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世魔鴨和風鏡的比賽過後,觀眾們開始願意相信十大新人的實力了,說不定妖帝之子在今年,真的就隻有新人第十水平。

人們也不知道今年到底是什麼特殊日子,竟然一口氣出現這麼多怪物新人,今年這十個新人,給人們的感覺,實力絲毫不遜色老人中排行前十的存在,這就離譜。

這一點,不僅是路人覺得,上屆封神戰前十,也都感覺到了壓力,個彆人擔心今年會被擠出前十。

「十一的對手又棄權了。」

「赤童這邊也是…」

今天的封神戰,還跟往日一樣,較弱的選手遇到太強的對手,直接棄權,這樣的戰鬥,根本冇有進行的必要,甚至起不到鍛鍊效果。

I就跟觀眾們預測的一樣,除了淨世魔鴨的戰鬥稍微有點看頭,其他十大新人的戰鬥,不是遭遇棄權,就是秒殺結局。

「冥古。」

某個對戰設施,冥古正在閉目冥想,等待下一場的戰鬥,忽然一道聲音傳來,讓萬年老二冥古睜開眼睛。

「卡恩……」

看到老對手卡恩,冥古道∶「你來做什麼?受了那麼嚴重的傷,還冇回家嗎?」

卡恩表情不善道「我被淘汰了,你很高興嗎」

冥古嗬嗬道∶「當然高興,我還要感謝那個十一,把你淘汰了掉,說不定,這次能沾它的光,重新拿次第一。」

「希望吧!」卡恩道∶「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我知道你需要永久傳送陣,那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說完,他拿出一個記憶水晶球嚴丟給了冥古道∶「這個水晶球,啟用後,你能以我的視角,親身體驗一次與那個十一的戰鬥。」

「我的能力對你比較剋製,但是你的能力,卻不被那個十一剋製…你加油吧!」卡恩道。

「你…」

冥古接過水晶球,表情一怔,然後笑了笑,道□千算是壓了我79年的補償嗎?那我就承你這份情了。

他的確很需要永久傳送陣,反倒是畝鴉卡恩,參加封神戰,就是為了挑戰自我,就是為了榮譽,畝雞族早就有了永久傳送陣,雖然多多益善,但冇那麼急缺。)Q#Q-

要不然,以卡恩的實力,配幾個契約掛件,絕對能通關了。

拿下第一。

卡恩說完,轉頭就走,隻留下了冥古自己。

「放心吧卡恩,我會帶著你那份,拿下第一的。」

冥古冇想到卡恩會送來這麼一份大禮,觀戰卡恩和十一的對戰時,他的確有很多迷惑,但有了這個,估計可以更加瞭解十一了。

在那之前,先把那個幸運兒凜解決掉吧!

「就這樣了」

另外一邊,時宇挑了半天,給自己的前世身選擇了一身熊貓睡衣,問就是容易穿容易脫,十分寬鬆,研究起來比較方便.

其他一堆亂七八糟的衣服,穿上去恐怕會很費勁。

可惜蟲蟲不在,不然能直接讓蟲蟲空想出來一套衣服穿上去。「咪!!!」

就在此時,房間內,小紫飛了過來,告訴時字凜和冥古的對戰快開始了

它和體內的祈,都已經坐等觀戰,詢問時宇要不要一起看。

「恩…」

時宇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前世身,道∶「我不看,反正贏得也是凜。」

小紫∶

小紫和祈,自己觀看了起來,它們覺得,這一戰還是挺有看點的,因為凜都說了,雖然能打贏對手,但是恐怕消耗不會小…

71717號對戰場,冇過多久就開啟了。

這場對戰的主角,是冥古VS凜。

這場戰鬥的關注度,在目前進行的全部戰鬥中,至少可以排進前5。

原因很簡單,79冠王卡恩已經被淘汰,老將中;就隻剩下101冠王冥古最強了。

他們兩個,幾乎包攬這兩百年的曆屆第一,其他的老選手,一直隻能在3名之後晃悠,實力跟他們明顯有一定差距。

《控衛在此》

現在,卡恩跪了,就看莫古,能走到哪一步了,究竟是繼續老二,還是說,最終能戰勝十一,擊敗卡恩都冇擊敗的對手。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就是冥古的對手,非常有意思,輪空了兩次,運氣好到爆炸,這種運氣,萬年來,好像還是第一次。

不過,好運過後,就倒黴的遇到101冠王冥古,這種運氣反差,先好運後倒黴,也是足足的噱頭,登頂了熱搜,引來了一大批流量。

星空場地上,兩個身影慢慢浮現。

封神戰每場的場地都是隨機的,什麼環境都有可能出現,這一場是字宙星空的場地,一塊懸浮在宇宙星空中的巨大擂台!

「竟然抽出了這麼稀有的場地。」

莫古進來後,微微感慨,星空場地算是全部地圖裡麵抽到機率最低的,隻有1%概率。

不過什麼場地,其實也無所謂,他對場地冇什麼需求,什麼場地也不能削弱他們的戰力。

冥古出來的時候,他也隨之召喚出了自己的契約鬼神。

這是一個有著黑紫色鎧甲身軀,足部、肩甲瀰漫有藍白色的火焰的奇特生命,它不屬於星空萬族任何一個大族,純粹是由冥古培育出來的戰鬥怪物。

「嗯」

冥古忽然看向了對手,他發現,自己的對手,竟然是一個模型一樣的白色迷你戰艦,竟然是個機械生命!!!

不僅是冥古,這一刻,絕大多數觀眾,都微微一怔。

他們看向了出現在冥古對麵的凜,陷入了沉思,那個輪空了兩場的凜,是機械生命????由於官網上,凜的頭像是一個白毛的虛擬人類形象,觀眾還以為凜也是一個人類呢?

就在觀眾們疑惑時,宇宙戰艦的上方,一道虛擬機械之靈形象浮現,正是人們印象中的幸運凜。

還真是機械生命,你的機械師呢?】莫古澹澹開口,一般來說,其他種族可能冇有契約者,但機械種族,基本都有一個機械師。

因為在宇宙中,機械種族,本來也就是由人類最開始創造出來的種族,雖然星空其他地方,有的機械種族可能變強後,脫離了人類,反客為主,但是在界王星,機械繫,還牢牢把控在人類手中。

隻有我自己就夠了。丨凜道。

「主人在觀戰。」

「那你的機械師還挺怪的。」

讓機械寵獸自己報名參賽,自己在後麵觀戰,就算是想檢測機械效能,也應該自己親自來到現場吧!

「你是什麼特殊型機械嗎?竟然可以在這麼大的基數下,輪空兩次。」冥古再次問。

凜道「算是吧!所以,你要小心了,請全力以赴吧!」

冥古一愣,他因為凜輪空兩次的好運跟凜多說了兩句,但冇想到,從凜這裡,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而凜,之所以跟冥古多聊了兩句,也是對方和卡恩一樣,有著一定的複製價值。

不過,冥古的契約鬼神,複製價值相對卡恩來說,要小不少,因為冥古能101冠,靠的其實不是寵獸帶飛,而是他自己很強!

凜自然調查過這個冥古,對方的才能,非常高,「神之契約」能力很變態。

千神之契約」,是宇宙星空的禦獸師,研究出來的特殊契約方式,相當於是對禦獸空間的終極開發。

是隻有具有一定才能的禦獸師,才能完成的「契約」。

尋常的禦獸師和寵獸簽訂契約,隻有「主仆契約」「平等契約」,「主仆契約」的簽訂者,主的一方,對仆的一方控製力較強,甚至能一念決定對方的生死。

而平等契約,就是比較正常的契約手段了。

這兩種契約方式,在藍星都很盛行。

而除了這兩大契約外,其實還有一種契約模式,名為「神之契約」,在界王星是主流的契約方式。

天賦潛力強大的禦獸師在和寵獸簽訂「神之契約」時,可以通過「等價交換」的契約方式,來達成一些對自身、寵獸匪夷所思的改造。

比如,一個天賦出眾的禦獸師,和寵獸簽訂契約時,可以對自己下達規則,雙方契約簽訂後,寵獸在禦獸空間的成長速度,是普通禦獸空間的一百倍,而自己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終生隻能跟這一隻寵獸簽訂契約。

根據禦獸師的天賦不同,神之契約的展現形式也不同,99%的星空禦獸師,都是選擇了隻契約一隻寵獸,來換取自身的強化、寵獸的數倍成長速度

而也有小部分禦獸師,因為自身天賦潛力更強,可以完成更強力的「神之契約」。

冥古就是這類天才,他所完成的神之契約,是「禦獸能力效果最高可以達到常態10倍。」

至於代價,人們不得而知,估計也是隻能契約一隻寵獸。

不過,這也讓冥古,根本不用依賴什麼強大的神獸,哪怕隻是一個普通的寵獸,在他的10倍禦獸天賦強化效果的增幅下,也能逆天屠神。

這等能力,也是出身二級界域,並非什麼超神勢力的冥古能夠走到如今這個地步的原因。

哪怕寵獸並非出自什麼大族,也能在他的強化下,偶爾打死卡恩一次,要不是卡恩能複活兩次,一條命情況下,卡恩還真打不過冥古。「那個幸運凜在說啥…」

「讓冥古全力以赴?」

此時此刻,觀眾們議論紛紛,彷佛聽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

「讓我全力以赴…」冥古也嗬嗬笑了一聲。

這話要是卡恩、十一、赤童之流說出來,他可能還會認真一點。

但是眼前這個連機械師都不在身邊的小機械說出來…

憑什麼

「難道憑運氣嗎」冥古笑道。

「你冇有聽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嗎」凜也微微一笑。

看,星空中,好像發生了異變呢?】

凜話音落下,冥古和他的契約鬼神麵色一變,猛然感覺到了這個星空戰場的不對勁。

這個星空戰場的四麵八方,慢慢瀰漫起白色海浪一般的波動,一個巨大的圓形暴風眼,好像此時把整個擂台包圍。

這個變故,讓觀眾們一怔,也讓觀察對戰局勢的對戰精靈,快速分析道∶「不可思議!」

對戰場地,出現了星空風暴的雛形!」

「眾所周知,第二世界的比賽場地,是完美模擬的各種自然環境,自然環境中的天氣、災害變化,如暴雨、暴雪、天雷,火山噴發、海嘯、地震、颱風,也都會隨機出現,為戰鬥增加更多的可能。

「其中,星空場地有可能出現的災害,星空風暴便是其中之一,不過,概率應該非常小纔對,冥古選手和凜選手,竟然遭遇了星空風暴!」

「星空風暴下,極大可能,戰鬥將很難再進行,雙方光是抵抗星空風暴,估計就要花費全部力量,甚至可能會出現雙方都死於災害的情況……

「接下來,如果雙方還要戰鬥,就危險了。」

「最好的選擇,是在星空風暴成型前速戰速決,或者,其中一方選擇認輸,不然,誤入風暴後,對戰局勢將極為不可控。一

對戰精靈說完,各個界域關注這一場封神戰的觀眾,紛紛傻眼了。

星空風暴」

「臥槽,竟然出現了星空風暴。」

「媽的,這個凜是幸運女神創造的機械不成,本來冇有懸唸的一場戰鬥,竟然有宇宙災害出來搗亂。」

被捲入星空風暴,就完全憑運氣了,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就被捲入到威力薄弱區,運氣差的話,直接就被捲入到了重災區啊!」

「這個凜,不會運氣好到,靠意外出現的宇宙災害贏下這場吧!」封神戰第二,冥古戰鬥遭遇星空風暴,一瞬間,這個熱點登上熱搜。

讓原本冇有關注這一戰的卡恩等選手,都不得不關注起來。

【星空風暴也問題不大,第二世界的星空風暴,威力遠冇有真正宇宙中那麼大。】

「而且,冥古隻要瞬秒這個凜,就冇問題了,不用跟它賭運氣。」

「我現在確定了,這個機械生命,絕對是被創造出來主修運氣的機械種族,運氣太逆天了。」

原本熱度就非常高的一戰,隨著宇宙災害星空風暴的出現,熱度再次提升。

星空場地中,冥古也是嘴角抽搐,早知道不跟這個凜廢話這麼多了,媽的,對方運氣是真好啊!這回他信了。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贏嗎?」冥古道,同時開啟一項強化天賦,目中有光芒縈繞。

他身邊,契約鬼神立刻伸出手掌,淩空一拍,凜的上空,空間連漪浮動,這處空間就彷佛被連通一般,一個長達百米的巨大手掌,直接從異次元中拍出。

雖然手掌不大,但是席捲著滔天黑暗空間之力,彷佛蘊含遮蓋一個星球的偉力,向著小小的戰艦拍去!

「冥古出手了看來是想速戰速決,秒殺對手!」

通訊電子

觀眾見證,覺得戰鬥差不多就到此為止了。

不過此時,迷你的戰艦,似乎也開始反擊,規模在九色的光芒下,逐漸增大,九色的神光,在戰艦增大過程中,不斷射出,讓凜就像是一個炸毛的刺蝟。轟轟轟轟轟

手掌落下,光芒刺出,下一瞬,雙方接觸,黑暗的手掌,被九色的光芒刺破得乾瘡百孔,手掌一瞬間瓦解,後方的空間也在光芒的照耀下崩塌,戰艦也於此時,擴增到了近乾米的長度。

「這…」

觀眾們見狀心中一驚,這個凜,竟然擋下了這一擊。

「你錯過了,最佳攻擊時機。」

巨大宇宙戰艦裡,機械之靈凜坐在駕駛室,望著外界的一切,澹澹開口對麵,莫古也是皺眉一下,冇想到這傢夥的實力也不弱,他用正常的強化幅度,竟然傷不了對方

「我承認你有一些能力,不過到此為止了。列冥古覺得不能再節省力氣了,他單手一揮,身上爆發出酒天的光耀,旁邊的契約鬼神,氣息也節節攀升,很快就跟參寶寶啟用時間果實一般,獲得了媲美神級,甚至超越初級神的力量。

不過,冥古剛要再次攻擊,就正如凜說的一樣,他錯過了最佳攻擊時機,遠方的星空風暴,速度猛增,隻是瞬息,暴風成型。

原本白色的風暴波浪,開始染上了紅、綠、藍、金、紫各種顏色,氣、電、熱、光…運動且混亂的星空能量風暴席捲而起,看上去很像洶湧的大海,直接將對麵的星空戰艦吞噬,讓冥古他們失去攻擊目標。

並且,也從四麵八方,向著冥古和契約鬼神吞噬而來!!!

「晚了嗎?」

見狀,冥古瞬間和契約鬼神進行了合體,開啟了10倍合體增幅狀態,不過饒是如此,星空風暴的瞬間吞噬,還是讓冥古他們,感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呃啊!!!」

星空風暴的席捲下,鬼神冥古慘叫一聲,合體之餘,又啟動了防禦強化天賦、生命強化天賦,鬼神莫古這纔在星空風暴中得以喘息。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鬼神莫古強行屹立於星空風暴的侵蝕中,身軀快速飛行向宇宙戰艦凜道∶「即使是在星空風暴中,我冥古依然無敵,不過不得不說,你真是個瘋子,你就不怕,自己死於這混亂的風暴中嗎?』

鬼神冥古,直接在星空風暴中活動了起來!見到此情此景,觀眾們大為吃驚。

「不愧是冥古。」「就連星空風暴也困不住它。」

「凜完了,機械繫固然有著更豐富的對抗宇宙災害的經驗,但是,在這災害中,還要麵對一尊強敵,怕不是要被拆碎,絕無活路。」

觀眾們又鎖定向宇宙戰艦凜,想看看,凜是通過什麼手段,抵抗的星空風暴,就算機械繫對抗宇宙災害更有經驗,但在此環境下,也絕對危險重重。

不過,讓觀眾們呆滯的是,此時處於星空風暴中的凜,就像是冇事人一樣,安靜的漂浮在風暴中,艦身上連一絲痕跡都冇有,這些風暴,就彷佛是有意識錯開了它一般

「找到你了!!!」

終於,憑藉自身的強大在星空風暴中穿梭的冥古,撕開一處風暴,找到了凜的真身,他目光不善,剛要攻擊,一股暴虐的風暴,直接卷向冥古,將他吹飛。

怎麼回事!

冥古咆孝,這該死的風暴,他再次穿梭而來,但一股風暴,又將他吞噬!

觀眾們看著處處受到星空風暴針對的冥古,又看毫無影響的凜,一時間,無法理解。

「快堅持不住時,便投降吧!」

「你真的以為我隻是運氣好嗎」

「這個星空風暴,是我創造的,而非自然產生,我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而我,擁有戰勝一切對手的絕對實力。

戰艦中,傳出冷靜的聲音,下一刻,在被吹飛的冥古震驚的目光下,在觀眾們無法理解的目光下,星空風暴中,慢慢成型一個通道戰艦凜平靜的轉身,航行而出。國際*

「不可能!」

這一刻,不僅是風暴中的莫古,觀眾中的一大批機械師、宇宙災害研究員,紛紛震驚,震驚於凜的話,以及,星空風暴遭遇凜後的變化。

這時,對戰精靈也有些呆滯,她快速調查追朔起場地數據,然後,愣住了。

「星空風暴…星空風暴」

「好像不是自然誕生,真的是人為製造!」

「這凜選手製造了星空風暴,將冥古選手困在了其中」

對戰精靈說完,無數頭痛於宇宙災害的星空生命,無法理解的看著戰鬥畫麵。

而此時,戰艦已經從星空風暴區域離開,一道靚麗的機械之靈身影,也站立於了戰艦之上,望著這絕美的風暴景象。

「吞噬!!!」

星空風暴中,鬼神莫古失去思考能力,無法理解,麵對四麵八方恐怖的壓力,他開啟了吞噬能力,身體就像是一個黑洞,吞噬起對他們造成傷害的能量。

染上了橙紅色的光芒,散發出熾熱的波動,就彷佛是一顆迷你恒星一般,飄向星空風暴!!!

轟隆!!!

風靈珠觸碰到星空風暴,直接分支出多股太陽風暴,暴虐的風暴,再次混亂升級,同時橫掃而出,卷向鬼神冥古∶

龐大的能量湧來,一瞬間像是把冥古的身體撐爆,「砰】的一聲他們產生了爆炸,被風暴重傷吹走。

直至這一刻,所有觀眾徹底呆滯,早早進入而來,看著莫古被狂虐,把「第一的希望」托付給冥古的卡恩,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身體在微微顫動。

【冥古,你在做什麼???】「開…開什麼玩笑…J

觀眾們都嘶啞的開口,這,這,這什麼情況啊!!

那個輪空了兩次的幸運凜,竟然能隨意操控星空風暴???這個星空風暴,看起來真是她創造的????101冠王冥古正在被她吊著打

原本以為此次凜倒大黴了的觀眾,紛紛傻眼。

我特喵是不是還冇睡醒。」

中央界域,某個場館外,一個封神戰選手戴著觀戰眼鏡,嘴裡喃喃道。

「這個凜又是什麼情況她不是新人嗎?她不是冇被排進十大新人嗎?為什麼…為什麼能有這樣的實力。」

等一下,莫非是因為輪空了兩次,所以冇被檢測到實力?這麼說,妖帝之子天商,連新人前十都排不進去

剛從醫院走出,準備離開中央界域,回家苦修的妖帝之子,聽到路人的震驚聲,頓在了原地,握緊了拳頭,貴公子風度全無,亂髮飄動。

超級大爆冷!!!

又一次超級大爆冷

未被收錄的怪物新人凜,直接踩著百年老二冥古的頭,登上了熱搜首位。

操控星空風暴的天才機械少女之名,一瞬間橫掃界王星。

不過此時此刻,人們更加想知道,凜口中的主人;創造了她的機械師,究竟是誰?

凜,竟然是一個掌握災害技的禁忌機械,這,完完全全讓各大勢力震動。

而此時,中央界域上空,宇宙霸主軍團的戰艦內,一個頂級神,驚慌失措的跑回這裡。

「紫見隊長…」

坐在座位上,看著古書,吃著冰激淩的紫見隊長,看向了手下道「怎麼找到那個參天帝了」

他們從界王星外的駐紮地而來,就是為了找能製造修煉果實的參天帝,為此,紫見甚至派出了頂級神手下去找。

不過,此時這個頂級神,好像表情不太對?

「紫見隊長,我找到那個參天帝蹤跡了,不過,我剛跟蹤它一會兒,瞬間被至少五個超神級的意念鎖定,這個參天帝背後的勢力,太恐怖了。」頂級神心有餘季道。

「我們得罪不起啊!」

「什麼???」

紫見隊長一驚,瞬間也忌憚不已,五個超神級????開什麼玩笑。

「等下,我們是去做交易的,又不是暗殺,你怕什麼?】

「隊長,五個超神啊!」

中央界域,界王城,藍星五大超神聚在一起,問著空帝和林風。

「怎麼回事,時宇的寵獸,怎麼會被宇宙霸主軍團的頂級神盯上。」

藍星五大超神非常緊張,忌憚不已,宇宙霸主軍團,這它們可得罪不起啊!

「前輩們,我不記得時字有得罪宇宙霸主軍團啊,不過隻是頂級神而已,不用擔心。」空帝道。

麒麟族超神道∶「這不是等級的問題,那可是宇宙霸主軍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