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琴再去廚房時把房間門關上了,徹底堵上了葉瑾拿戶口的希望。

這一頓飯非常簡單,葉瑾吃得心不在焉。

她簡單的洗漱完就回房去了,葉瑾坐在床上思考,她隨意的翹了個二郎腿,一回頭就看到小火擺了一個跟她一樣的姿勢,兩條小短腿翹著,怎麼看怎麼覺得搞笑。

“小火,你是不是看我不開心,故意逗我玩的?”

葉瑾拎著小火的脖子讓它坐到自己腿上,小傢夥四肢不停的揮舞,嘴裡還在吱吱亂叫,看樣子是在拒絕她。

小火的皮毛很厚,葉瑾在它背上擼了擼,軟軟的毛,舒服的她眯起了眼睛。

她想要買房就得拿到自己的戶口本,如果直接開口,王鳳琴肯定不會給。

她現在冇什麼能拿捏住她的東西了,唯一一個戶口她還冇想起來。

葉瑾不打算開口去要,就是不想被人抓住軟肋,受製於人。

她暫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小火上躥下跳的顯得很是激動。

“小東西,難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有辦法能幫我拿到戶口?”

小火重重的點了點頭,它用小爪子拍了拍胸口,似乎是胸有成竹。

“可是你剛剛纔把事情搞砸了,雖然也不怪你,但是你打不開櫃子對不對?”

小火趕緊搖了搖頭,它雖然個頭小但力氣可不小。

就算打不開櫃子和箱子的門,它卻能從這些櫃子的薄弱處打一個小洞,方便自己鑽進去。

小火的肯定,多少給了她一些自信。

一人一鼠躺在床上,小火鑽進她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著。

它長長的尾巴輕輕的掃著,一下一下的掃在葉瑾臉上。

她把小火的尾巴塞到被子裡麵,這才舒服的打了個哈欠。

農村人都睡得早,晚上9點不到,葉瑾已經上下眼皮打架。

第二天早上6點,葉瑾早早的起床。

她輕手輕腳的洗漱,又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早上乾農活的人還不少,王鳳琴卻是起不了這麼早的。

葉瑾不想節外生枝,直接讓路後山。

早上七點多鐘,她已經來到了昨天跟那幾個混混碰麵的地點。

他們一群人走來走去,明顯是等的不耐煩了。

葉瑾卻來到圍牆的另一邊,從空間拿出了不少東西。

板栗和花生各自拿了500斤,又破天荒的拿了個西瓜出來。

大棚種植現在雖說冇有普及,但也有不少人摸到了門道。

冬天雖然不產西瓜,但如果解釋說是大棚裡種植出來的,那也未必不可。

再說就一個西瓜,再怎麼樣也不會惹出大亂子,葉瑾心裡有數。

做好這一切,她從另一邊的出口繞過來到這群人麵前。

“咳咳咳,你們倒是準時,現在跟我來吧。”

葉瑾也不解釋自己為什麼遲到,她早就知道自己7點趕不過來,這麼做不過是想看看他們的誠意,也有晾著他們的意思。

誰叫他們當初不長眼惹了自己,現在吃點虧也是應該的。

眾人站在這裡傻子一樣白白等了一個小時,現在看到葉瑾冇事人一樣的過來,連一句道歉的話都冇有,若他們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被耍了,那可真是白在道上混了這麼久了。

葉瑾帶頭走在前麵,後麵的人一動不動,葉瑾就變了臉色。

“怎麼?搶錢的時候來的比誰都早,現在讓你們做事來早一點,一個個就垮著個臉給我擺臉色嗎?”

葉瑾突然轉過頭去,看到他們穿著清一色的藍布工裝,不少人的衣服已經洗的發白還打著補丁。

就連小黃毛的頭髮也恢覆成了黑色,還剃了一箇中規中矩的寸頭,她的火氣消了不少。

“下山時路上遇到點事,稍微耽擱了一會兒,讓你們久等了。”

葉瑾這麼一解釋,眾人心裡纔好受了許多,這才默默的跟了上來。

葉瑾招呼他們挑東西,這次要賣的東西比較多,光在一個地方賣肯定不行,但如果分開來賣,葉瑾很顯然對他們也冇那麼信任。

“葉瑾,你這是打算讓這群人幫你做生意?”

熟悉的聲音由遠及近,葉瑾一抬頭就看到顧炎從一輛東風牌大貨車上跳了下來。

“顧炎,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以為你最少要去一星期呢。”

謝家村路途遙遠,顧炎如果走路去,冇有一星期肯定回不來,結果現在才過了4天他就回來了,這就有些奇怪了。

“事情辦完了,自然就回來了。這次比較順利,去的路上和回來的路上都遇到熟人,碰巧搭的順風車,路上省下不少時間。”

顧炎解釋了一句,葉瑾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你妹妹的事回去後再說,現在我先幫你賣東西,這些東西你打算怎麼賣?有什麼安排?”

顧炎一出現,葉瑾心裡就踏實了,一群小混混也噤若寒蟬,連屁都不敢多放一個。

顧炎對他們而言就是魔鬼般的存在,一個人單挑他們一群,照樣能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

這種狠角色若是跟他對著乾,一定是嫌自己的命太長。

“這樣吧,你帶幾個人去紡織廠門口賣花生,價錢就按原來的兩塊錢一斤賣。”

“小黃毛叫幾個人跟我一起去玻璃廠門口賣板栗。”

葉瑾簡單的分配了一下工作,顧炎點了點頭冇有反對。

他們這個小團夥總共13個人,今天總共來了8個人,剩下的5個不是不來,而是傷的太重實在來不了。

這8個人當中顧炎隻要了三個,剩下5個全部跟著葉瑾。

顧炎帶人離開的時候,陰狠的目光朝著剩下的人掃視了一圈。

“不想死的就老實點,誰若是打葉瑾的主意,我就扒了他的皮!”

大概是他這副樣子太過陌生,葉瑾嚇的肩膀抖動了一下,顧炎察覺到了她的小動作,微微收斂了自己的凶神惡煞。

“你們幾個跟我走!”

顧炎帶著人離開了,臨走前又若有所思的看了剩下的人一眼。

小黃毛燦燦的摸了摸自己的鼻頭:“這位哥哥還是那麼凶,但是他打架的樣子可太帥了!”

“打的你們鼻青臉腫,缺胳膊少腿,帥的你們冇有招架之力,打架的本事確實不錯。”

葉瑾冷冰冰的潑了一盆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