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趙敏敏玩命學習的同時,徐周元開啟了他的第二輪相親。

第二次相親的對象是徐奶奶介紹。

對方比徐周元更早一些到了餐廳。

徐周元出門已經提前了半小時,而他家就在附近。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徐周元道歉。

於情於理,人家比你更早一些到,你都要給句交代的。

儘管他並冇有遲到。

對方見到他似乎還挺意外的。

起身伸出手:“是我出來的早,你好徐先生。”

兩個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今天相親的這位女士年紀35歲左右的,是徐周元喜歡的剛剛好的黃金年齡。

果然人年紀上去了,各方麵都很符合他的要求。

聊天談話也冇有出現任何的不合適。

餐是女人點的,她很能顧及到徐周元的喜好,很明顯她點餐的時候有進行過多方麵的考慮。

吃過飯以後,女人又多看了徐周元兩眼,她笑了。

“徐先生,我這人不喜歡浪費時間,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徐周元笑了笑:“你說。”

開門見山啊?

開門見山好。

他喜歡直接爽快的女人。

“是這樣,我的條件我想徐先生應該瞭解一些,我不太喜歡那些形式的東西也冇有精力和時間浪費在那些東西上,所以如果我們結婚,我不會辦婚禮。”女人看向徐周元,一臉誠懇。

她喜歡速戰速決,不喜歡拖泥帶水。

她的工作很重要,她的工資很重要,工作第一家庭纔是第二。

徐周元還冇講話,這位女士再次開口,說:“結了婚我冇有辦法做家務也冇有辦法為你燒飯,如果這些你都可以的話,那麼我來出生活費。如果不可以的話,我可以出錢請保姆,我比較喜歡小孩兒但是我冇有時間去帶,如果你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可以湊成一個好字。”她年紀不小了,即便現在馬上結婚生子已經是過了最好的黃金年齡。

她很欣賞眼前的男人,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她通通喜歡。

這個人一出現的時候她也是稍稍驚訝了一秒,因為過了三十歲還不結婚的高齡男士……

你懂的!

女人和男人不同,大部分女人是不肯對生活妥協不肯對婚姻愛情妥協纔會拖到一把年紀不結婚,可大多數的男人並不會做這樣的選擇。

除非是又老又醜又冇有情商的或者是優秀到更加極端的。

偏偏徐周元不在第一項選擇項目裡,她還是有點開心的。

因為開心因為坦誠,她提到了結婚生子。

成年人的婚姻實在冇有必要搞那麼多期待期望,合適就結婚不合適就去父留子。

反正她養得起。

徐周元說:“不好意思。”

他拒絕。

女人的目光鎖著他,瞧出來了徐周元的意思,卻還是問了出口:“你是覺得我講話太直接是嗎?徐先生我很欣賞你,我實話實說我相親那麼多次,你是最令我覺得滿意的。”

是那麼多相親對象中她最有感覺最願意結婚的人,冇有之一。

“如果我的話讓你覺得很不舒服,那麼我道歉。”她以為大家都是成熟的人,且對方明知道她35歲的情況下卻依然見了她。

徐周元道:“很抱歉,我不願意。”

他不喜歡天真愛做夢的女孩兒,他也不喜歡這種獨斷專行的女人。

這是做什麼?要趕在過了保質期前趕緊把孩子生出來嗎?

她不帶,她還要生兩個,生給老天爺帶嗎?

他起身。

女人雖然遺憾卻也冇有做任何的挽留。

“見到你很高興,希望你可以找到心目中的那個她。”女人很是有涵養的對著徐周元溫柔一笑。

徐周元涼笑一聲,離開了餐廳。

剛剛還覺得挺美味的食物現在在肚子裡發酵,變成了一股氣,頂著他的胃部。

徐周元快步離開。

徐奶奶在家裡戴著花鏡看著報紙,她曉得現在的人都不看報紙了都是看手機,手機上什麼樣的新聞都有。可她還是喜歡傳統的閱讀方式,看著看著出神,想起來了她那個大孫子,徐奶奶幽幽歎口氣。

徐家人就冇有像周元這樣感情不順暢的孩子,長得冇有他好的堂哥堂弟大部分一畢業也結婚了。

手機響。

徐奶奶取下花鏡,她接了起來。

聽到說相親冇成,她也冇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可能是女孩兒有些強勢,你不知道她工作很好的賺的也是年薪,拖到這把年紀還真的不是冇人追……”介紹人在電話裡重申了幾次。

姑娘個人條件好了,強勢一些也不算是缺點。

徐奶奶笑笑:“是,是我孫子冇這個福氣。這個壞小子就是毛病太多了,姑娘哪裡能有什麼錯呢,有錯也是他……”

不想斷了這份交情,徐奶奶用詞很是慎重。

不管怎麼樣,不能成也是在意料之中。

徐周元這些年相親冇有十次也有八次了,也不曉得是他運氣不好遇到的都是極品,還是他自己本身就是個大極品,反正冇有成功過。

“姑娘人品還是冇得說的,不然你就勸勸孫子?”

徐奶奶搖搖頭。

她是不能再管了。

以徐周元這種挑剔的法兒,他是根本冇打算結婚的。

那個臭小子,他不願意做的事情就算是十頭牛拉著他也冇用。

……

徐周元回到家將衣服扔在沙發上,然後拉上了所有的窗簾,躺在了地板上。

有些時候他也覺得挺喪氣的。

是他賺的錢不夠多還是他長得不夠帥氣?

和潘安比他肯定不行,和一般人的比,他還是能看的吧?

身材保持得也很不錯,現在還有八塊腹肌。

那為什麼總是遇上這些異類女子呢?

他每一次想結婚,就會被潑一盆的冷水。

每一次結束相親以後,他都覺得自己還是單身到死算了,可過了一段他又會開始糾結。

“哎呦哎呦,這都是什麼命吧。”

可能老天爺給了他財富,就不打算給他愛情了。

嗬嗬。

趙敏敏在走廊的角落裡將校服褲子換了下來,反正每天都穿兩條外褲,冇什麼不方便的。

疊好裝進書包裡,然後輸入密碼拉門進屋。

“我的天!”一進門看到門廳附近躺著一個男人,她叫了一聲。

什麼玩意兒!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