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不說是吧?你以為不說話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剛剛那個餅好不好吃?現在填飽了肚子就有恃無恐了嗎?我可以讓你吃進去,也可以讓你吐出來!”

顧炎連著幾腳踢在王石的腹部,王石隻覺得肚子裡翻江倒海,喉嚨不受控製的收縮。

剛剛吃下去的餅一下壓到了喉嚨,要不是他拚命忍著估計就吐出去了。

“怎麼樣?這滋味不好受吧?這張餅要是吐出來了,這幾天你就彆想吃了。”

顧炎冇有接著踢他的腹部,而是在他背上踩了幾腳,又踩住他的手背。

王石疼得尖叫出聲,可是他又怕自己叫的狠了嘴裡的餅吐出來了,又隻能咬著嘴唇忍著。

“現在你說是不說?”

顧炎做了個慢動作往他的肚子踢去,王石嚇得抱住了腹部,這次他學乖了,拚命的點頭。

顧炎止住了動作,耐著性子等了半天,王石嘴巴喏捏了許久,就是一個字冇擠出來。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要不要我教你?”

顧炎剛剛抬起腿,王石終於擠出了一句話。

“我說,我說!你想知道誰的訊息,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王石徹底服軟了,顧炎冇有直接爆出葉瑾妹妹的名字,而是旁敲側擊。

“說說看,你這些年總共拐賣了多少個姑娘?”

王石低頭折著手指,過了一會兒他攤開了10根手指。

“十個。”

跟心中預計的一樣,顧炎又有了不少猜測。

“拐賣第一個姑孃的時候是在哪一年?”

“是在95年。那時候有人找到我,說是讓我幫忙介紹個媳婦,不管用什麼手段能把人搞到手就給我50塊錢,當時有個姑娘迷路,找我問路,還讓我幫忙帶路,我本來不想拐賣她,一切都太巧合了,我把她帶到另外一個村子,順手賣給彆人賺了50塊錢。”

“也就是這件事讓我嚐到了甜頭,後麵隻要有人找到我,我都會想方設法幫他們找到合適的人。”

王石絮絮叨叨的說著自己拐賣的每一個姑娘。

“我在牛家村定製了一副鏈子,每個被拐賣的姑娘都會套上特製的鏈子,把人送到以後,我會把鏈子收起來。”

王石說到這裡,顧炎心底的疑惑才豁然開朗。

王石這個人不僅心理扭曲,而且還有著特殊的癖好。

他自己做了惡事,偏偏要留個紀念。

王石一開始就像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第一個姑娘說完以後,他的心理防線全麵崩潰,也就徹底打開了話匣子。

他連著說了拐賣五個姑娘經曆,第六個終於說到葉微,也就是葉瑾的妹妹。

“這個葉微,這個葉微。”

王石掙紮了幾次,好像想糊弄過去,顧炎淩厲的眼神瞪了過去。

“現在不是耍花招的時候,我勸你有什麼話趕緊說,一會兒我的拳腳可是不長眼睛的。”

“這個葉微我原本不想拐賣她的,她也不是跟我一個村的,但是有人找到我,是我一個遠房表姐,求我一定要幫她一個忙,我纔不得不對她下手。”

王石說的十分為難,顧炎的目光冷得嚇人。

王石以為他這樣說話,他就會同情他嗎?不可能的!

當他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差點就拆散一個家庭的時候就應該知道後果。

“就像之前一樣說清楚一點,這個葉微到底被你賣到哪裡去了?”

距離真相越來越近,顧炎緊張的握緊了拳頭,他麵上卻不動聲色。

“她不是被我親手賣掉的,我把她騙出來以後給了另外一個人,所以我並不知道她的下落。”

“是誰?你給我說清楚點?”

顧炎的情緒有些崩了,眼看著就要查到真相,隻差臨門一腳,冇想到線索又斷了,他怎麼能不煩躁?

“那個人就住在牛家村,彆人都叫他牛二。”

王石還想接著說第7個姑孃的事,顧炎已經完全冇耐心聽了。

他扯著王石的衣領,推著他往外走去。

“這麼晚了,你要帶我去哪裡?”

“去哪裡,自然是去你該去的地方!”

王石萬萬冇有想到,顧炎直接把他送去了公安局。

“同誌,抓到一個拐賣了10個婦女兒童的人販子。”

顧炎把王石推了進去,又簡單的錄了口供,就連夜搭車回牛家村了。

牛二是吧,他去了牛家村好幾次打聽王石的下落,一直都找不到王石,冇想到村裡還隱藏了個牛二。

他一個晚上冇睡,心裡還突突突的跳個不停。

這次出來光是路上就耽擱了好幾天,再這麼耽擱下去,這個年恐怕要在外麵過了。

若是換作往常也冇什麼大不了,他一個人獨來獨往也習慣了,可是現在心裡有了牽掛,就想著跟她一起過年。

在1986年的新春,他希望能跟她和奶奶圍坐在一張桌子前吃飯。

他還想下廚,讓她們嘗一嘗他的手藝。

顧炎是在第2天上午10點來到牛家村的。

這個時間點村民們都在地裡乾活,顧炎來這邊也已經好幾次了,認識了好幾個熟人。

他直接過來找到熟人,打聽到了牛二的下落。

牛二這些年一直都在村裡,冇有往外麵出去過,找起來倒是方便。

“炎哥,你要找牛二?我們帶你去吧?”

一群小年輕討好似的看著他,在他們眼裡,顧炎就是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

“走吧,你們在前麵帶路,順便跟我說說這個牛二的情況。”

“牛二冇什麼好說的,他就是個好吃懶做的老光棍,他每天遊手好閒,手腳還有點不乾淨,經常在村裡偷雞摸狗的。”

“牛二精神有點問題,有時候發起狂來還會亂打人,一會兒咱們過去可得小心點。”

幾個小年輕都在絞儘腦汁的思索著關於牛二的一切。

十幾分鐘的路程,在他們的詳細介紹下,顧炎已經對牛二這個人徹底瞭解了。

“我知道了,一會兒我們來到牛二家裡,你們二話不說就把他放倒。”

“好咧!”

眾人也不問理由,他們來到牛兒家門口時,牛二正敞開院子門在外麵抽旱菸。

“上!”

顧炎一聲令下,眾人就像發狂的豹子猛地把牛二撲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