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你摻和莫奈的事業。”這個條件,過分震撼了,趙子川剛剛說完,就感受到了羅伯特的興奮。

羅伯特激動的問,“趙先生,你,冇有開玩笑?”

趙子川冇回答,徑直往王府走。

這宅子六萬多平。

前院是府邸,後院是園林,其中絕妙,是不勝枚舉。

趙子川像導遊似的,帶著滿眼不屑的羅伯特,到了大殿門前……屋裡,檀木螺鈿,精湛雕刻,古香古色之間蘊著難以言喻的貴氣。

趙子川頗為傲然,看了一眼羅伯特。

“曆史意義,就不跟你說了……你也不懂。”

“就這樣的金絲楠木,足足四十八根,以它為柱,屋子裡散發著淡淡香味,不見蚊蟲蛇鼠……如果能賣,一根上億美刀。”

“錢,隻是個籠統概念。”

“這樣粗細、長度的金絲楠木,舉世罕見。”

“二百年前,你家國王有這待遇?”

趙子川問出來,卻不等羅伯特回答,又一跺腳,“這地磚叫花斑石,是石中珍品,它細膩潤如玉,圖案、色彩豐富多變,這是肉眼可見的。”

“我要說的,這種石材,是由數億年地殼運動的形成的,其中沉積、堆疊、覆壓了多種顏色卵石,貝殼。”

“赤腳走上去,夏涼冬暖。”

“其珍貴,是你的國家、你的見識,能理解的?”

羅伯特要反駁……卻被趙子川無視。

趙子川轉身就走,到了和珅藏寶之處,抬手一指,“這藏寶閣,縱深180多米,110個房間。”

“每個房間存了不同的寶貝。”

“其中絕世珍品,有三尺高,晶瑩剔透的紅珊瑚,有鴿子蛋大小的珍珠,比你腦袋還大的金元寶……等等吧。”

“你覺得……你的老祖宗,為什麼來大夏搶劫?”

這話,一下就敏感了,羅伯特嚥了口吐沫,想要解釋一二三。

但趙子川還是不理,帶著羅伯特往裡走,“這地方,隨處可見的,是蝙蝠圖案。”

“在大夏,取‘福’諧音。”

“所以,這地方也有萬福園之稱。”

說著,趙子川忽然站住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羅伯特,“知道萬園之園,圓明園嗎?”

羅伯特汗都下來了,“趙先生,莫奈……”

“彆急。”趙子川樂了,笑著帶路。

用了,就得是有用之人……趙子川不指望三言兩語策反一洋鬼子,卻要給他樹立正確的曆史觀。

有朝一日,羅伯特真心臣服,就是一寄存海外的噴子。

想著,趙子川不由泛起了一絲笑……到了一池塘邊上,趙子川換了口氣,“這池子,從半空俯瞰,也是一蝙蝠。”

“這些老樹,是榆樹。”

“榆樹結了榆錢,嘩嘩落在這池子裡……有聚寶盆的寓意。”

羅伯特哪有心思聽這個,賠著笑,追問趙子川,“趙先生,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讓你服啊。”趙子川一語雙關。

他一伸手,拉住了葉思文的手,隻走在前麵,“拋開曆史價值,就看見這些,你們有麼?”

話,咱說了。

什麼意思,洋鬼子自己想去。

“大戲樓!”

指著不遠處,趙子川回頭一笑,“這地方,更有意思。”

大戲樓,就是和珅的戲園子。

門外,趙子川摟著羅伯特的肩膀,往屋裡指,“舞台下,有9口大水缸……站在上麵唱戲,跟用了音響似的。”

“看那房梁。”

“紫藤綠葉跟真的似的,還200年不褪色……坐在裡頭聽戲,一抬頭就是春意盎然。”

“而且,這全屋冇有一根釘子,全榫卯結構。”

“服嗎?”

羅伯特脫口而出,“服……不是,我服這個乾什麼?”

趙子川樂了,“有一樣,你們有的麼……讓你一百年,算到1840年怎麼樣?”

“咋,想耍賴?”

羅伯特心慌……倒不是在曆史麵前羞愧。

他覺得,趙子川根本不想跟自己談……眼下,投資失敗,麵臨著被家族召喚的風險。

拿不下趙子川,就冇有莫奈的幫助。

什麼都冇有,他也就結束了!

“趙先生,我誠意……”

趙子川抬手打斷,也收斂了笑意,“我就問你,服不服,認不認大哥。”

“我,你這……”

“耍賴?不承認曆史?”

連刺兒帶威脅,羅伯特點了頭,“行,我認,大夏牛比。”

“大哥!”

“妥了。”趙子川心滿意足的笑了笑。

他摟著羅伯特的肩,一本正經道,“朱家的股權,你賣給莫奈……套住那三十億,咱一塊吃掉。”

羅伯特心一顫,劫後餘生的笑了下,“幸好,我來了。”

“執意救朱家……我就冇了資本,去解那三十億。”

資本家冇有國界,也冇得感情……羅伯特逃出生天,也無比好奇,“趙先生,你有絕對辦法,吃下那三十億?”

“洋鬼子止損果斷,就冇法子……往裡砸錢解套,那就穩吃!”說著,趙子川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真套牢了,你能收回他們手裡的股票嗎?”

羅伯特知道了自己的作用……敲枕邊風,扮演救世主,把外資套牢的股票,收入囊中。

股票在,一切都在。

等朱家歇了,外資退了,再拉昇……羅伯特心潮澎湃,“趙先生,能拉起來嗎?”

未來的事,趙子川怎麼知道……他諱莫如深的樣子,含糊道,“我和莫奈的投入,比你們多的多。”

“放心吧。”

莫奈管用了。

趙子川口中的圓明園、1840,也管用了。

羅伯特深吸一口氣,藍眼睛裡,飄著誠意,“隻要莫奈在商會裡,替我說話,且在這一次,我能抹平虧損,我就向大夏,捐一批國寶。”

“趙先生,我說到做到。”

事變了,變的比計劃更美了一些。

就是,可憐了朱家。

朱家……人家妥協的本心,是內部回購,實現私有化。

等mi

i問世,拉昇股價,朱家是最大受益人。

但羅伯特把股票,賣給了莫奈……這就讓一切變的微妙起來。

這局麵下。

朱家、趙子川是一場戲,演羅伯特。

羅伯特,趙子川又是一場戲,演朱家。

朱家、羅伯特之間,卻因為三十億套牢,處於內訌階段。

這……趙子川有點不好意思。

他捏了捏葉思文的小爪子,“這場戲落幕,我在資本圈裡,會留下了一個十分徹底的惡毒名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