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趙子川有了回購的條件。

莫奈也知道。

但一時之得失,不重要。

趙子川笑著說道,“買不起,就不要了。”

“科研需要反哺……icq熱起來,你可以用那45的股份,換一筆資金。”

可不是趙子川大度。

91年,西方引導催化大夏崩潰論,變向製裁大夏……在大夏工業化最熱時,外資全部撤出。

瓦森納協定之後,大夏受到的封鎖會更嚴重。

既定局麵……Icq由莫奈推廣,更容易輻射世界。

莫奈總是說‘川,你得相信我’……可他拋出‘買不起’的疑問,何嘗不是想探明趙子川的心意。

得到了踏實的回答,莫奈的心結也拆開了,拋出了善意的迴應,“潑尼正在深城選址,締建icq總部……川,你取個名吧?”

“企鵝。”趙子川對重生,心存敬畏。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拋出了本就屬於它的名字……也借這個機會,趙子川深入淺出的,對企鵝未來形態,做了更深入的描述。

子夜。

莫奈心滿意足的離去。

趙子川也鬆了口氣。

用葉思文的話說……莫奈、趙子川互為奶媽,這種相互牽製的關係,一定會產生裂痕。

趙子川明白,他不覬覦那45的股份,也有這方麵原因……

就目前而言。

莫奈想清算,隨時隨地。

趙子川想清算,得有9億農民齊呼‘西蘭’,創客湊夠了一百萬。

三農,很關鍵。

“睡吧,朱家這邊敲錘了,趕緊回家。”實話,趙子川在三農項目上,有些心急,甚至在夢裡,看見了溫室設備鋪遍了大江南北。

捅了馬蜂窩。

想走,冇那麼容易。

羅伯特、莫奈達成了什麼協議……這一清早,羅伯特就帶著兔耳朵紗布,站在了門口。

逛早市回來的大爺,瞟了一眼羅伯特,“喲,捱揍冇夠啊?”

羅伯特臊得慌,卻悶了一聲,“大爺,幫我叫一下趙子川……可以嗎?”

大爺發出一聲乾笑。

一進院,正看見了葉思文。

葉思文上後院取了早飯,手裡是兩個坑坑窪窪的鋁飯盒……底下飯盒裝了豆腐腦,頂上一個,裝了六個流油的包子。

“大爺,都賣光了?”

大爺叫劉二,是西蘭村裡磨豆腐的。

來京城,他也冇閒著,和村裡人搭夥,在早市上賣早點……

聽人打聽,劉二笑的眉眼彎彎鬍子抖,“肯定啊,咱家的豆漿,豆腐腦,甩旁人十條街!”

“東來他爸,那烤串也是一絕。”

“咱……”

“葉小姐。”羅伯特看院裡聊上了,有些等不及,吆喝了一聲。

他雙手合十的走進來,笑容裡儘是尷尬,“莫奈先生,讓我來和趙先生談一談。”

談?

葉思文笑了下,也不拿主人家架子,“正好,一起吃早飯吧。”

“大爺,我進屋了。”

屋裡,趙子川正給花澆水,吐槽這花期真特麼短。

他一瞧羅伯特,心裡彆扭了一下……這一號人物,肯定不是來道歉的。

加上,昨天莫奈唸叨了一句‘打他乾什麼’。

看架勢,莫奈有心撮合。

羅伯特也開誠佈公,“趙先生,大夏有句話,叫冤家……”

“得。”趙子川抬手打斷了。

這時,葉思文把飯盒擱桌上,衝洋鬼子使了個眼色。

丫頭也看明白了事,想‘刁難’一下洋鬼子。

趙子川樂了,拽出一椅子,邀請道,“正好,一塊吃個早飯吧。”

“吃完了,帶你去一趟恭親王府。”

莫奈的麵子,要給……但主人家是誰,得分清了。

趙子川有三寸不爛之舌,也抹不掉洋鬼子的文化自信……這種心境之下,也談不了合作。

羅伯特不知其中深意,眼裡帶著嫌棄,“趙先生,我們可以吃點彆的……”

“不吃就滾。”趙子川盛了一碗豆腐腦,又拿起一包子。

這會兒,葉思文又取了一份早餐回來。

進屋,她也不管羅伯特多尷尬,提醒道,“今天開幕式……夏風炸街效果,晚上就能傳回來。”

“莫奈那邊……icq藉機推廣。”

“為什麼叫企鵝?”

提起莫奈,是‘要挾’羅伯特。

羅伯特也聽明白了,心一橫,抓起包子就咬了一口……這一口下去,羅伯特變了臉色,“偶買噶……好香。”

真香,絕對是真的。

十年二十年後,科技是發達了,可再想吃這個味,吃不到了。

撲哧。

趙子川忍俊不禁,“在大夏這麼久,從來冇吃過包子?”

羅伯特有固執的文化驕傲,也坦白說,“我一直覺得,大夏的飯菜,很古怪,不健康……”

什麼是健康?

洋鬼子說,豬油不健康……占了大夏市場。

洋鬼子說,中醫不科學……占了大夏市場。

洋鬼子又說,轉基因健康,洋種子也占領了大夏市場。

趙子川嗤之以鼻,卻冇罵出來。

他吃著醃好的鹹菜條,淡聲道,“合作之前,你得先知道,大夏牛比你垃圾。”

羅伯特手裡的包子,一下就不香了。

他嚴肅道,“趙先生……我認輸,不代表你可以羞辱我。”

“這是事實,而且,我會讓你看清。”趙子川嘴上說著,心裡選了恭親王府,也就是和珅的宅子。

一來,算旅遊,帶媳婦放鬆放鬆。

二來,他帶洋鬼子發財,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文化輸出,品牌衝擊海外。

羅伯特卻是嗤之以鼻,“趙先生……請原諒我的直接,大夏太落後了,你想讓我看什麼?”

“先吃,吃完帶你玩去。”趙子川指了下豆腐腦。

民族自豪,從來都不是吹出來的……大夏,也用不著吹。

恭親王府門前。

趙子川笑著,攔住了羅伯特,“服了,就聽我的……跟我混,行嗎?”

“趙先生,這是羞辱。”羅伯特是來談判的,帶著誠意。

但,趙子川一直試圖建立君臣差彆,企圖讓羅伯特臣服……這讓羅伯特心裡不舒坦。

他自證道,“我是不如莫奈……但,我家掌握了世界級碼頭,三個!”

“你想締造大夏汽車,冇有我的支援,根本不可能實現!”

哦?

真是個意外驚喜。

趙子川立馬改口,“說這些乾什麼?對自家文化冇有自信?”

羅伯特受了激將,一聲嗤笑,“趙先生,你太驕傲了……如果,你讓我看見的東西,不足為奇,又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