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搶不到。”趙子川淡聲回答。

他又說,“再一個,我可以跟薑萬勳借勢,借錢……但我不能明晃晃的,從他身上拿錢。”

“我和他,我和咱們,這關係不一樣。”

“最少現在不一樣。”

老段樂了,“你拎得這麼清,為什麼在西蘭上,像個棒槌?”

“艸,富春口條越來越溜了?”心坎有瞭解決,趙子川的心情也放鬆了,和老段開起了玩笑。

“走,在老子一千六百畝江山上,選一塊地。”

老段的追隨可不僅僅因為‘學習’。

還有另一個原因。

洗衣液販賣機,隻是一個技術整合,但它卻是一個全新的東西,拿了專利且投入了生產。

樣機,已經流入市場。

2分,10ml,相當於1塊錢進價……讓一些中小超市,一些大學,欣然接受了120塊一台洗衣液販賣機。

一場壟斷之風,幾乎要掀起。

同時,老段還推出了‘不傷手的蘭黛’,準備衝擊高階市場。

可以說,除了西蘭分家的鬨劇之外,趙子川的一切計劃都在可控範圍內,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這天,一月六號。

成橙吐槽著‘又瘦八斤’,送來了西蘭村第一台電腦。

帶一個u盤。

漆黑的螢幕上,多了一本書一樣wi

95介麵時,趙子川不由笑了出來,“這特麼也叫電腦?”

成橙一斜眼,“很厲害的,行嗎?”

“看視頻就知道了……”

薑萬勳做了技術突破之後,視頻清晰度有了瘋狂蛻變。

對比之下,技術升級之前的視頻,就像在紗窗上作畫……清晰且影響視覺效果的網格狀,讓人抓狂。

升級之後,放大三五倍,網格狀纔會明顯。

視頻裡,薑萬勳站在一群老外中間,帶人旁人理解不了的驕傲,侃侃而談。

成橙解釋道,“好萊塢幕後資本、希捷、西部數據兩大硬體、因特爾晶片聯合支援、讚助影卡推行。”

“影卡拿到了1354部電影的授權……”

老段真蒙了,不可思議啊。

他脫口而出,“這,這些國際巨頭,為什麼支援影卡?”

成橙回看了一眼,解釋道,“影卡的市場供應量,足以誘惑任何一家硬體商……除此之外,還有專利互換、資本運作等因素。”

“總之。”

“超級vcd的壟斷地位,是時代必然。”

“據說,索尼,鬆下正拆解庫存,儘可能降低損失……其他品牌也有降價傾銷之類的舉措。”

“國內盜版就不用說了……市場瘋狂降價,三小時內,vcd價格直降一千元,二級餘下的批發商,幾乎冇有生路。”

說到這,成橙抿了下唇,側眸看向趙子川,“這一局殺的太徹底,也太狠了。”

“薑總在勝利之餘,有些感慨。”

“捱罵了?”趙子川回頭問。

成橙搖了搖頭,沉一口氣,才說道,“有人,跳樓了……你的仇人,徐天。”

生命的流失,無論因為什麼,總是讓人心生悲慟……趙子川也一樣。

他試圖安慰自己,說一將功成萬骨枯,那還是仇人。

可……

趙子川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來,“老段,按原計劃準備吧。”

“你去哪?”

“走走。”趙子川從冗雜的電話線裡,走出了小院。

他看了一眼1600畝江山,又看了一眼北方,心中漣漪不止。

“該什麼樣?”

“對敵人,滿心仁慈?”

他自言自語的問著自己……正當他心靈枷鎖無法釋懷時,一輛賓利雅緻緩緩駛向村落。

雅緻,和老段的雅駿跑車是兄弟。

看見這車,趙子川心中陰霾,一下就淡了許多……哪怕紅姐像瘋子一樣衝出來,歇斯底裡的咒罵。

“騙子!”

“你這個大騙子!”

“我殺了你!”

兩個黑西裝拉開了紅姐……一個港片大佬似的女人,披著整條白狐做的披肩,走下了雅緻。

白狐的腦袋,搭在女人肩膀上,一雙泛著殺氣的獸目,死盯著趙子川。

“三千萬。”女人開口,粗嗓子獨有的味道,為她添了一股氣勢。

那染著女王紅的嘴唇,似也透著刻薄和冷淡,“我,陳妮……很高興認識趙總。”

蘭花微翹,纖長的手伸向趙子川時,一條帶血的襯衫,飄了過來。

襯衫上,血債血償四個字,格外紮眼。

這一刻,趙子川心中陰霾,淡然全無。

他笑了,“血債?”

“我弱一分,西蘭是什麼結局……西蘭一百幾十口是什麼結局?”

“視西蘭如螻蟻時,怎不說一句‘血債’?”

“嗬。”趙子川一聲冷笑=。

他冇在理這女人,更不會跟她握手,隻是慢回身,淡聲說道,“從你們視西蘭如玩物,肆意詐騙時,血債就已經有了。”

陳妮是一挺神秘的人……是趙子川前世接觸到的,騙子團夥的最大頭目。

提及陳妮,知情人總是諱莫如深。

稱之為‘娘娘’。

至於現在……陳妮有大底牌,多大背景都無法考證。

趙子川隻能從‘三千萬’‘北方廠’之類的碎片資訊上推測……徐天說過,改建了六個廠,他們又拿出三千萬現金投入vcd。

從這上麵看,陳妮手裡掌握的資產,絕對上億。

當然,讓趙子川心存忌憚的,絕不是騙子團夥在資本上的優勢……而是他們傳銷式的下線。

像紅姐這樣的‘銷售’幾千上萬!

無疑。

他們可以輕鬆複刻‘創客’,並推動‘電話—物流—客戶’的銷售模式。

也確實,陳妮這樣做了。

她冇有追上趙子川,隻是摸著狐狸披肩,漫不經心道,“一萬五千部電話裝配完成。”

“和狀元紅一樣品質,十五塊錢的百利運動鞋,會在明天上市。”

“當然,你可能有vcd渠道,獲取其他利潤。”

“但,友商怎麼辦……做不到十二塊錢的成本,你們的結局就像vcd代理商一樣,庫存一大把,材料擺一堆,卻一雙也賣不出去!”

“趙總。”

“真不考慮,求求我麼?”

降維打擊,是國外的專利。

大夏騰飛時代,投入大把資金,進行著一項項的科研研究……

諷刺的是,每當,大夏完成了技術突破,準備投產時,國外立刻淘汰當代技術,推出升級產品。

這是常態。

陳妮也很得意,說出了根本,“我們,纔是規則的製定者。”

一句話,趙子川幾乎知道了陳妮的身份……一隻散養的牧羊犬,現在叫‘ame

ica

d

eame

’。

這就不行了。

趙子川已經走到了家門口,卻在‘規則’二字之後,猛然回身,“抄了我的模式,拿了國外的技術,跑來我門前耀武揚威?”

“就像打輸了的孩子,帶著爹,舔著棒棒糖,登門炫耀。”

“你覺得,我怕你爹,還是羨慕你手裡的棒棒糖?”

“另外……”

“規則不規則的,跟你們有什麼關係……這麼牛逼,讓你背後的主子封了vcd,封了希捷、因特爾!”

“還讓我求求你……求你乾什麼?”

“求你刷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