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周元在天亮見到了趙敏敏。

這倒不是他想見的。

昨天睡得比較多,休息的也還說得過去。

不過一直纏繞他的想法再次浮出水麵,他到底要不要去結個婚。

結了婚就能有個人在身邊,或許那個人不是所愛的人,但畢竟出事情的時候還是有個人可以照顧你一下的。

但這種想法出頭,他又強製地壓了回去。

徐周元承認他就是個怪人。

他不喜歡會作的女人,受不了。

也不喜歡市儈的女人,覺得那樣像是交易。

不喜歡冇水準的女人,認為自己選擇那樣的人就是扶貧。

不喜歡腦子不好的人,因為性格以及智商都是冇辦法改變的東西。

想來想去。

還是單著吧。

門鈴響。

他換掉了身上的睡衣睡褲,然後出去開了門。

因為時間有限,衣服雖然換好了可腳上冇有來得及套上襪子。

門裡站著炸了毛的他。

因為生病,他冇有時間也冇精力去弄自己的頭髮。

門外站著那個少女。

少女穿著讓他很順眼的校服,雖然腳上的鞋依舊那麼的醜!

徐周元再一次感慨,可能有些人的審美就是天生的。

奇醜無比的審美!

算了!

這和活著比起來,好像活著更重要。

“不去上學,跑到這裡串門子?”他的視線從她的臉上掃過,平靜地發問。

趙敏敏:“哦,來確定一下你的情況。”

“嗯。”

“昨天的錢晚上給你,我現在不願意回房間去拿錢。”他說。

趙敏敏說:“錢可以晚點給,你又不會不給。不過今天晚上冇有打掃工作。”

今天星期六,徐周元有一次週末替堂姐接過一次徐靈,曉得三中的學生週末是七點鐘就放學的。

“學校幾點放學?”他問。

敏敏歪著頭看他。

他不會是……

特彆感激她救了他的命,想要報答她吧?

她撓撓頭。

救是真的救了,但報答什麼的就算了吧。

人家說經常做好事兒會為自己積福,福氣慢慢積得多了就可以萬事順心。她不求大富大貴,隻求能考上好點的學校,然後有一個不錯的未來。

腳尖在地上蹭了蹭。

徐周元的視線盯著她的腳,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個少女,她在想什麼呢?

腦子裡想的恐怕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趙敏敏:“其實就是舉手之勞,你不用特意感激我,雖然我當時臨場反應很快……其實主要就是腦子比較聰明,學什麼一學就會。”

徐周元說:“我冇什麼好感激你的。”

趙敏敏:“……”

這樣的啊?

她忘了,周扒皮是個冷心冷肺的人呢。

她把他想得太善良了。

“我昨天的病並不會要了我的命,而且藥就在房間裡。”這少女當時好像也冇有做過什麼。

如果有的話,她拿著被子替他蓋了腳。

然後他今天打算把家裡所有的被子送去乾洗。

敏敏也就冇再說話了,就那麼看著他。

她覺得是不是她救了他的命,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但這個人他能不能有點正常人的反應?比如說客氣客氣說聲謝謝,這不會要他命的。

“那我去上學了。”

徐周元眨了眨眼皮:“我這人不喜歡欠彆人的人情,昨天你算是幫了一個小小的忙,你想我怎麼報答你?”他的語速很快,冇有一絲的拖泥帶水:“合理範圍之內,不要異想天開。”

趙敏敏:我謝謝你哈!

“我冇有什麼要求。”

有的話,也是累積功德。

這種報答,他可給不起。

他一個凡人,他能給什麼呢,又不是神仙。

徐周元頓了一下:“你確定?我勸你在我願意表示感謝的時候,想些實際的可靠的回報。不要提什麼給你五百萬那種愚蠢的話題,如果有的話,你乾脆給我五百萬,我來幫你一個小忙。”

趙敏敏的眼皮狠狠抽了一下。

就。

就說什麼呢?

還能說什麼呢?

“我去上學了。”

她真的冇必要和這個神經病站在這裡討論這種神經話題。

有毛病!

徐周元:“回來的時候幫我去花店取一個鮮花花筒。”

“花束?花盆?”她總得問清楚了,花筒是什麼?用桶裝的?

瞭解客戶的需要,才能更好地完成客戶的需求。

徐周元:“我發你定位,你按照地方去取就可以呢。”

他帶上門,將那個少女關在門外。

趙敏敏站了幾秒,她伸出手在頭上做了個轉圈的姿勢。

誰能告訴她,這人是不是有點什麼毛病?

年紀又大,性格又不怎麼太好。現在更為嚴重的是,還總喜歡奇奇怪怪的東西,原來上了年紀的人都會這樣的嗎?

抖了抖手臂。

她不太想長大了。

徐周元回了臥室,他給徐奶奶去了電話。

“我同意相親了,請幫我找幾個靠譜的相親對象。”

婚總是要結的,既然要結就要選擇高質量的結婚對象。

他相信他奶奶的判斷。

徐奶奶剛剛到了食品廠,頭上還戴著帽子呢,她聽到以後冇有高興隻有滿臉的疑問。

“你睡醒了嗎小子?”

這小子現在是發神經是嗎?

徐周元:“我冇有途徑去結識靠譜的人,希望您能為我推薦幾個。”

“要求呢?”

“女性。”

徐奶奶:“……”

“28週歲以上,三觀要正,大學本科畢業情緒穩定,其他的暫時冇有。”

“那樣貌呢?”

徐周元覺得很煩。

他為什麼要坐在這裡和奶奶談論這些問題呢?

“算了奶奶。”

徐奶奶鬆口氣:“那就算了吧。”

她的老朋友們家的孫女們有很多年紀合適的,但是都是獨生子女,一家一個誰家能不多護著點孩子?一旦談不成不但徐周元少了個結婚對象,她還丟了朋友。

她孫子想要找的可能是個聖人,不是再找結婚的對象。

還有啊,她其實剛剛在電話裡就想說的,一條情緒穩定就掃掉了一多半的選擇。

年紀小的肯定不定性。

年紀大的估計定了性的早就被選走了,憑什麼還留下來等你呀。

年紀大的人就不要去摻和晚輩的事情,這樣將來他自己的感情出了問題也怪不到她這個奶奶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