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二十章

秦楚仍在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打火機,彷彿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氣一樣坐在了地上。我無措的蹲在他的身邊,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突然為了我而和許子墨分手。

“你和許子墨那麼般配……你為什麼要和他分手啊?”我絲毫冇有喜悅或是慶幸的心情,他有著最好的家世、容貌、財富、地位,有什麼理由去喜歡我呢?

完全冇有理由啊。

球球先前還十分不在意的趴在我腳邊,現在卻有些著急的站了起來,低聲嗚嗚著,好像在像我解釋什麼一樣。秦楚聽到球球的聲音,勉強笑了笑,伸手搙了一把球球的頭毛,嗓音既疲憊又溫柔:“你餓了?我給你弄點東西吃吧。”

說罷,他就撐著身體從地上坐了起來,去廚房拿了狗糧和罐頭出來。

隻是球球不怎麼領情,就算糧食和水已經放到了它的麵前,它依舊不滿的衝秦楚“汪汪”著,好像十分討厭他一樣。

它以往不是這樣的,不過自從車禍之後,球球似乎很不喜歡秦楚和許子墨的樣子,再也冇有主動撲上去求撫摸過了。我按住了它的爪子,示意球球安靜,隨後擔憂的看向秦楚。

他的臉色不是很好,眼圈都微微泛青,相比較以前意氣風發的樣子,現在就好像被奪走了所有的驕傲與自信一樣,隻剩下疲憊與孤寂。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但自從他開始獨自在陽台抽菸時,縈繞在他身上的寂寞感就越來越濃,就好像是在懷念什麼一樣。

秦楚,你真的是在想我嗎?

我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心口因為這個猜測而湧上一股暖流。我曾經不自量力的猜測過那麼多次,但每一次都被證明是我的臆想罷了。這一次,會是真的嗎?

秦楚並不知道我就在他的身邊看著他,麵對球球不算好的態度,他並冇有生氣,反而輕輕的揉了揉球球的頭,低聲問道:“你也想他了嗎?”

球球看了我一眼,突然有些喪氣的低下了頭,彷彿認同一樣低低的嗚嚥了一聲。

“我也是。”秦楚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撐著膝蓋站了起來,隨即又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原諒我……”

我有些無措的看著秦楚,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我原諒他。

許子墨給的打火機被他重新裝進了絲絨禮盒,隨後放在了茶幾上。我所贈送的禮盒就在一邊,秦楚猶豫了一下,還是拿出了圍巾和明信片,在手裡輕輕撫摸著。

盒子裡還留有之前從快遞盒上剪裁下來的快遞單部分。秦楚放下了明信片,隨即又伸手去拿快遞單。快遞單上有聯絡電話,秦楚喃喃著上麵寫的地址,拿出手機似乎準備打電話過去。

可是,那個電話根本不是我的啊。

我有些忐忑,期盼著他臨時改變想法纔好。明明以前那麼期待他主動聯絡我一回,但是現在一旦想到他可能會發現我已經自殺的事情,就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概是我的祈求有了作用,秦楚最終並冇有按下通話鍵,隻是把號碼存在了手機裡。他低喃著單子上寫的地址,微微笑了笑,像是汲取了力量一樣,突然變得精神了許多。

許子墨先前準備的飯菜還放在桌上,不過已經涼透了。秦楚捲起袖子,把菜都用保鮮膜封好,放進了冰箱,隨後收拾了碗筷,在廚房裡清洗著。我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秦楚已經十分善於做這些他曾經不屑一顧的家務了。

他把餐桌擦得乾乾淨淨,碗筷也整整齊齊的拜訪在櫥櫃裡。我以為他會準備休息了,然而秦楚卻又拿起了吸塵器,把家裡所有的地方都打掃了一遍,連這幾天的衣服都放到洗衣機裡洗了,晾在了陽台上。

雖然還不算十分嫻熟,有的地方也冇有注意到要清掃,但已經足夠令我吃驚了。球球趴在我的身邊慢慢的搖尾巴,我就看著秦楚忙忙碌碌的在家裡走來走去,最後滿頭大汗。

看著被打掃一新的家,秦楚似乎滿意了很多,又走過來揉球球的頭。

“安澤會回來的,你等著吧。”

他臉上帶著微笑,唸到我的名字時語氣也格外溫柔。我有些怔怔的看著他,突然意識到他是真的想要我重新回來了。

他冇有在開玩笑。

我愣愣的看著他,連呼吸都停滯了。秦楚仍然在笑,而且越來越溫柔,好像是在想念我一樣,不斷低喃著我的名字。我想要伸手去撫摸他的臉頰,但在看到自己半透明的身體時,心口猛的一涼。

我已經死了啊。

大腦是空的,心臟也是空的,連四肢百骸都被放置於寒冰之中,絲毫冇有我動彈的餘地。

怎麼會這樣呢……

我以為他永遠不會愛上我的,於是在無數次的絕望之後,最終選擇了自殺。他和許子墨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我也再也不用承受求而不得的痛苦了。

但是,怎麼會呢?現在秦楚居然是真的想要找我回去……

他已經去洗澡了,而我還僵直著站在球球身邊。球球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努力的嗚嚥著。我茫然的低下頭,很久之後才找到了自己的知覺。

手臂好像重如千斤,我緩緩的抬起,看著手腕深深的割痕,突然間,淚流滿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