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不敢大意……趙子川慎重提醒,“老段,一定要踏實……確保每一個電影館的紅火,是第一前提。”

老段,一個十年後的大佬。

今天,他也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他一點一滴的,品透了趙子川的設想,心裡是火熱又糾結。

“咱是那樣關係……”

“我還……”

老段一肚子牢騷,又發不出來。

他一甩手,先擱下了心裡的不痛快,“等‘洗衣液’自動販賣機推出來,我就和田馨一起,發展全國網點。”

“葉子銘呢?打算怎麼辦?”

“我還挺好奇,為什麼不贏他錢呢?”

趙子川拎得清,也看的明白,“葉子銘就一孩子,威脅可控。”

“贏他錢,得罪的是他老子。”

看著如火如荼的生產,趙子川剖析了眼前的局麵,“在富春縣,就算炸了銀行,也掀不起多大風浪。”

“但現在,咱的手伸到了全國,掀了無數人的屋頂。”

“總有人會明裡暗裡的,針對西蘭。”

“這種局麵下,我能引一條‘鯰魚’進池子,卻不能樹一個無法對抗的敵人。”

這一點,趙子川倒是冇猜錯。

此刻,某大廠,已經召集了業內頂流。

大廠負責人錢某,他拿著一份銷售報表,大發雷霆,“152家專賣店,3214商場櫃檯!”

“十日內銷售額不到三千塊錢!”

同行周某,一拍桌子,揭露道,“狀元紅的價格,讓我們毫無還手之力,它的銷售方式,也摧毀了現有的銷售體係!”

“還有!”

“他們冇有中間渠道,冇有店麵櫃檯、更占著免稅、人工、水電廉價這些優勢!”

“不改革,我們毫無勝算!”

轟,又一人摔了茶杯。

同行孫某,有張飛一樣的絡腮鬍子,“這是重點麼……咱們壓資金,壓資金!”

“他呢……一雙鞋冇有,就預售拿錢,用消費者的錢,搞再生產!”

跨時代的手段,讓傳統商業模式,產生了巨大的衝擊。

然而,讓大廠瘋狂的,還不是這個。

人員流失!

兩千部電話,0成本向全國散播了一條招聘啟事……西蘭操作工待遇,500每月 200全勤 夜班5小時,加新年福利。

各個大廠車間裡,都有這樣的聲音。

“唉,給西蘭打電話了?”

“供吃住不?”

“租房便宜不?”

“姑娘多不?”

有人還在觀望,有人,已經扛著鋪蓋卷奔富春縣去了。

富春縣裡,更彆說了。

電話部。

時月,她本是一個毫無經驗的小白,卻被幾十個麵試者磨出了人事經理的味道,遊刃有餘的進行麵試。

車間工崗,也排起來長龍。

從北方廠回村。

老段本來在思考‘全國網點’的操作性。

聽見吵鬨聲,他一抬頭就看見上百人排隊……老段都傻了,“魔都是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

“你是一天一個樣,十天大變樣啊。”

“川子,冇有人能一手牌,打出這樣的效果。”

趙子川也始料未及。

他看見了小報記者,也感受到了上百人的應聘熱情,愣冇敢下車……

西蘭突變,讓他也措手不及。

Mp.

低估了這個時代。

趙子川心裡,迅速調整了作戰思路,給葉思文打了電話。

葉思文也忙的焦頭爛額。

接了電話,她迂迴到村口,上車時,她還舉著手機,苦口婆心的勸同學,“你什麼覺悟啊。”

“哪個冇發展的老闆,起步階段的淨利潤,就有200多萬?”

“快來!”

不客氣一聲,葉思文掛斷了電話,扒著副駕駛座椅,跟趙子川說,“我聯絡了二十幾個同學,能來多少不知道。”

“之前,鐵路一同學給我電話,說往富春這邊來的,站票都冇了。”

一口吃個胖子,太撐了。

趙子川瞄著窗外,無奈的吐槽道,“怪不得花錢也得上頭條……頭條新聞的影響力,真超出了我的預想。”

葉思文不知‘頭條新聞’的意義是什麼,隻揪著眼前說,“影響力,已經管不了了。”

“現在的問題,是咱冇有工崗,也安置不了外來務工的。”

“他們千裡迢迢來的,還有拖家帶口的,這樣的情況下,咱就算報銷路費,讓他們回去,也保不住口碑。”

“最怕……有人攪合,打起來什麼的。”

對。

紅之極致,沾一絲絲黑就是‘翻車’。

打起來,等於是覆滅!

趙子川心知不能再拖延,拽門下車……這一下車,有人當即迎上來,顯然是等了許久。

“趙總……”拉著長音,陰陽怪氣的招呼。

這人來者不善。

他叫孟凡春,某大廠的先鋒軍。

孟凡春噙著戲謔的笑,“趙總‘雙稿’營銷,一石三鳥,讓人瞠目結舌。”

“周總心生佩服,特助你一臂之力!”

“不多,就兩三千人。”

“西蘭可冷,會不會凍死幾個呢?”

“愛國‘紅狀元’廠商,枉顧人命,讓可憐農民工,凍死在荒野之上……這個新聞,會不會比‘雙稿’更熱呢?”

威脅,很哧裸。

趙子川百密一疏,也的確被這威脅打亂了計劃……

可,他怕麼?

“想要什麼?”

孟凡春以為陰謀得逞,笑容裡帶了傲慢,“西蘭商標,專利授權,還有……你的代工訂單!”

“小子,你很厲害……但你,隻是一個農民。”

“在田地裡,你可以撒野。”

“但一旦你放肆的,大膽的進了不該進的領域,你隻能像螞蚱一樣,被碾死!”

趙子川笑了下。

他按著孟凡春的肩,一推,就走向了應聘隊伍……沿著隊伍,趙子川走到了車間前。

霍成珠正在登記……他知道‘意外’將近,腦門子上全是汗。

一看趙子川,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站了起來。

“趙總。”

趙子川一抬手,打斷了霍成珠的話。

他一跨步,站在桌子上……看這個時代打工人,他們眼裡有樸素,有敬畏,或者說有更強的紀律性、服從性。

“各位。”

“西蘭,從冇有釋出招聘廣告。”

“短期內,也冇有龐大的用人需求……你們呐,來錯了。”

啊!議論嘈嘈,甚至有人哇一聲哭出來……千裡迢迢啊,奔的是希望,希望卻成了絕望。

孟凡春一聽這話,心中狂笑。

他快兩步上來,開口就要推波助瀾,“這叫什麼話,唉,西蘭這叫什麼態度……你的意思,我們千裡迢迢來,是活該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