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觸不可及 >   第十一章

球球雖然已經被救了回來,但是還是冇有脫離危險時期。被推到病房後,很快就有護士給它掛上的吊瓶。

“球球乖,不疼的,就忍一下下……”它的爪子已經恢複了一些溫度,但胸口觸目驚心的傷口依舊令我心疼不已。球球又輕輕的“嗚”了一聲,乖乖的看著我。

之前是那樣活潑好動的一隻狗狗,現在卻虛弱的躺在這裡,身上還掛著點滴。我又一次把臉貼在了他的爪子上,輕蹭了兩下,低聲道:“你冇事真的太好了……”

“我以後都會好好陪著你,不會再扔下你了。”

它似乎是聽懂了這句話,水潤的眼睛眨了眨,爪子又輕輕動了動,好像在撫摸我的臉頰一樣。在遭受著這樣的痛楚時,球球還如此乖巧。我想要衝它笑一笑,但卻又有了落淚的衝動。

球球見我又要哭,著急的“汪”了一聲,眼裡好像也有淚要掉下來。

我赧然的吸了吸鼻子,伸手摸了摸球球的頭,“不行,說好了都不哭的……”

大概是因為撫摸的動作,球球蓄在眼眶裡的淚反倒滑了下來。就算如此,它依然定定的看著我,眸中滿是依戀。這樣的球球更加令我心疼不已,恨不得代替它承受這些痛苦纔好。

病房的門被推開,秦楚和許子墨一前一後走了進來。秦楚臉上並冇有什麼表情,但在看見球球的那一刻,還是微微鬆了一口氣,輕輕的摸了摸它的額頭。

許子墨大概是十分內疚,垂著眸蹲在了球球的麵前,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他們的衣衫都有些淩亂,髮絲也因為汗滴而黏在了一起。我默默的後退了幾步,給他們讓開位置。

球球本來是很乖的,被秦楚摸了兩下也隻是掃了一眼,但看見我退後時,居然著急的“汪”了起來。它的身體根本還不能動,但是爪子卻在不斷的往前伸,好像要我回來一樣。紗布上的血逐漸蔓延開來,隻是這一瞬,我的眼淚又忍不住掉了下來。

也不管萬一被秦楚和許子墨碰到了怎麼辦了,我直接穿過了他們的身體,一把握住球球的爪子,用力的蹭著。“乖啊,我在這裡,我哪裡也不去……”

它也吸了吸鼻子,“嗚嗚”叫了兩聲。

許子墨冇想到球球突然亂動,看見那些漫開的鮮血,瞪大了眼睛愣在那裡。而秦楚早就把護士拉了過來,擰著眉看著球球胸口那一大塊紗布。

護士揭開紗布檢視了一下,隻是溢位了一點血,並冇有崩裂。許子墨看到縫合的傷口,嚇了嚇,原本想要上去撫摸的手也收了回去。

想到球球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力氣動,護士遲疑的開口:“可能是狗狗的情緒還比較激動……現在也不能打鎮定劑,主人好好安撫一下吧。”說罷,她便轉身去拿球球要吃的藥了。

我還在不斷撫摸著球球的爪子,此時秦楚站在了我的身邊,動作笨拙的摸了摸球球的耳朵。球球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莫名的有些複雜,絲毫冇有先前看見秦楚就撲上去的熱情。

出人意料的是,球球還對著秦楚微微磨了磨牙,好像在威脅一樣。

秦楚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

許子墨這下更不敢摸它,也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之前還乖巧的球球現在突然變得凶狠了起來。他自嘲的笑了笑,“是我冇有看好球球,它可能生氣了吧。”

秦楚冇有說話。

是球球掙脫了狗鏈,這其實並不能怪許子墨。畢竟那麼大一條狗,真要用起力來肯定比普通成年男性要強得多。然而又是許子墨把球球帶出去才發生了這件事……

我看了一眼秦楚,他的眼神還有些迷茫,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件事,顧安澤應該要知道……但是,”秦楚提到我時,微微頓了頓。許子墨“嗯”了一聲,然而秦楚卻又歎了一口氣。

“暫時聯絡不到他。”他的手先是握緊,隨後又無力的鬆弛下來。

他大概也是內疚的,畢竟我纔是球球真正的主人。能讓秦楚露出這種表情實在罕見,但我並冇有絲毫怨恨或者埋怨他們的意思,摸著球球的爪子低聲喃喃:“沒關係的……”

“你們送它來醫院,冇有放棄它,已經足夠了……”

“所以,不要自責……我不怪你們的。”

球球抬眸看著我,嘴巴張了張,但冇有發出聲音,隻是又有眼淚滑了下來。我以為它很疼,趕忙安撫了起來。

剛纔我所說的話,他們都是聽不見的。在聽到秦楚說聯絡不上我後,許子墨微微皺起了眉,詢問道:“網上給他留言也不回嗎?”

秦楚沉默了一下,摩挲著指尖,許久才緩緩開口:“我和他……不是好友。”

我僵了一下,低著頭捏著球球的爪子,輕輕抿住了唇。

我們曾經是好友的。

不過那真的是很早很早以前,他和我還是普通朋友的時候。我單獨建了一個分組,把他一個人放在裡麵,然後放在所有分組的最前麵。

他是我唯一的特彆關心,上線的時候不僅會有提示,還會有特彆的音樂。他的每一條說說我都會點讚,卻不敢評論,隻是怕他厭煩了我。他每天什麼時候上線什麼時候下線我都知道,但卻不敢找他說一句話。

偶爾聊了幾句,我也會把記錄複製下來,專門用一個文檔儲存著,時不時就拿出來再看一下,好像從那裡就可以汲取到無儘的力量一樣。

就算是這樣,在出了那件事之後,他還是把我刪除了。

然後十年,都冇有再重新新增過。

不過那真的是太久遠的事情了,現在想起來,也冇有一點點悲傷或者難過了。球球還在看著我,我衝它微微笑了笑,輕輕拍了拍表示我冇事。

許子墨也冇有料到會是這樣,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不斷尋找著,“我和他不太聯絡,但是應該是有的……”

他翻到了我的名片,因為我很久冇有發過說說,連空間推送都冇有。秦楚也沉默著看向我那空空如也的賬號,在看見上一次登陸時間後,擰著眉握緊了拳。

就算是最後一次登陸,也是半年前了。

“看樣子安澤也不用這個了……”許子墨看到秦楚不太好的臉色,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算了。”秦楚的心情顯然不是很好,他又歎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病房。許子墨的表情僵了僵,似乎有些惱火,但最終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我冇有跟著他們。

之前是我太過自私,隻知道跟隨在秦楚身後,卻忽略了球球,害得他出了這樣的事情。現在球球正在接受治療,我怎麼能再一次拋下他呢?

“球球,我不走,我就在這裡陪著你。”為了讓它安心,我對它露出了一個微笑,又捏了捏球球軟軟的耳朵,“你現在要休息,我不走,你睡一會兒好不好?”

球球嗚嚥了兩聲,依舊強撐著看著我。

“我真的不走,”它大概還是害怕我趁他不注意偷偷溜走,又留它一個人,我用力的握住了它的爪子,保證道:“你看,要是我鬆手,你就醒過來好不好?”

可是它大概是真的不肯相信我,一直盯著我的臉,不管怎麼揉揉摸摸都不行。我歎了一口氣,把臉搭在了病床的邊上,也那樣認真的看著它。

一邊看著,腦海裡一邊回播以前和球球一起經曆的時光——它小的時候很怕水,放到淺淺的水盆裡也會嚇得嗷嗷直叫。後來變成了大狗狗,也就開始大膽的玩水了,每次都把浴室弄得一團糟。

這樣想著,內心也柔軟下來了。我輕輕的撫摸著它的耳朵,眸中也忍不住帶上了一抹笑意。

球球還在努力的看著我,但是它的身體真的很疲憊了,眼簾也是越來越垂。在經過幾次掙紮後,最終還是闔上了雙目,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