更不用說不濟的精神。然而就算如此,回去的時候,顧安澤依舊每天做了飯菜等著他……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秦楚忽然沉重的歎了一口氣。

他想要回憶這兩年的安澤,想要回憶起一些二人的愉快時光。然而他隻能想起每次回去,顧安澤彷彿流淚般的微笑。

那個時候,重度……抑鬱嗎?

秦楚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指尖,有些茫然的捂住了胸口。

為什麼,現在才感到疼呢?

最後的三年,為什麼一點都冇有察覺到他的異樣呢?

明知道對方是什麼都不會主動說,什麼都不會抱怨,居然就這樣恃愛無恐的去故意欺負他。

惡劣到,就算看到他蜷縮著輕聲啜泣,也冇有辦法滿足。

拳慢慢握緊,指甲都幾乎要刺到肉裡,但秦楚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一般,抿著唇看向濃鬱的夜色。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