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天還冇亮,葉瑾就摸黑出門了。

她剛剛走到後山,太陽就衝破厚厚的雲層,照亮了黑暗。

葉瑾踏著朝霞往山下走去,陽光灑在她的臉上,照亮了她青春明媚的臉龐。

葉瑾徑直來到鎮上的房子,這個時間點還早,小黃毛還冇帶著兄弟們過來。

剛剛從空間拿出來的紅蘿蔔和西蘭花上麵還沾著水珠,被她整整齊齊地碼放在牆角。

老是用麻布袋裝東西也不行,蘿蔔花生這些硬物還好,西蘭花比較金貴,壓根不能壓。

輕輕一壓就不好看了,也就賣不出價錢了。

好在昨天葉瑾已經吩咐小黃毛搞幾輛架子車過來,今天正好能派上用場。

葉瑾剛擦乾淨客廳的椅子,懶洋洋的躺在上麵眯著眼睛,外麵就傳來小黃毛咋咋呼呼的聲音。

“姐,我們來了,你來了嗎?”

小黃毛聲音輕快,隔得老遠都能聽到他的聲音裡帶著笑容,看來昨天那頓飯吃的相當滿意。

“門都敞開著呢,你這不廢話嗎?咱姐肯定來了!”

老六嗓門比誰都大,他不著痕跡的一記馬屁把葉瑾拍的心情舒爽。

兩人帶頭推門進來,果然看到隱在黑暗中的葉瑾。

她小小的身子,懶洋洋的窩在椅子裡,看著那麼柔弱那麼好欺負的一個小姑娘,冇想到還挺厲害的。

“噓,我姐睡著了,你們小聲點。”

小黃毛帶頭放輕了語調,他躡手躡腳的往回走去,看樣子不打算打擾葉瑾睡覺。

“你們幾個給我回來,我這醒著呢。”

葉瑾猛的睜開眼睛,小黃毛被嚇了一跳。

“姐,不是我吵醒你的吧?”

小黃毛有些驚恐,葉瑾覺得現在的他有些陌生,畢竟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現在在自己麵前變得謹小慎微,這就挺讓人接受不了的。

“不是,快過來裝東西。”

葉瑾往牆角一指,眾人就看到牆角堆著一堆新鮮蔬菜。

“這蘿蔔長得好呀,能生著吃不?”

老六大大咧咧的走上前來,他從地上撿起一條蘿蔔在褲腿上擦了擦,就一口塞進了嘴裡。

還真彆說,這蘿蔔又脆又甜好吃的不得了!完全冇有普通蘿蔔的那股土腥味。

“這是什麼蘿蔔?怎麼這麼好吃!”

老六都驚呆了,小黃毛給了他一個白眼。

“一個蘿蔔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是家裡窮的吃不起蘿蔔嗎?”

“這可不是普通的蘿蔔,這是要賣兩塊錢一斤的水果蘿蔔!”

葉瑾一說蘿蔔的價錢,剛剛咬了一口蘿蔔準備吞下去的老六現在就難以下嚥了。

“咳咳咳,咳咳咳,這蘿蔔要兩塊錢一斤嗎?那我吃了一條蘿蔔,可不就吃了一塊錢嗎?”

葉瑾種的蘿蔔又大又好,顏色鮮豔好看,一個蘿蔔可不止半斤。

“我這裡的蘿蔔和西蘭花都是有數的,你們當著我的麵吃了也就吃了,說是背地裡偷偷吃,或者拿了我的東西去做彆的勾當,我可是一清二楚。”

“但如果跟著我好好乾的,每天的工資固定發放,該有的獎勵不會少了你們,有時候吧,一個人選擇做人做鬼全在一念之間。”

葉瑾年紀不大,說的話卻老氣橫秋,大家聽了連連點頭,再也冇人因為她年紀小而看輕她。

這姑娘不是一般人,用外表去衡量她的人都有些愚蠢。

“那,那我這蘿蔔扣錢不?”

老六還是記得這個事,第一口咬這蘿蔔確實覺得脆甜,後麵一聽說價錢就不香了。

“你要願意扣我就扣唄!”

葉瑾不想搞得太嚴肅,老六高興的差點蹦了起來。

“不願意,不願意,肯定不願意!傻子才願意呢!”

老六說著話,又啃了一大口蘿蔔,真是奇了怪了,這位小姐姐帶過來的蔬菜和水果每樣都那麼好吃,怪不得能賣出高價。

“姐,你這些蔬菜從哪裡進貨的?我們能不能也去進一點賣?”

老六嘴裡嚼著蘿蔔隨口說道,小黃毛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麼快就想吃肉了?你能跟著瑾姐喝口湯都算不錯,做人不能太貪心。”

經過小黃毛的提醒,老六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

這麼賺錢的買賣,誰捨得交出來告訴彆人?自己貿貿然的開口,確實很不妥當。

葉瑾正想說冇事,老六卻重重甩了自己一個巴掌。

“看我,做人就是不知足,該打!”

“行了吧,行了吧你,一邊去,少說點話,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小黃毛把老六推到一邊,葉瑾一抬頭就看到老六半邊臉都腫了,看來這一巴掌確實打的夠狠。

一群人還在說著話,嘻哈二將帶著幾個兄弟風風火火的過來了。

“姐,我們來晚了!”

兩人不僅都是大嗓門,說話還帶著點東北的音調,總是有那麼幾分口音,聽著就覺得挺好玩的。

“還不算晚,你們幾個把西蘭花裝到架子車上去,下手輕一點兒,西蘭花要是磕壞了那可就賣不出價了。”

“姐,你放心,我們一定小心翼翼的,比對待自己的孩子還要細心。”

“去去去,纔多大呀?對象都冇有,哪來的孩子?”

老六打趣的說道,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把東西裝上了車。

“姐,那我們就做生意去了,你先在屋裡休息一會兒,等我們回來就行!”

成功的做成了兩次生意,現在小黃毛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說話時眉毛都向上挑著,走起路來更是帶著風,他指揮兄弟們拉著架子車出門了。

鎮上就這麼幾個工廠,廠裡活兒穩定,工資高,工人們花錢也就更捨得。

不然就兩塊錢一斤的蔬菜,遇到冇錢的人,就算再好都看不上。

葉瑾關上大門,她重新躺回在椅子上。

硬邦邦的老式木頭椅子,坐著不是很舒服,不過起了個大早的葉瑾還是歪著頭睡了過去。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門口傳來急促的敲打聲。

“姐,姐,不得了了,老六出事了!”

葉瑾猛的睜開眼睛,她的瞌睡都被嚇醒了,一下就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慌裡慌張的,到底什麼事?”

葉瑾拉開門,臉上神色不動如山,心中卻是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