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

徐周元見趙敏敏手裡的盤子滑了下來,他伸手從後麵一接。

幸好是接住了!

“想什麼呢?魂不守舍的。”他輕斥了一聲。

大白天的就發白日夢呢?

“我走神了。”

徐周元將那盤子放到桌子上,看向陸敏。

“嫂子,我家這小孩兒考了好分數,得包個大紅包啊。”

他很少會直接對人伸手要錢,陸敏自然笑笑的真的就從身上摸出來一封大紅包,遞了過去。

“考這麼好,有冇有什麼竅門能分享的?”

趙敏敏看向陸敏,隻是靜靜看著。

陸敏剛剛那話,絕對是有心的。

可在徐周元的麵前卻……

“就認認真真聽課,聽明白了比自己看書幾個小時還有用。”趙敏敏平靜的回答。

陸敏挑眉,對著徐周元說道:“咱們小敏妹妹還是個小天才呢,這養她一個替家裡省了多少錢?剛剛袁湛還說我家裡的那個親戚呢,補課費花出去二十來萬也冇見出什麼成績。”

陸敏將紅包遞到趙敏敏眼前。

“拿著吧。”

“不了,謝謝。”

趙敏敏拒絕。

她知道大傢夥都是看在徐周元的麵子上纔會過來家裡幫她慶祝的。

但她並不是這些人的誰,也不想拿他們的錢。

廚房裡的空氣彷彿僵住了一般,陸敏有些意外和不解。

這個孩子討好徐周元,要的不就是這些?

“給你就拿著。”徐周元說。

趙敏敏重重歎氣:“徐周元,我不缺錢的,你忘了我家拆遷了我拿到了一點點的錢。”

她不想要這個錢,特彆是陸敏的錢。

氣氛變得凝重了起來。

還是陸敏自自然然收回紅包。

“不要的話,那我可省了啊。”她笑笑道:“這個分數上個好點的大學還是可以的,準備報什麼學校?”

“她學醫。”

趙敏敏讓自己儘量笑笑:“準備報軍醫大學。”

“普通人還能報這種學校呢?”陸敏倒是真的不瞭解這方麵的事情。

想當初她考學的時候也不會考慮到那方麵去,本身報考的範圍那個就不在內。

“能啊,她還是有點聰明的。”

徐周元對趙敏敏的成績還是給與了肯定了。

這樣的成績,也不算白費他幫忙一場。

陸敏轉移話題:“今天我讓楊菲過來了,一會你出去迎迎。”

徐周元剛剛還帶著笑的臉轉瞬間變了變。

他不喜歡接啊送的。

誰都有腿有腳,為什麼要彆人接送?

“周元,你想結婚總得拿出來點態度吧?女人其實冇你想的那麼複雜,你隻要付出一點點的關心就夠了。”

陸敏曉得徐周元的個性,他和人混熟了纔會話多。

不然坐在一起,一個小時一句話都講不上的。

“不行就算了。”

“你托嫂子幫你介紹的,嫂子也儘量挑合適你的人這中間費了我多少功夫我就不提了,可你現在又突然撂挑子……”

“我知道了。”

“去接接她,她是個特彆好的姑娘,和你也算是門當戶對。”

趙敏敏悄悄離開了廚房。

盧川正在沙發上看手機,看到她出來對她招招手。

“過來坐。”他拍拍自己的旁邊。

在怎麼說盧川也算是教過趙敏敏一場,趙敏敏叫他聲老師也是應該的,這個麵子怎麼也得給。

客廳裡大家開著玩笑熱熱鬨鬨,角落裡盧川和趙敏敏興致頗高的引經據典一直聊聊聊。

有人說學理的文科一定不行,這定律在趙敏敏的身上完全不成立。

盧川喜歡看書,趙敏敏也喜歡看書。

徐周元去外麵接了楊菲回來,楊菲果然就如陸敏所講的那樣,大氣優雅。

趙敏敏連連看了好幾眼。

“徐周元這次可能真的要結婚了。”

趙敏敏左耳邊突然響起盧川的聲音。

“那好呀,他也到了該結婚的年紀。”趙敏敏的聲音是笑吟吟的。

可她曉得自己的心,很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

擰了勁兒的難受。

楊菲對著趙敏敏非常的友善,甚至吃烤肉的時候處處照顧敏敏。

敏敏握緊手中的飯碗,她覺得自己太齷齪了!

她難過什麼?

袁湛眉飛色舞的講著笑話,大家都很給麵子的笑了笑。

敏敏藉口去了衛生間,然後回到房間坐在床上發呆。

她想,現在這個處境,她是要對徐周元表白還是直接收拾行李滾蛋走人?

前者,太齷齪了。

徐周元幫她一場,最後她搞出來這種湯事兒。

後者,就如陸敏所講的,她一個外人在徐周元的家裡進進出出像什麼樣子?

原來姚詩講的冇錯,她確實貪圖了彆人給她的溫暖。

她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徐周元的呢?

有人敲了敲門,然後推門進來。

“怎麼不下去吃飯?覺得人太多了?”徐周元見她遲遲冇有回去,就上了樓來看看。

其實他也嫌人多,不過慶祝這種事情還是人多熱鬨。

趙敏敏端詳著徐周元的側臉,忍不住問:“你要結婚了嗎?”

徐周元冷哼。

結婚?

發昏還差不多。

楊菲算是比較健談的,也比較包容,可他……

可能他真的是有點什麼病吧。

“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兒,下來吃飯。”

“不了,我要收拾收拾行李,一會就回停車場去住了,再過一段日子也就開學要離開這裡了。”

她很感激老天爺,真的就讓她考得遠遠的。

這個城市,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她討厭從小生活到大的這個城市,非常!

徐周元皺著眉去看趙敏敏。

因為是下午兩點鐘,光線正好。

陽光落在趙敏敏的頭髮上,照得她熠熠生輝。

趙敏敏最漂亮的地方就是她的那雙眼,充滿了靈氣的眼睛。

她不高興。

正在鬧彆扭,可徐周元不清楚她鬨什麼。

他好吃好喝地把人都請來,替她慶祝,她還不高興?

“那地方還怎麼住人,不是講好的在我這裡住到開學。”

他正在合理安排時間,還打算如果有時間的情況下就送她去上學。

小孩子從未離開過家鄉,突然一個人坐車會有點害怕的。

加上她這多災多難的招黑體質。

“不了,我要回去了。”

徐周元注意到了她的情緒變化,眉頭狠狠一跳。

他脾氣原本就不是太好,也冇什麼耐性。

拿著熱臉去貼冷屁股這種事情做了一次絕對不會有第二次。

可他還是忍了,若有所思問她:“陸敏和你說什麼了?”

“冇有。”趙敏敏搖頭。

“你小孩子就是想得多,彆人說了什麼也絕對不是有心衝你。”

“我知道的。”

“非走不可?”

徐周元覺得和小孩兒溝通太難。

他現在等於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都不是人。

扔著朋友不管上來安慰她,結果這位還不領情。

趙敏敏其實不想走,可不能不走。

她厚臉皮一直賴在這裡,那就更讓人講閒話了。

徐周元也即將要結婚了!

“謝謝你徐周元。”趙敏敏從床上站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但就是想哭。

可能是剛剛發現自己喜歡上了一個人,然後發現那個人有了戀人。

心情就像是檸檬氣泡水,講不出來的惆悵酸澀。

徐周元伸出手臂遞給她。

“借你,哭吧。”

趙敏敏揪著他手臂,哭了好半天,纔有氣無力說:“你一定會好人有好報的。”

那個楊菲看起來,人特彆的好。

徐周元剛想說什麼,陸敏帶著來樓上參觀。

正巧看到門裡的那兩個人。

“不吃飯躲樓上來了,徐周元你今天可是東道主啊。”陸敏打趣著徐周元。

“你們先吃吧。”

“已經吃好了,我帶著楊菲上來參觀參觀,這裡以後也許就會是她的家。”

趙敏敏聽到陸敏的話,心口一酸。

她覺得自己手臂雙腿的血液全部都僵掉了,她的兩隻手冷冰冰的,比在數九寒冬裡還要涼。

或許她就是較勁吧。

陸敏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陸敏。

所以纔會對楊菲的出現格外的牴觸。

真不應該!

楊菲臉上閃過一抹不讚同。

她覺得陸敏這話說得有些過早。

隻是現在處在這個位置上,不太方便去反駁陸敏的話。

“你們先下去吧,樓上房間我都冇有收拾。”

徐周元所有的資料都在書房裡,樓上的空間就是他的私人空間。就他現在和楊菲的狀態來說,他很介意楊菲直接進入到自己的私人空間裡。

甚至包括陸敏。

客廳是纔是做客的地方,樓上並不是的。

徐周元等那兩個人離開以後,他回了房間拉了個行李箱出來。

“原本打算在家裡送你最後一程的,可你現在要走。”

行李箱是她還冇高考的時候就下訂單預定的。

徐周元倒也不是追求名牌效應,隻是他所有的行李袋行李箱都是lv的,他順手就幫趙敏敏訂了一個。

他放到床上,看她:“行李呢?我來教你怎麼做收納。”

他見過有些孩子的行李箱,那打開以後真的是不能瞧。

他不希望趙敏敏的箱子是那個樣子的。

趙敏敏死死抓住自己的手,活像是一塊石頭,一動不動。

“箱子不是新的,一個是我用過的有點舊,一個是稍微新點的……”

徐周元怕她負擔大,還這樣解釋了一句。

這種箱子他用了比較長的時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耐臟耐用。

趙敏敏伸出自己的腳,踩到了徐周元的腳背上。

徐周元皺眉。

這是什麼毛病?

他躲了。

今天是她高興的日子,他不想訓她。

可他躲開以後,趙敏敏的腳還是追了過來,又踩了他一腳。

這誰能忍,徐周元他也忍不了。

“你信不信我抽你?”

他最近是不是表現得太善良了?

趙敏敏也不知道為什麼,又伸出腳還要踩,徐周元自然是要躲的,兩個人你踩我躲的追逐了起來。

徐周元發飆前,看到她眼淚成串的掉了下來,歎口氣。

冇躲了。

將自己穿著白襪子的腳放在她腳前。

趙敏敏惡狠狠踩了兩腳,心中的委屈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就是走之前想和你說。”

等了半晌也冇等到她想說的話,徐周元看她。

“想說什麼?”

“我喜歡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