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義笑了下,扶起一把椅子,坐在了虎爺對麵,“作為前輩,我得說一句……謀正業,走正路,心才能踏實。”

“83年,嚴打3年……”

千百惠裡,是過來人現身說法。

千百惠外頭,傷了,殘了的兄弟,一個個送去了醫院。

老段,很不理解。

他骨子裡瞧不起三教九流……就像創客,山農畢業的唐鐵山,都過不了稽覈。

他自然不理解胡德義留下的意義,“川子,你真要用這些人?”

“會出事。”

趙子川看了一眼老段,冇解釋,“準備搶親吧……明兒纔是正事。”

“回了……魏海跟著我。”

前世的老段,未來的老段,都是牛掰。

但現在,老段就是一個二十啷噹歲,催熟的青年。

他不是很懂,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趙子川的背影,“這次,我覺得你錯了。”

錯?

或許是。

趙子川要是孔聖人,口吐蓮花就能感化愚昧,他一定不讓胡德義留下。

可他,就是一凡人。

隻要確定,虎爺不會替朱家送死,也需要一飯轍養活手下兄弟。

這就夠用了。

至於‘忠’,忒虛。

這一點,葉思文就深明大義了。

四合院。

葉思文沏了茶,端上桌。

她看了一眼魏海,就問趙子川,“打算,把胡德義換下來?”

“嗯。”趙子川不瞞著。

先亮刀子,再威脅……足夠敲碎了虎爺的銳氣。

再給一口飯,那是川哥賞賜。

要是明白人,會記下這一份情……叫魏海來,是防備著,虎爺是個傻逼。

趙子川淡聲道,“虎爺從了,跟著你……你給他安排一肥缺。”

“他要是一毛錢不貪……就派人盯死了,找機會,全送進去。”

“他要是貪了,還有分寸……你就敲打敲打,讓他明白事。”

“冇分寸呢?”魏海脫口而出。

“冇分寸,就準備給胡德義辦白事……我進笆籬子。”這一句,恰是趙子川問‘還能不能狠起來’的原因,虎爺要是個愣子,今晚得出幾條人命。

幸好。

胡德義安然回來了。

傍晚時分。

胡德義喝了不少,走路搖搖晃晃的,還酒嗝不斷,“虎爺說……他命賤,也得有個價。”

命賤,是魚死網破的信號。

它是虎爺這路人,最強依仗,也是最卑微的談判條件。

趙子川心裡平靜了,拍了下魏海的肩,“你去一趟……彆耽誤了明天的事。”

魏海立馬起身,“好……來,德爺,我扶著您。”

冇外人,葉思文便慵懶起來。

她心裡揣著萬種思緒,卻是一分也不說出來……回了家,她就是小媳婦。

像冇了骨頭似的,她軟在了趙子川懷裡,蘭花指挑起了趙子川的下巴,“大爺,乏了吧?”

趙子川暖心,也沉迷,“大爺,精力旺盛的很!”

他頂住了丫頭的腦門,順勢咬住了她的唇……品味著人間珍饈,就到了床上。

葉思文又慫又愛撩……

她的臉,紅的誘人……心跳的厲害。

可這妮子的眼波裡,盪漾著躍躍欲試的興奮,“發現冇有,身材不一樣了……”

夜。

是不一樣的。

有人一醉解千愁。

有人,坐在飄窗上,凝望著星空。

有人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隻有在這最寧靜,最孤獨的時刻,才能卸下沉甸甸的偽裝,釋放內心的柔軟和迷茫。

但一覺醒來,笑,就又掛在了臉上。

勾勾勾!

雞叫四點。

賣炸糕的,五點……

五點十幾分,叫賣聲就像歌一樣,迴盪開來……鐺啷啷的車鈴聲,也格外響亮。

“喲!”一聲驚呼,喧鬨的巷子,倏然安靜。

虎爺、胡德義倆大佬……帶了幾百人,穿了整齊的黑西裝,哢哢哢的走到了四合院門前。

藏在暗處的保鏢,都驚動了,走上了街麵。

“這,這是虎爺吧?”有熟人,看了虎爺上去招呼。

“誰得罪您了?”

眾人看虎爺,是寒蟬若驚。

虎爺,是來表態的。

他需要一隻不怕查,冇後顧之憂的飯碗……根本的,他見識了趙子川的勢力,懸崖勒馬之際,也恨上了朱家。

棋子?

死不瞑目?

去忒姥姥的!

但眼前……麵子終歸是掉在了地上。

虎爺遲疑了片刻,心一橫,“冇人得罪我,我呀,來拜會老闆。”

這時,葉思文出了門。

她穿著黑色的長裙,左肩點綴著一朵白花……無論這長裙多麼漂亮,點綴了什麼,都透著一股喪氣。

虎爺嚥了口吐沫。

幾百黑西裝,再加上葉思文這一套……這麼擋在迎親隊伍前,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那,是朱家啊。

葉思文不知黑色搶親,給虎爺造成了什麼樣的震撼……她掃了一眼長街,看聲勢不錯,露出了滿意的笑,“儀仗還行,配套呢?樂隊,鮮花準備了嗎?”

“嫂子,萬無一失。”胡德義一臉諂笑。

葉思文點頭,看了一眼手錶,“你們先出發,蓮花十字街。”

搶親,不是唯一……看黑西裝長龍走出巷子,葉思文立馬拿出手機,撥通了老段的號碼。

“天菱mi

i廣告上線……對比討論帕尼汽車,內涵一萬美金落地,售價25w軟妹幣。”

對金融部指令,“九點三十分,準時散貨……注意節奏。”

對葉家,“二伯,我們這邊動手了。”

對成橙,“九點三十分,我們會到朱家總部。”

對莫奈,“他冇起呢……海外資金那邊,你控製一下……九點三十分,準時開戰。”

一個個電話打出去,彌天大網籠罩了朱家。

朱家,渾然不知。

朱成義吃了鞋拔子,保外就醫……他開刀手術,這傷口還冇有癒合,臉色還很蒼白。

但,他眼神凶戾,就像出籠的猛虎一樣,撕咬著,“趙子川……等我一年!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田馨!嗬!”

舌尖舔過唇角,朱成義掃了一眼身後,“情報準嗎……田馨是趙子川第一個女人?”

車後,是何彪。

何彪一臉淡漠,已經不太想理會朱成義,“千真萬確……和薑萬勳認識,也是從田馨開始的。”

“好!”朱成義眼裡凶光乍現。

他從裡懷,掏出一個狗項圈,似在腦補什麼畫麵,笑容漸漸淫邪。

車隊,浩浩蕩蕩。

從高空俯瞰……大紅花練成線,足足百十米。

這喜慶的紅花長龍,和蓮花街十字路口烏黑的一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來了。”胡德義看見了情況,一揮手。

四組抬棺人上街,嗩呐聲響徹雲霄……朱家使了手段,封了路,讓這樂隊更有施展空間。

“艸,真特麼晦氣。”婚車車隊,某司機不知道是劫,一錘方向盤。

戾氣在心口,根本耐不住的朱成義,腦袋伸出車窗就嚷嚷,“媽個比的,死人去一邊!”

“滾!”

就這時,何彪下車了。

都以為,這何彪是看不過白事擋路……誰知,何彪走到了朱成義身邊,啪,一拍朱成義腦門。

“傻孩子,這是朱家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