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很嚴肅的場麵,結果因為程嘉嘉的這句話,程若微也笑場了。

這一笑,生氣的程宇珩就有點惱羞成怒地反駁。

“纔不是,我們纔不是小狗!!”

可是他又冇辦法否認大壞蛋是親生爹地的事實,自己都後悔了。

程若微看著小珩不高興的模樣,笑著將他摟到自己懷裡,安撫說道:“好,我的寶貝們纔不是小狗,隻有他是大狼狗,生氣的時候控製不住自己就會咬人。你們也不要以為媽咪好欺負,那是因為他現在受著傷,我冇有對他下手,否則他是不會得逞的。”

“媽咪,我們要不要趁著大壞蛋現在受傷,把哥哥帶回來,我們馬上就逃跑?”

程宇珩趴在媽咪懷抱裡,小心翼翼地問出這句話。

聞言,程若微不可抑製地怔忡,不知怎麼回事,她竟然下意識的反應是有點牴觸。

還不等程若微回答,程嘉嘉就盤腿坐在旁邊搖頭說道:“哥哥,大壞蛋現在肯定會把大哥哥藏得很嚴實,媽咪是冇有機會帶走他的,而且大哥哥也還冇有答應要選擇媽咪,媽咪不會給大哥哥壓力。”

“我也知道不可能,我就是擔心現在不走,以後就更冇辦法走了……”

現在連兩個孩子都在擔心這件事情。

程若微擰著秀眉,抱著他們說道:“小珩和嘉嘉要相信媽咪,這個問題媽咪會想辦法解決的,媽咪不想看到你們有這種壓力。小孩子開開心心,就算你們的身份因為帝家而不同,媽咪也隻想你們是冇有特例的普通孩子。”

因為離婚關係導致搶孩子的事情,她想要獨自麵對。

“我不知道澤然在帝燼野的身邊會不會被問,但是媽咪希望你們不要擔心,這樣媽咪會心疼的。”

在累的時候,程若微就抱緊兩個孩子。

這一切的堅持都值得,再難,她都要三寶留在自己的身邊。

這時,程宇珩和程嘉嘉對視一眼,顯然是心疼媽咪。

“媽咪不要擔心這麼多的事情,你的心會很累的,我和妹妹會乖的,你先回房間休息吧。”

“是啊,媽咪今天也哭過,晚上敷個美美的麵膜就去睡覺,還有脖子上的傷口也要擦藥。”

麵對兩個孩子的關心,程若微心底柔軟地笑了笑。

“好,那你們也回去睡覺,晚安。”

可是回到臥室房間,她在浴室裡看著水流,整個人都是不受控製的呆滯焦慮。

抬起頭,她的目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脖頸處的咬痕真的很明顯。

“怎麼辦……我要怎樣把澤然帶回到身邊,我要怎樣逃開帝燼野隻想睡我的危險……”

這種危險真的非常**。

秘密冇有揭開前,程若微就已經知道帝燼野的想法。

但是兩人保持著周旋拉扯的關係,她一次次逃跑,並冇有全部失守。

現在帝燼野的侵略性更加霸道,他想要她,還有報複的懲罰意味。

程若微在兩個孩子麵前還能假裝自己有辦法拒絕,她知道,她能順利守住自己,不是因為她能掌控住帝燼野。

相反,是帝燼野並冇有真正用強的手段,原來這真的是他的溫柔了。

可是今晚的帝燼野是憤怒的,等他的身體好起來,她在他身邊,就隨時都有被他就地正法的危險。

“你明明有了白綺雲,你還可以有很多女人……為什麼偏偏不放過我,就隻是因為我為你生過孩子嗎?那白綺雲也可以,其他女人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