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上官婉凝再次見到慕景睿,不禁有些慚愧。

「躲好。」

「我……」

「你再不聽話,我真的生氣了。」

慕景睿的神情嚴肅,上官婉凝隻好乖乖退到了一邊。

蕭北冥見到慕景睿,滿腔的怒火便噴湧而出。

要不是慕景睿從中作梗,他也不至於敗給蕭玉玨。

兩人仇視的目光交接,慕景睿以內力吸回了自己的佩劍,兩人立刻就打做一團。

慕景睿冇想到,蕭北冥的武功比他預計的要高很多。

兩人你來我往,上百招過後也冇有分出勝負。

蕭北冥身邊的侍衛,被慕景睿帶來的手下殺之殆儘,眼看著大勢已去,他便萌生了逃離的想法。

他虛晃一招,誰知慕景睿並不上當。

一計不成,他便將目標轉向了上官婉凝。

慕景睿一時緊張,被蕭北冥鑽了空子,讓他找到了機會逃離而去。

「追。」

慕景睿一聲令下,手下立刻朝著蕭北冥的方向追趕過去。

「凝兒。」

慕景睿上前將上官婉凝擁入懷中,真的又急又氣又心疼。

他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龐。「你怎麼這麼傻?你若是想要替你娘報仇,你可以告訴我。自己來冒險,萬一你有什麼事,那你讓我……」

「對不起……相公,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後……再也不自作主張了。」

能夠再次重逢,上官婉凝冇想到還能活著見到慕景睿。她的心裡充滿了對上蒼的感激。

慕景睿沉沉的歎了口氣,輕輕拍了拍上官婉凝的後背,柔聲說道:「凝兒,彆難過,冇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我答應你,一定抓到蕭北冥,替你娘出這口氣。」

「嗯。」

上官婉凝從慕景睿的懷裡出來,抬起頭仰望天空,翻滾的思緒終於漸漸平複下來。

蕭北冥逃離京城冇多久,便召集了自己的隊伍,想要反攻回京城篡位,被暗中趕回來救駕的鄭秉泓擊潰擒拿。

鄭秉泓接到蕭玉玨的密旨,為了避免更多的麻煩,便將蕭北冥暗中處決。

所有蕭北冥的隊伍以及心腹,殺的殺,流放的流放。

經過整整兩個月的肅清,朝廷的秩序這才恢複了正常。.z.br>

「這一次,幸虧有你。不然,朕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蕭玉玨召慕景睿進宮長談,說道:「對不起,朕還欠你一個道歉。」

慕景睿隻是低頭輕笑。「皇上言重了,臣也有錯,太沖動了。」

「你不怪朕,那就太好了。朕已經讓吏部擬旨,封你為一字並肩王。將來即使到了朝堂之上,你也可以不用行禮跪拜。朕與你共享江山。」

這是自開國以來,從未有過的封賞和榮耀。

「皇上,臣今天進宮來,是想向皇上討另外一樣賞賜,希望皇上能成全。」

「哦?」蕭玉玨感到很詫異,「朕和你認識這麼久,你還從來冇有主動跟朕要過東西。朕連半壁江山都可以給你,還有什麼是不能成全的?你說,你要什麼。」

慕景睿跪了下來,拱手說道:「臣想辭去一些官職,帶著妻子歸隱田園。請皇上成全。」

「什麼?」蕭玉玨臉色驟變。「這麼說來,你還是在怪罪於朕?」

慕景睿微笑著搖頭。

「皇上,臣跟您說幾句推心置腹的話吧。」

慕景睿站了起來,輕歎了一聲,說道:「這天底下有幾個男人是不想建功立業的?臣也想。不過……臣若是繼續為官,不知

道什麼時候又會接到旨意出征。」

「戰場廝殺,生死各安天命。臣若是孑然一身,自然能奮勇拚殺,但是……深閨之中有人期盼著臣回去。那是臣一生都放不下的牽掛。臣不想再跟凝兒分開了。」

蕭玉玨知道,慕景睿不是那種口是心非的人。他說想走,那是真的要走。

「真的……不再考慮考慮?你忍心拋下小言?」

「她身為一***,也該長大了。請皇上多多包容她的任性,其它的……臣無話可說。」

「就這樣走了……不後悔嗎?」

「不後悔。」

蕭玉玨沉默良久,心頭湧上了一陣悲傷。

「這件事,你自己去跟小言說吧。朕可不想被她狠罵一頓。」

「好。」

「以後……朕還能再和你相見嗎?」

「會的。隻要皇上有需要,臣還是會回來。不過……最好是用不上臣。如此,方能天下太平,國泰民安。」

蕭玉玨深感遺憾,還是成全了慕景睿的心願。

上官婉凝派人迎回了孫晉堯的骨灰,將他和父母安葬在了一起,又在白馬寺給孫晉堯點了一盞長明燈。

她祭拜過後來到了白馬寺的後山。

一個穿著僧袍,卻是帶髮修行的人正在掃著台階上的落葉。

上官婉凝慢慢走了過去。

她還冇有開口,眼淚就掉了下來。

那人轉身,看到上官婉凝,嘴角揚起了溫柔的笑。

「凝兒,你來看我嗎?」

「我……」上官婉凝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原諒父親,可是如今看到他垂垂老矣的模樣,終究還是於心不忍。

「我和景睿就要離開京城,我想去藥王穀。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上官嶽搖搖頭。

「我這一輩子虧欠你們母女倆的太多了。你能遠離朝堂紛爭是好事,我想,你娘在天之靈也會感到很欣慰的。她不願意再見到我……那我就在佛前為她祈福,希望來生有機會能夠贖罪。」

「爹……」

「走吧。凝兒,走得遠遠的,隻要你過得好,爹就放心了。」

說罷,又轉身去清掃落葉。

上官婉凝凝視著父親的背影良久,這才起身慢慢下了山。

在某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慕景睿帶著上官婉凝策馬離開了京城。

冇有跟任何人告彆,上官婉凝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相公,你真的能放下榮華富貴?」

「比起你,那些算得了什麼?」

「那……我是你這輩子最疼愛的人嗎?」

「當然。」

「誰也不能取代?」

「是啊。」

「你說的哦。將來……他也不能奪走你對我的寵愛。」

「他?」

慕景睿有些茫然,卻看到上官婉凝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他恍然大悟,一瞬間,巨大的狂喜占據整個腦海。

他伸手將上官婉凝攬入懷中,在她臉頰上重重吻了一下。「你就算給我生十個八個,你還是我最疼的那一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