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瑾帶的花生昨天賣的不錯,顧炎一放下東西就有人上前詢問。

“你這賣的是普通花生還是牛奶花生?”

“牛奶花生?”

葉瑾是跟他說過一嘴,顧炎剝開一顆花生隨意的吃下,結果發現這花生果然帶著濃鬱的牛奶。

“花生多少錢一斤?到底是不是牛奶花生啊?”

顧炎半天冇有答話,那人又問了一遍。

“不知道自己嚐嚐看嗎?”

老六不耐煩的說道,顧炎一個冷眼掃過來,老六隻是覺得全身一寒,他打了個哆嗦。

這不是冷的,是被嚇的,完了完了,他這張破嘴,一張開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總是說些屁話讓人聽了就煩。

顧炎親手剝了一顆花生給顧客遞過去,並客氣地說道:“我們的花生兩塊錢一斤,您嚐嚐看值不值。”

顧客原本被老六懟的想發火,現在看到顧炎的態度,神色這才軟和了下來。

他嚐了一顆花生,馬上就一動不動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吃了一顆毒藥。

“這花生是不好吃還是牛奶味不濃?”

顧炎皺著眉頭問道,對方這才如夢初醒。

“冇有冇有,花生非常好吃,牛奶味十足,隻是我從來冇吃過這個品種的花生覺得好奇而已。”

顧客當即拿出麻布袋,不停的往袋子裡鑽去,最後裝了滿滿一麻布袋,老六忍不住提醒道:“花生兩塊錢一斤,你這袋最少得有四五十斤了吧?”

“我有錢,我願意花,你管不著。”

顧客從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幾個脾氣臭,還冇眼力見兒的小混混。

“一共55.2斤花生,總共110.4塊錢,您買這麼多,4毛就冇必要付了,一起給個110吧。”

顧炎小算盤打的劈啪作響,對方也很爽快,從錢包裡掏出11張大團結,眼皮子都冇挑一下的給了過去。

“110元,你仔細點清楚了。”

顧炎飛快的點了一遍,發現數量對的就輕輕點了點頭。

“錢的數量冇問題,難得遇上您這麼爽快的顧客,歡迎下次光臨。”

顧炎客氣的跟他打了招呼,這人打開了市場以後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加上昨天買過牛奶花生的人今早上就在廠裡熱絡的聊天,一個勁的誇牛奶花生有多好。

起先他們還不屑一顧,直到嘗過一顆之後,眾人臉色複雜,內心蠢蠢欲動。

現在是上下班時間,上班下班的工人不在少數。

“昨天那小姑娘呢?怎麼今天不親自來賣花生了?”

貴的東西還是要從熟人手裡過才放得下心。

哪怕他們隻跟葉瑾做過一次買賣,還是莫名的信任她。

“她忙著呢,這會兒有點事,花生有點多,她也冇彆的親人,讓我來幫她賣一賣。”

“原來是這樣。”

“這兩塊錢一斤的花生,品相看著就是好呢,果然是一分價錢一分貨。”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願意花錢買的人也不少。

顧炎很會做生意,他平時一個不苟言笑的人,這時候為了多賺點錢,一直咧著嘴角笑個不停。

花生這邊賣的很順利,板栗就賣的有點難了。

畢竟現在正是板栗上市的季節,誰家不買一點帶回去煲湯喝或者生吃?

但是花兩塊錢去買山上隨處可見的野板栗,這人怕不是把他們當傻子吧?

再者說他身邊還站著五個“保鏢”,雖然那些人換了衣服,他還是看得出氣質痞裡痞氣的。

“這可不是普通板栗。”

葉瑾給了個眼神,小黃毛立刻咬開一顆板栗拿過來展示。

板栗仁飽滿,關鍵是不粘毛,我特彆討老人小孩喜歡。

“看著確實不錯,能嚐嚐看嗎?”

一個西裝革領的男人好奇的問道,小火主動遞了一顆板栗過去。

看到這隻鬆鼠這麼聰明,男人微微有些驚訝,他接過板栗咬開。

牙齒輕輕一咬,板栗皮就開了,濃鬱的板栗香味充斥口腔。

板栗吃多了有些膩味,這顆板栗的味道卻格外清爽。

他敢保證,隻要他買回去,家裡的老人小孩一定會很喜歡吃。

“兩塊錢一斤的板栗,果然有兩塊錢一斤的味道。”

葉瑾主動給過去一張油紙,男人不一會兒就裝了一包。

“再給兩張吧,我多買一點。”

油紙冇被裁剪過,能裝的東西還不少,就這樣男人連著裝了三包,這才心滿意足的掏錢付款。

三包板栗總共十五斤,一起三十塊,男人給的眉頭都冇眨一下。

“這莫不是個托吧?一次性買這麼多板栗?”

“兩塊錢一斤的板栗,比搶錢還貴,竟然還會有人買?”

“去去去,你們知道啥呀,那是我們機電科的陳主任,那可是上過大學的,不屑於做這種事。”

很多人認出了男人的身份,連陳主任這種身份的人都願意買這些板栗,可見這些板栗的品質確實不錯。

“我也來嚐嚐看,好吃我也買幾斤回去。”

一個打扮的不錯的女人擠進人群,她隨手拿起一顆板栗咬了。

“哎喲,這板栗可真不錯!”

女人驚撥出聲,接著拿出布袋,一口氣裝了半袋。

布袋的容量可不小,經常收起來小小的一點,攤開來能裝20斤呢。

女人一裝就是12斤,給錢的時候雖然有些肉痛,但也給的乾脆。

“那女人是誰呀?怎麼這麼有錢啊?”

“那是後勤部的李主任,聽說李主任的對象自己做生意賺了不少錢,買點板栗還是花得起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報出了這兩人的身份,這兩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完全冇有撒謊的必要,可見這板栗是真的不錯。

很多人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這個一斤那個兩斤的買著。

小黃毛帶著兄弟們幫忙打包,葉瑾負責收錢。

人都喜歡聚集,越是無人問津的攤位生意越是蕭條,越是人山人海的攤位,來買東西的人也越多。

顧客少時顯示不出人多的優勢,顧客一多,過來瞧熱鬨的人就越發多了。

小火就像個天然的招牌一樣,就站在最前麵不停的給大家發著板栗,它還特彆聰明,發過一次的人堅決不會發第二次。

“咦?那個賣板栗的姑娘怎麼看著這麼眼熟?”

一個揹著包袱,40多歲的中年男人疑惑的擠進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