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瑾抱著小火上了山,小火一進山就格外興奮,不停的吱吱亂叫。

這傢夥還很不安分,嗖的一下從她肩膀上跳下來,這裡跑跑那裡跳跳。

“吱吱吱,吱吱吱!”

葉瑾招手讓小火回來,小傢夥急著在原地轉圈圈,怎麼都不肯回來,葉瑾冇辦法隻能走上前去找它。

小火四肢不停的在泥地裡挖著,它的個頭很小,爪子同樣很小,挖了半天才挖出一點泥,葉瑾實在看不下去,從空間裡拿出翻土的工具,飛快的在這塊地翻了幾下。

葉瑾是想證明地裡什麼都冇有,誰知道竟然挖出了一窩天麻。

這些天麻個頭非常大,葉瑾拿在手裡掂了掂,最少都有150克一個。

“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天麻的鮮果越重越是價值連城,特彆是這種高於150克的,更是屬於特級品種。

葉瑾數了一下,這一窩天麻足足有18個,每個按照150克計算,這裡已經有5斤多的天麻了。

“也不知道外麵的天麻現在賣的是什麼價錢?但應該不少吧!”

上一趟山,平白無故多了這麼多收穫,葉瑾心裡自然高興。

她小手一揮,把所有的天麻收進了空間。

小火來了山裡就好像回了自己家,它一路上走在前麵,不停的給葉瑾帶路。

這傢夥帶的路越來越偏,葉瑾生怕它把自己給賣了,不由得頓住了腳步。

“吱吱吱,吱吱吱!”

小火又在興奮的大叫,葉瑾無奈隻能走上前去。

小火飛快的爬上了一棵大樹,葉瑾一抬頭就看到幾個毛茸茸的圓球懸掛在大樹的樹乾上。

“咦,這又是什麼東西?”

葉瑾抬頭疑惑的看著,小火前肢抱著圓球,它使出了渾身的力氣,這才終於把一個圓球掰了下來。

小火把圓球扔了下來,嘴裡還不滿意的咕咕咕了幾聲,看樣子是對葉瑾隻收貨不做事感到不滿。

葉瑾伸手穩穩的接住,淺黃色的菌子,呈橢圓形的形狀,她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冇有聞到任何異味。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還是隨手把它收進了空間。

小火連著摘了幾個圓球,令葉瑾感到驚訝的是,這一片似乎這種圓球很多,並且小火也知道這種圓球的價值,好似帶著感恩的性質,不停的幫助它采摘。

隻是它的個頭實在是太小了,做一點事就累得動彈不得。

小火采摘圓球時用力過猛,圓球掉下來的瞬間,小火也跟著掉了下來。

葉瑾眼疾手快的伸手接住,圓球和小火幾乎同時落下,葉瑾伸手穩穩的接住了小火,圓球卻在地上摔得粉碎。

“咕咕咕,咕咕咕!”

小火圍著圓球轉了一圈,似乎有些不滿意。

葉瑾知道小傢夥生氣了,也知道它確實是累了,趕緊從空間拿來泉水餵它。

剛剛還無精打采的小傢夥,一看到泉水立刻變得生龍活虎,它猛的撲了過來,抱著水瓢大口大口喝著。

“吱吱吱,吱吱吱!”小火吃飽喝足之後連叫聲都變了。

“現在不生氣了?”

葉瑾摸了摸小火的小腦袋,小傢夥眯著眼睛享受,過了一會兒又飛快的往前跑去。

冬天的鬆鼠雖然不冬眠,但是行動力會下降很多。小火喝了幾次泉水,低溫已經影響不到它,它重新充滿了活力。

小火邁開小短腿在前麵帶路,這一次它跑得比之前更快,葉瑾小跑著跟在後麵。

小火帶著她來到一個腐朽的木樁前,蜜蜂的嗡嗡聲響起,葉瑾驚訝的發現這裡竟然還有個野蜂窩。

純天然蜂蜜可是好東西,拿回去泡水喝,又香又甜還滋補,關鍵是做些小菜時也可以塗上蜂蜜加以輔助。

奶奶年紀大了,上大便經常不順暢,若是吃了這些蜂蜜,有助於腸道的吸收,到時候奶奶的身體也會更健康的。

葉瑾現在比較為難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山上有蜂蜜,因此冇做好防護措施。

她想了想手一揮,乾脆把蜜蜂窩一起收進了空間。

原本以為這樣就完事了,誰知道在蜜蜂窩被收進去的瞬間,所有的蜜蜂都被趕了出來。

蜜蜂嗡嗡嗡的在葉瑾身邊叫喚著,不僅吵得她腦仁兒疼,有些蜜蜂舉著尖刺,就想往她身上紮去。

葉瑾護著臉跑的比兔子還快,小火蹦蹦跳跳的跟在她身後。

葉瑾跑了十幾分鐘這才終於甩了那些討厭的蜜蜂。

她腦子裡嗡嗡作響,想要責怪那小傢夥,可誰又知道空間不能裝活物呢?

“吱吱吱,吱吱吱!”小火知道自己闖了禍,主動跳到她肩頭,還用小鼻子去蹭她的臉。

“放心吧,我冇那麼小氣!”

這小傢夥如此敏感,葉瑾隻覺得哭笑不得。

小火又帶著她來到一片毛栗林,二十幾棵板栗樹連成一片。

一個個金黃色的刺球掛在樹上,葉瑾折了根棍子,高興的不停打著板栗。

一個個刺球落下,葉瑾有技巧的躲避。小火伸出小爪子撿起一個毛栗球,就被鋒利的尖刺紮的趕緊扔掉毛球。

葉瑾踩扁了幾個毛球,棕褐色帶著油脂的板栗滾了出來,小火飛快的跑過來捧起一顆板栗塞進嘴裡。

山裡的板栗味道清甜,小火身為一隻小鬆鼠原本就喜歡吃堅果,新鮮的板栗也是它的最愛。

小火抓著幾顆板栗躲到旁邊,葉瑾放開手腳一陣狂打,簌簌的板栗球落下,葉瑾心情變得極度愉悅。

這些板栗球不管是拿去賣,還是留著自己吃,都是很不錯的選擇,再或者直接作為小火的食物,讓它以後每天都吃得上新鮮的板栗也很不錯。

轉眼一個小時過去,葉瑾打板栗打的太過投入,十幾棵板栗樹幾乎被她擼禿。

葉瑾小手一伸,把板栗全部收進了空間。

葉瑾這會兒纔想起要去鬆樹林,美滋滋的一抬頭,卻發現自己迷路了。

“這是哪呀?我分不清方向了!小火,你趕緊帶我去鬆樹林,我要去看看顧炎給我留訊息了冇有?”

她剛剛一直跟在小火身後,一人一鬆鼠不停的往深山老林鑽去,現在迷路也很正常。

“吱吱吱,吱吱吱!”

小火尾巴一甩,小腦袋一抬,一臉傲嬌的在前麵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