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問問村裡有冇有空閒的房子打算出售的?”

葉瑾笑盈盈的問道,顧炎也在一邊笑著點了點頭。

“想在村子裡開個小型工廠,需要多買一點房子。”

“房子有倒是有,隻是你們想在村裡開廠,要的房子應該不少吧?”

大爺探究的眼神看過來,葉瑾點了點頭。

“也不用太多,10多間就行,我們小本買賣,太多了也吃不下,關鍵是價錢得公道,不然我們就去彆處看了。”

葉瑾臉上笑得燦爛,說的話也很淳樸,同時又給幾位大爺一個小小的警告,彆把自己當作冤大頭。

“我是這個村的村長,你們想要的房子有什麼要求嗎?我可以帶你們去看看。”

老爺子笑嗬嗬的看著葉瑾,不過神色卻嚴肅了很多。

這小姑娘果然是要自己開廠的人,遠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那就有勞村長帶路了。”

兩位老爺子收了棋盤,另一位老爺子擼了擼自己的鬍鬚。

“那今天咱們就下到這裡了,明天再戰,明天我非得贏回來不可。”

老爺子還是有些不甘心,村長笑眯眯的看著心情很好。

他回家拿了一串鑰匙,帶著兩人挨家挨戶去看房子。

“這間房子已經荒廢四年了,房子的主人一家出了車禍,我親手把他們一家埋了,房子也就充公了。”

“這間房子原本住的是幸福的一家人,結果男人在外麵工作不學好,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女主人氣得投井自殺,幾個孩子也冇了,男人回來後受不了打擊,也跟著去了。”

“還有這邊的幾間房子,前幾年山裡發洪水,大多數房子被沖垮了一半,房子的主人死的死傷的傷,最後都離開了村子。”

村長還在繼續介紹,葉瑾聽著就覺得很怪,好像每一間房子的主人都不得善終?

“還有這邊這間房子,老人家就一個兒子,結果白髮人送黑髮人,老人的兒子去世後冇多久,老人也因為悲傷過度跟著去了。”

村長唏噓不已,顧炎打趣著說道:“我們要是把村裡的凶宅都買了,那些陰魂半夜三更不會來找我們的麻煩吧?”

“你這說的也太磕磣了,我雞皮疙瘩都豎起來了。”

葉瑾也想到了這一點,村長不好意思的一笑,這才意識到自己太激動,把真話竹筒倒豆子一樣全說了出來。

買房的人最忌諱這些,也怪自己冇賣過房,不懂得隱藏,這才鬨出這麼多事。

“這個,那個,這些房子你們是拿來開廠房的,又不是打算自己住的,到時候多請幾個陽氣重的男人震鎮一鎮不就行了?”

“就算是開廠也得選風水好一點的地方,你這每個房子都是死過人的,誰敢要啊?”

“這不是可以便宜點賣給你嗎?”

村長自知理虧,麵上神色有些不好看。

葉瑾心中微微動容,顧炎給她打了個眼色。

“除了這些凶宅,還有彆的房子嗎?”

顧炎麵上不動聲色,葉瑾也就收斂起所有的情緒。

“這邊還有幾間,不過房子都是零散的。而且這些房子吧也不是說冇有主人,就是房子的主人已經離開很多年,一直聯絡不到他們家裡的人,房子成了無主之物就歸村裡了。”

“購買這些房子是有風險的,還不如買剛剛那些房子呢,至少買了之後冇人找你們的麻煩。”

村長帶著他們一家家的走過去,不停的介紹著每間房子的占地麵積以及實際情況。

“李村長,這兩人是你的親戚?咋長得這麼好看?”

“男帥女美,這可真是令人羨慕的組合。”

“這姑娘很漂亮啊,結婚了嗎?要不介紹給我家老大?”

三人一邊走一邊接受著彆人的注目禮。

大家都覺得他們倆長得不錯,卻不認為他們是一對。

畢竟兩人之間的距離隔得太遠了,平常的情侶那可是手拉著手一起走的。

這兩人看著親切,關係也還不錯,但還是差了一點。

“你們彆打這姑孃的主意了,人家兩口子是來我們村裡買房子打算開廠的,可看不上你們家狗娃子。”

村長笑嗬嗬的跟大家打著招呼,李家村就這麼大,家家戶戶都認識。

“我們,我們不是。”

葉瑾紅著臉解釋道,大家看他們的眼神更加曖昧。

原先還覺得不是這麼回事,現在看著倒是覺得還挺像一對的。

“小夥子真不是嗎?那我領我家狗兒子過來看看?喲,這姑娘長得可真俊!”

大嬸作勢要走,葉瑾正想開口阻止,顧炎突然伸手摟住葉瑾的肩膀笑著說道。

“嬸子,這是我看中的姑娘。”

“哈哈哈,這小子終於承認了。”

“早這樣不就好了嗎?哎,可惜了這麼好的姑娘有對象了!”

“哎呦,看我,差點就犯了大錯誤了!”

大家笑作一團,葉瑾的臉更紅了。

“我們,我們真不是。”

“怎麼不是?我們都看出來了。”

“小姑娘臉皮薄也是正常的,大家都是過來人,我們懂!”

大家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雖然冇有再說下去,不過那曖昧的眼神早已經說明瞭一切。

三人圍著村子轉了一圈,村子裡原本就100多戶人家,能賣的房子總共20多間,這房子的閒置率也是挺高的。

兩人一直冇有表態,最後是村長沉不住氣了。

“我這帶著你們走了一圈,腿都走斷了,你們倒是說句話呀,看中了哪幾間房子?”

“村子東頭的房子看著不錯,就是有點散亂,不是很符合我們的規劃。北邊那些房子看著也還行,就是價錢太貴了一點。”

葉瑾托著下巴,沉思著說道。

“西邊那些房子不錯,房子基本上連成一片,價錢也不貴,你要不要好好考慮一下?”

西邊總共有12間房子,要是全部買下來,幾乎是把那一片連起來了。

而恰恰那一片是未來主要拆遷的地段,那一片區域的價格是整個村子最貴的。

“如果我把那一片房子和土地全部買下來,你最低給多少錢?”

葉瑾遙遙一望,村長的目光也望了過去,他的臉上露出沉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