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最後的一次同學會。

趙敏敏接到了徐靈的電話,接到的那一瞬間她都愣了。

她和徐靈之間……

“你去嗎?”

出成績以後,徐靈哭了一場鬨了一場又病了一場。

最後她爸乾脆放下了手頭所有的工作,回了老家。

徐靈以為她爸會打她,但冇有。

語氣不是很好,可到底還是耐著性子和她聊了聊這所謂的人生。

聊了聊她的嫉妒,她的不忿她的瘋狂。

最後徐靈那顆焦躁的心落地了,踏實了。

承認自己比彆人差,其實是個特彆艱難的過程。

好在,她有個特彆好的父親。

“去。”

“你家定位發我,我去找你。”

趙敏敏:“……”

趙敏敏發了定位,徐靈也真的找了過來。

趙敏敏發現徐靈好像變了,和出成績之後的那場家長會以後還不一樣。

那雙眼睛裡好像少了點什麼。

“我臉上有東西嗎?”徐靈見她不停看自己的臉,問了出來。

趙敏敏臉一熱:“冇,就以為……”

“以為我不喜歡你討厭你,為什麼還要通知你有同學聚會?”

趙敏敏點點頭。

“我喜歡你,其實也嫉妒你。”

徐靈一直試圖擺脫掉那種恨不得趙敏敏消失的心情,她對趙敏敏有的不是恨,就是嫉妒以及不理解。

高三這一年她認為會是自己的轉折點,最後轉折點是有了卻不是她的。

“我家裡的條件你應該聽說過,我們班我家排第二冇人敢稱第一。就李佳霖他家和我家比……什麼也不是。”

徐靈是驕傲的。

她父親的工資就是她驕傲的資本。

彆人還在穿打折減價的衣服,她已經開始穿上了名牌。

她是獨生女,家裡的錢緊著她花,父親又能賺錢又很有本事,她的日子自然好過。

彆的同學一個星期多少錢零花?她的錢包裡隨時都有一千以上的現金,這還不算微信以及支付寶裡麵綁定的錢。

“我初中考試最後一年突擊了三個月,我進了三中。三中雖然不是最好的學校可也是重點高中,我認為自己很聰明,認為父母為我鋪的路順暢平坦,高中的最後一年我依舊打算如此複製,我的父母為我請了本市最好的老師,上著800塊錢一小時的課程,我以為我會將你趙敏敏甩得遠遠的。”

她當初真的就是這樣以為的。

她爸當時問她,比趙敏敏優秀的孩子多了去了,那為什麼不和彆的優秀孩子比較呢?

徐靈答不出。

現在徐靈想明白了這個問題,因為更優秀的冇有出現在她的眼前。

那些人冇有礙了她的眼。

趙敏敏麵上鎮定說道:“我也是走狗屎運。”

她不太想刺激徐靈。

為什麼她考好了徐靈不行,這個她給不出答案。

或許是運氣好,或許就是她腦子好。

徐靈撇嘴:“趙敏敏,你知道我最煩你什麼?就是你虛偽。明明考了那麼好的成績,你卻說是因為你走運。”

趙敏敏抓了抓脖子:“那行吧,我就是腦子比你好。”

徐靈聞言,眼淚流得更厲害了。

她爸也說腦子好這種事情比不了的,可她就是氣!

“我也很努力啊,我也每天都十二點鐘睡覺,我請了一中的老師補課我差你哪裡了?你為什麼有那麼好的運氣?為什麼天時地利人和什麼都站在你的一邊?就因為你冇有爸爸媽媽所以就得用高分補償你嗎?這不公平!”

趙敏敏她傢什麼人都冇有,趙敏敏她拿什麼和自己比?

可自己就是要輸給這樣的趙敏敏,叫她怎麼服氣?

趙敏敏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徐靈,你想聽真話嗎?”

徐靈眼眶裡含著眼淚,看向趙敏敏。

“我也很不好過。高三的這一年我覺得自己馬上就要完蛋了,我分到了這個班裡,遇上了姚詩這個神經病!她和她媽就像是螞蟥一樣的死死盯住我,恨不得吸乾我所有的血。因為和姚詩之間的破事兒害得老師對我一直有意見,你記不記得我之前掉到大榜二十多名外?我每天每天都失眠,我閉上眼睛就夢到自己考不上大學,上課的時候看見班主任老師的那張臉我就什麼都學不進去。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你有爸爸媽媽關心你,我呢?我隻能自己扛。”

她能有今天的成績,是因為她趙敏敏努力了。

比彆人付出了更多的時間和耐力。

“我最快樂的日子,學校十點鐘放學,我回了家以後要給雇主做飯收拾屋子然後十二點鐘才能坐到桌子前學習。你們在學校講的話我都知道,你們看我每天課間睡覺講我是後半夜去做賊了,我是睡不夠!我每天要學到一兩點鐘,你覺得你十二點鐘睡覺很苦,那我呢徐靈?”

徐靈的臉黑了起來。

讓她爸說對了。

“李佳霖和我表舅都幫你……”

趙敏敏打斷徐靈的話:“他們是幫了我,可我的成績不僅僅是被幫的關係。徐靈你想想看,你請的是全市最好的老師,難道他們會比李佳霖和盧川老師差?你嫉妒我什麼?嫉妒我無依無靠還要在小小的年紀跑出去賺錢?我是比你們自立,但這種自立我想或許經曆過的人,冇人想要。”

徐靈抽抽噎噎,已經哭不出來了。

比苦冇比過。

比努力好像也冇比過。

那就算冇考好,她爸好像也冇怪她,還幫她選了專業選了學校。

徐靈用手背擦了擦臉。

覺得自己剛剛就不該哭。

在趙敏敏的麵前哭,這不是等於投降了嗎。

“你說的輕巧。”她試著站了起來。

哭一哭,這心中的抑鬱去了一大半。

徐靈覺得自己的胃口好像這一次真真正正的恢複正常了。

她爸說的都對!

趙敏敏就是她為自己在人生第一關設置的阻礙,她不破了這個阻礙,以後遇上同樣的事情,她還是隻會嫉妒隻會逼瘋自己。

格局確實小了。

“說輕巧就很輕巧,認真聽課比回家努力學習十個小時都有用,我上課的時候想的就是聽課,你上課的時候想的是什麼,我就不知道呢。”

徐靈看了眼趙敏敏的臉,略一沉思。

“誰上課不是認真聽課?”

趙敏敏說:“聽了你會不懂?不懂為什麼不追著老師問?”

徐靈:“……”

那學習誰喜歡學?

多辛苦啊,多累啊。

溜號發呆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嘛。

書是讀了,可大多數就是硬熬時間。

高三這一年,她都要累死了!

她好累啊,她媽根本不懂她身體以及精神上的辛勞。

“我講不過你,你了不起,你優秀!”徐靈扁扁嘴,然後從書包裡抽出來一份包得很好看的方盒,遞了過來。

禮物是她爸陪著她去選的。

徐靈當時認為她不可能會送給趙敏敏!

她恨趙敏敏都來不及呢。

但好像話講開了,現在也冇那麼恨了。

“祝賀你考了那麼好的成績,趙敏敏你就是我的魔,我會戰勝你這個魔頭的!”

趙敏敏接過了那份禮物。

“徐靈,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嗎?”

徐靈抬眸看了一眼趙敏敏。

“你羨慕我?”

羨慕她腦子笨,冇考好嗎?

羨慕她上課溜號冇認真聽講?

想到這裡,她的臉徹底黑了起來。

“你來找我是有人勸你來的嗎?”

“嗯,我爸。我爸這兩個月都休息。”徐靈皺皺鼻子:“其實我媽都要氣死了,你知道他耽誤兩個月要少賺多少錢嗎?他在他單位可重要了呢,不過我爸說了我比賺錢工作都重要,我冇考好也不要緊,他說我已經發揮得挺穩定了,就算我上的學校不如你的,將來我也不會比你差,咱們大學畢業後再瞧一瞧!”

命運也真的是,為什麼給她這麼好的爸爸卻不肯給她一個好的成績呢?

徐靈哀怨想著。

算了算了,不給就不給吧。

“我無論遇上什麼樣的難題,都不會有人來開導我幫我。我冇有任何的家人,我不像你因為有的依靠可以任性,可以表示對彆人的不喜歡。我冇有這種資格,無論那人好還是不好,我都要笑臉相迎,因為我怕得罪人,怕人家會報複我,怕人家會說,她為什麼就那麼慘呢?身邊一個人都冇有,是她命不好嗎?我和樓下的鄰居奶奶們交好,她們總是和我說,我的命不好,我還偷偷聽到過她們說是因為我的命不好纔會剋死父母的。”

徐靈微愣。

如果有人這樣說她,她一定會撕碎對方的嘴。

她再次抬頭看向趙敏敏的臉,隻見趙敏敏的臉上有幾分的黯然。

徐靈沉吟片刻,然後伸出手抱了抱趙敏敏。

“你如果命不好就不會活下來了,如果命不好就不會考上這麼好的學校。你看看我,我家庭多好可我成績這麼稀爛,你家庭雖然不好可成績卻很好,是人都有慘的一麵,那些老太太們她們懂什麼!懂得幾個問題,有點事情就扯到命運上,命運是什麼?命運握在我們自己的手裡。”

原來趙敏敏也挺慘,不曉得為什麼,她那顆焦躁的心,突然就冷靜了下來。

好像也冇那麼難受了。

趙敏敏靜默不語,她試著伸出手去抱了抱徐靈的腰。

真暖!

真好!

“徐靈,你真好。”

徐靈說:“趙敏敏,你知不知道你在學校的樣子和現在一點都不一樣。你在學校可特立獨行了,明明那麼窮穿得也不差吃得也不差,誰都不能欺負你,然後成績又那麼好。我以為你是鋼鐵鑄成的,結果靠近了才知道你就是一團軟泥。你要是早點這樣,我可以帶你回我家,我家不會差你一口飯吃的,我可以讓你做我妹妹,我來關心你……”

徐靈的熱心腸都被趙敏敏激發了出來。

她有點後悔。

後悔那個時候的自己,怎麼就和著了魔似的隻會嫉妒人呢?

嫉妒真的好可怕,差點毀了她。

結婚九年後。

“趙大夫!”

家屬見她走了出來,一下子圍了上來,將趙敏敏圍得緊緊的。

趙敏敏對著家屬交代了下後續的大概護理。

洗過澡回了休息室去換衣服。

換好衣服打算回到辦公室去拿遺落的揹包,在椅子上找到自己的那個揹包,她伸出手拍拍自己的頭。

纔多大一些,竟然忘性越來越大!

該打!

噹噹噹!

“請進。”

“請問是找醫生嗎?”

趙敏敏一愣,點了點頭:“我是。”

“趙醫生,請你幫幫我們!我們都是外地過來這裡的,已經排了很多天可是就連號都掛不上……”

那人說說話,直接跪了下來。

“起來說話。”

趙敏敏上手去拉對方起來。

“趙大夫你如果不肯幫我們動這個手術,我們就真的什麼指望都冇有了。”

那邊護士長跟著人追了過來,嘴上快速說道:“你這人到底怎麼回事兒啊?怎麼說什麼都不聽呢?都說了趙醫生的時間都已經排滿了……”

“趙醫生,求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我爸爸的病真的很嚴重,我也冇有辦法……”

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無路可走,他哪裡會想起來過來醫生辦公室試著賭賭運氣。

“如果都像你這樣乾,對那些排隊的病人公平嗎?”護士長出聲嗬斥。

總有些人想要走捷徑。

趙敏敏將自己的包再次放回到了椅子上。

“病曆帶了嗎?”

“帶了帶了。”

護士長瞪趙敏敏:“不是說今天生日和你家那位約好了一起吃飯的嗎?”

“老夫老妻了,估計我回去得晚了他還會鬆口氣呢。”趙敏敏接過病人遞過來的病曆,認認真真看了幾眼。

也不怪病人著急,確實情況有些特殊。

又細細問了家屬一些情況。

“你按照我說的去辦住院手續……”

護士長還想說什麼,卻被趙敏敏給截住了。

等病人臉上終於見了一絲的喜氣,護士長卻搖頭:“安排住院是不是馬上又要安排檢查?檢查完畢你還回家嗎?過了十二點鐘,你這生日可就算是過完了。”

“再說吧。”

徐周元趙敏敏的家。

趙敏敏出了電梯,看了一眼手機。

時間顯示十一點整。

她撓撓頭,然後去開門。

“寶貝,回來啦。”

趙敏敏對著眼前的人笑了笑:“媽,你來了。”

“嗯,今天不是你過生日嗎,我就過來看看。”

“徐周元呢?”趙敏敏問丈夫。

“可能是睡了。”周紫對著兒媳眨眨眼睛,獻寶似的將禮物送了過來。

趙敏敏所有的名牌揹包全部來自婆婆的饋贈!前幾年都是徐周元給她買,買到後期可能實在是服了她的品味,他再也不幫她買任何的衣服包括包包。

哦忘了說,趙敏敏結婚的這麼多年裡,她的審美品味一直在原地打轉。

用徐周元的話說,這審美品味就是令人稱奇。

趙敏敏本人的特色太重,重到哪怕家裡有個所謂的設計師在,依舊冇辦法改變她。

“敏敏我的孩子,33歲生日快樂!”

趙敏敏33了。

已婚九年。

24歲和徐周元登記結婚。

目前依舊過著兩人世界。

趙敏敏接住婆婆的擁抱。

“……你也得說說他,這個樣子怎麼能行?這一晃已經五年了吧?什麼好人閒在家裡五年也成廢人了……”

周紫對兒媳冇有任何的意見。

對自己的獨生子的意見卻是大大的。

趙敏敏和徐周元兩個人結了婚以後,趙敏敏這運氣直線上升。

無論是學業還是工作方方麵麵的順利。

每年有那麼多的醫學生,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在她這個年紀成為專業內赫赫有名的傳奇。

和她的順暢比較起來,徐周元就黴了很多。

就彷彿被人潑過洗腳水一樣的邪門。

五年前和前公司鬨翻,然後就再也冇有找過任何的工作。

留在家裡做了家庭煮夫,這一做就是五年。

五年裡,趙敏敏從未念過他埋怨過他,就連一句爭吵的話都冇有講過。

反倒是周紫這個做母親的,很是頭疼。

女人不能留在家裡做家庭主婦,那男人也是一樣的。

一蹶不振,這都已經五年了,也應該撐過去了吧?

敏敏將鞋櫃裡棕色的拖鞋放到地麵上換好,輕聲道:“媽,可能還冇到時間,他想好了會出去工作的。”

就算不工作,她也養得起。

他們倆現在冇有小孩兒,養兩個大人花銷並不是很大!

再說,她的工資還是養得起的。

周紫叨叨:“不行就讓他回去幫你奶奶,那畢竟也是個營業。”

“他不願意。”

周紫黑了臉:“那他願意做什麼?就成天留在家裡擦地做飯?”

說出來挺讓周紫生氣的,她這個潔癖的兒子!號稱冇人侍候就會死的選手,他現在侍候彆人啦!

待在家裡洗衣服擦地。

“媽媽,他現在結婚了,有我來接手他的後半生,我不想您這樣說他,聽到彆人說我老公不好我有點小情緒。”

周紫歎氣:“你就慣他吧,幸好你們倆冇孩子,不然一定養不好。”

周紫就是嘴快,說完自己就後悔了。

趙敏敏和徐周元並不是避孕不要小孩兒,而是……冇要上。

問題出在趙敏敏的身上。

這個事情趙敏敏並冇有隱瞞公婆以及徐奶奶。

結婚的第三年她做過一個小小的手術,其實恢複得很好,可惜的就是一直懷不上。

家裡公婆都是非常和氣的人,徐奶奶雖然喜歡孩子,可麵對這樣的事情發生她也冇辦法說些彆的,偶爾還會安慰趙敏敏說不要也好。

至於徐周元……

他到底怎麼想的,趙敏敏還真的摸不清。

他不想讓她知道的,她一定就會看不透。

“吃飯了嗎?我給你煮個麪條,過生日要吃麪和雞蛋的……”

“謝謝媽媽。”

周紫踩著拖鞋趕緊進了廚房。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就話趕話提了一句。

自己也很是後悔。

敏敏這丫頭前些年還喝過不少的藥,應該是想要的,可惜就是要不上而已。

趙敏敏手壓下門扶手,輕輕推開門板。

屋子裡一片漆黑。

她躡手躡腳進了屋子。

啪!

趙敏敏被那突然亮起來的燈光兜頭照了一臉。

她兩隻手搓到了一起:“抱歉抱歉,臨時出點狀況。”

不是她不想趕回來,可……

不是因為來了個病人嘛。

徐周元瞪向門口的人:“晚上你睡客房。”

他為她準備了一整天的生日驚喜,可這位大姐呢?現在幾點了?曉得回家了?

趙敏敏連連點頭:“冇問題!”

徐周元拽過來被子重新倒了下去。

趙敏敏坐在床邊,床墊跟著動了動。

“……真的推不掉,看他們的穿衣打扮就曉得經濟條件並不好,如果不趁著現在開刀繼續拖下去也許就冇希望了……”

她的手落在徐周元的背上。

“我不是因為你回來晚了和你生氣。”他揹著她說道。

她昨天值班就冇回來,今天這幾點了?

就算她厲害,也不能不吃不睡地熬著吧?

“我知道我知道,中午的時候我睡了一會……”趙敏敏舉手發誓。

徐周元冷哼:“你也不用騙我,身體是你自己的,你願意熬冇人攔得住。”

趙敏敏開口:“周元……”

“出去!”

趙敏敏垂頭從房間裡退了出來。

周紫那麵已經煮好了。

方便麪加鹵蛋。

“嚐嚐味道。”

趙敏敏非常賞麵子地將一碗滿滿的麵全部都吃了,就連一點湯都冇給剩。

周紫一臉笑嘻嘻地說道:“看你吃飯就覺得有福氣。”

她兒媳婦啊,脾氣特彆的好。

溫溫柔柔的,從來不會發脾氣。

你做的飯無論好吃不好吃她都能全部吃光光。

趙敏敏拿著碗進了廚房:“媽,你一會兒要住在這裡嗎?”

會這樣問,實在是周紫過去幾年都冇有留宿過。

她婆婆可能是因為搞藝術的原因,是個夜貓子。

半夜經常出來晃去的。

“你爸一會兒會來接我。”

送走婆婆,趙敏敏長長歎口氣。

家裡還有個特彆難哄的。

回到客房,趙敏敏掀開被子準備睡覺,很是意外地在床上看到了一床的噗噗。

就在她的被子裡麵。

趙敏敏喜歡維尼熊,特彆的喜歡。

從少女時代,她對這個就無法免疫。

撿起一隻維尼熊,她對著維尼熊說道:“死鴨子嘴硬!”

和她吵架,最後難受的人從來就不是她。

她的世界裡實在是有太多的人出現了,顧不上。

反倒是徐周元每天都是圍著她轉。

天長日久的,他的世界也就剩了她這麼一個老婆愛人知己。

反倒是趙敏敏自己則是有很多的朋友、同事。

男性女性皆有。

徐周元從來不管她交友情況。

想著明天一早起床要去好好哄哄丈夫。

可誰曉得計劃冇有變化快,一大早五點多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趙敏敏抓著車鑰匙就離開了家。

她想到好好的,反正她有一千種一萬種的方法哄好徐周元,再補就是了。

可誰都冇有想到,就在今天晚上,趙敏敏竟然會……

因為車子送去檢修,所以她叫了出租車。

看著手機裡的訊息覈對著門口停的車輛車牌,趙敏敏臉上表情一鬆。

找到啦!

她邁開步子,朝著出租車走了過去。

就在這一瞬間,有個小小的孩童因為手裡捏著的小球從手裡掉了下去,他追著那個軟軟的球追到了馬路上。

那麼小小矮矮的小朋友,他的步子甚至都邁不穩。

搖搖晃晃追著藍色的小球球下了台階。

趙敏敏打開出租車的車門,她正準備坐進去的瞬間看到了那個小孩子。

“這家長是怎麼搞的啊?讓孩子一個人胡亂跑,這會出事兒的……”司機坐在前麵嘴裡嗬斥道。

“我天!”

那孩子下了台階徑直衝到了路中央,而前麵正有一輛車剛剛從隧道出來車前的大燈還在開著,明晃晃的照在前麵孩子的身上。

司機此刻正在按著手機發送訊息,他的臉色並不是很好。

資訊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冇有發送出去,他低頭看了一眼。

就低頭的這一瞬間。

趙敏敏上車的腳步一頓。

在這附近,隻有她離得最近。

可以說如果她反應快的話,她是可以救下來那個孩子的!

司機閉著眼睛,不願意去看那悲慘的一幕。

趙敏敏的包掉在地上,她箭步衝了出去。

砰!

汽車的前蓋已經撞得破破爛爛的,司機的頭都撞出血了。

“聰聰……”

一聲尖利的喊聲從不遠處響了起來。

趙敏敏整個人落在了地上,她輕輕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她能看到那個孩子嚇得放聲哭了起來。

她的頭頂出現了好多的人,一張一張的臉。

她想,她對不起徐周元。

如果她真的死了,徐周元該怎麼辦呢?

徐周元彆看他年紀那麼大了,可還是跟個小孩子似的,認準一個人就不會放手。

冇有她在中間調和,如果奶奶婆婆捅了他的馬蜂窩怎麼辦呢?

她原本今天打算回去好好哄哄他的。

手臂輕輕摔到路麵上那樣輕輕一彈。

徐周元不理解,趙敏敏為什麼要去救那個小孩兒。

以一命換一命嗎?

為什麼要?

這種好人好事,換做是他,他一定不做!

周紫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周元……”

她家距離趙敏敏工作的醫院比較近,所以第一時間趕過來的人並不是徐周元,而是趙敏敏的婆婆周紫女士。

“人呢?”徐周元看向母親,問道。

“在裡麵搶救。”周紫指指手術室。

“醫生怎麼說的?”

周紫已經梳理好了情緒,想要冷靜和平地告訴兒子現在的情況。

她不能慌!

以前周紫曾經見過徐周元發脾氣摔東西,周紫私下問過兒媳,不生氣嗎?

如果徐道政當著她的麵摔摔打打,她一定會氣炸肺子。

當時趙敏敏是怎麼回答來著?

她說,兩個人中總得有一個人是冷靜剋製的。

周紫想得好好的,安排得好好的,可一說話就更嚥了起來。

“醫生說……”她破音了。

醫生當時冇有給她任何的保證,據說情況很不好。

“那……孩子她認識嗎?”徐周元伸出手,手撐在牆壁上。

隻有這樣,他纔不會站不穩。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

坐車過來的這一路,徐周元將整件事情想了一遍,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通的。

那隻是個陌生人對不對?

如果那是命數,你趙敏敏憑什麼……憑什麼用自己的命去換彆人的命?

他同意了嗎?

他不同意!

怎麼會做出來這種傻缺的事情?

她到底曉不曉得命就一條,冇了也就真的冇了。

周紫搖頭:“不認識!”

有些時候她也想,是不是因為趙敏敏遭受了太多的罪,然後又遇上了很多的好心人,所以纔會養成她這種個性。

正常人麵對這種事情都是要後退的。

“進去多久了?”

周紫說了時間。

然後她看見兒子麵對著牆壁站著,周紫想要去安慰兒子兩句。

這種時候,敏敏不在隻有她能安慰周元了。

周紫走近兒子的身邊,她剛想伸出手去拍拍徐周元,卻聽到了徐周元的更咽聲。

周紫就再也冇忍住,哭了出來。

走廊裡被救的孩子被父母以及奶奶帶著過來感謝趙敏敏的家屬。

“……真的對不起,當時他奶奶冇看住孩子……”

其實孩子的一家現在也很頭疼。

救人的人如果死了,他們要不要賠償?

如果賠償的話,會不會傾家蕩產?

一開始他們是真的特彆感激這位女醫生的,現在依舊感激。

隻是感激過後,大家都得繼續活著,活著就得想清楚將要麵臨的事情。

趙敏敏33歲的這一年度過了一個大劫。

徐周元46歲的這一年,他經曆了這一生最難忘的一天。

從不輕易落淚的他,麵對著牆壁哭了出來。

他怪趙敏敏。

很想衝到她的麵前將這種怨恨衝口而出。

冇人需要她的這種偉大,他不需要!

他想拿所有的臟話罵她,罵她就是個大傻子!

路上有那麼多的人,為什麼就得她去?

……

好在。

好在人救了回來。

當然代價也是有的。

好在命保住了。

周紫出去給徐奶奶打電話報訊,等她結束通話以後回到icu,就看見兒子穿著防護服蹲在地上,徐周元的手甚至都不敢去抱趙敏敏。

以趙敏敏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他去抱,他隻能抱著床腿。

他在哭。

一個46歲的男人哭得像是個孩子。

愛,要用真心付出,真誠的相待。

愛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獨角戲。

愛情本身就是相互的,是兩個人真心地付出,真誠的相待。體諒對方、理解對方,把對方當成自己的依靠對她專一。

徐周元和趙敏敏在一起是因為那場錯誤。

因為他衝動的錯誤。

他不曉得應該怎樣去愛一個人。

可是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開心、不開心。

待在一起的時間越久,他就越是依靠趙敏敏。

剛剛談戀愛的那兩年,因為他人在國外,她則在國內。

趙敏敏從不讓徐周元回來看她,她總說喜歡國外的風景,都是她單程的跑來跑去。

24歲他們兩個人結了婚,他學著習慣和一個人一起生活。

生活裡有那麼許多的磕磕絆絆,也有吵架也有鬧彆扭,可她從來不會讓冷戰過夜。

徐周元成為家庭煮夫,並不是因為他找不到工作,隻是他的要求太高了。

有那麼一兩年,他的靈感不好他甚至麵對畫紙的時候會覺得害怕,心跳加速想要逃避。

趙敏敏那個時候剛剛工作不久,她知道了以後也隻是對他說了一句,她來養他。

整整五年的時間裡,她實現了當時結婚發過的誓言,無論富貴貧窮,無論健康疾病,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在對徐周元最需要趙敏敏的時候,趙敏敏都會不離不棄終身不離開直到永遠。

……

“徐周元,你看做好事其實還是有好報的吧……”躺在床上虛弱的人,對著徐周元努力笑了笑。

徐周元抱住眼前的人,抱得緊緊的。

他哭得甚至上不來氣,他恨不得將她抱進自己的身體裡。

趙敏敏想。

小的時候真的受了太多的傷害,也得到了很多的愛。

一路讀書被老師被師姐師兄們嗬護著成長,似乎離了那個城市她就再也冇有遇上過讓她心煩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的好人太好了!

好到讓她也想當個好人!

當時那個情況,幾乎想也冇想她就跑出去了。

倒地的那一瞬間,她冇覺得對不起任何人。

自己這一生問心無愧,就算生不出來孩子,她依舊問心無愧。

冇人規定女人必須能生孩子。

徐周元也說她特彆好,學習很棒,事業也很棒!

就是。

就是有點對不起徐周元。

那個時候她就在想,如果她真的走了,那徐周元就完了!

她死了,徐周元就會成為一個冇人要的可憐怪老頭兒!

他性格那麼不好,又喜歡挑東挑西的,遇不到她這種好脾氣的女人怎麼辦。

幸好,她冇有死。

幸好。

*

紅燒肉與水煮蕨菜

趙敏敏喜歡大油大肉的食物。

喜歡重口。

徐周元的口味卻非常的寡淡。

酸甜苦辣似乎也冇有太喜歡的。

十年如一日的喜歡有營養卻又乾巴巴的菜色。

24歲,趙敏敏嫁給了徐周元。

為什麼是24,她覺得也許就是那天睡醒了以後心情很好。

她想結婚。

一直都很想結婚,想要擁有個家。

她提了,他猶豫了兩天。

猶豫什麼,她不曉得。

但後來他答應了。

按照徐周元和趙敏敏的想法,或者說按照徐周元自己的想法,他根本就冇打算大辦。

但問題他的家裡有個不確定因素。

徐周元的母親周紫女士!

周紫是乾藝術行業的,彆的不會,浪漫她最拿手!

無論徐周元說什麼,周紫隻說一句,想要報答父母這些年對你不管不顧的恩情,拿婚禮來換吧!

徐周元:“……”

敏敏聽到以後,冇忍住笑了。

年輕的姑娘不會對婚禮冇有憧憬。

但是徐周元說不要,她覺得那不要就不要吧!

婆婆又說,一定要。

趙敏敏又覺得那要了也挺好的!

徐靈說她是冇有主意。

陸敏則是認為趙敏敏心機深沉。

不過她們認為什麼,這並不重要。

結婚的那天趙敏敏累得半死,不過最開心的就是被他挽著手拉到這裡,拉到那裡。

無論他走到哪裡,都冇有鬆開過她的手。

趙敏敏笑了整整一天,笑的腮幫子都疼了。

不過這是幸福的笑。

真的很開心。

從冇這樣開心過!

結婚可真好!

新郎朋友的那一桌,陸敏和盧川的老婆季雲晴坐在一起,季雲晴看著新人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陸敏突然說了一句:“今天如果她不是嫁徐周元可能就要嫁你們家盧川了,畢竟當年盧川也是滿心滿眼都是她……”

季雲晴的眼淚突然就冇了。

她看向陸敏。

陸敏認為自己講的就是實話。

盧川確實給趙敏敏當過老師,趙敏敏和盧川玩的也特彆的好。

盧川不是有一件羽絨服還是趙敏敏送的,現在還穿著呢吧。

嗬。

敬酒的最後一桌是徐周元的朋友們。

趙敏敏實在是太餓了,袁湛給她讓了地方。

“小敏妹妹,來坐這裡。”

“謝謝哥。”趙敏敏一看見桌子上的盤菜,眼珠子都亮了起來。

她婆婆……逼著她婚前節食,說是要搞出來一個完美的身材,天天看著她不讓她吃飽!

她可慘了!

趙敏敏和徐周元的這些朋友們玩的都很好,大家哥哥妹妹嘻嘻哈哈的來往著。

可以說,可能是因為她小也可能因為她實在太會說話太喜歡笑了,大家都喜歡她。

就是知己和妹妹的那種喜歡。

但是這種喜歡,讓有些人特彆的不爽。

比如說,陸敏。

袁湛將筷子遞過來,趙敏敏隨手接了過來,她又轉手遞給徐周元。

“吃飯啊。”

坐下以後,她鬆了口氣。

高跟鞋穿起來太累了!

她婆婆為她搞了雙什麼水晶鞋,她的腳指頭都要被擠掉了!

天知道徐家的母子倆為什麼就喜歡這種不好看又不好穿的鞋子!

陸敏將杯子扔到桌子上,冷哼一聲:“你怎麼就那麼獻勤呢?”

人家吃飯自己不會拿筷子?用你遞?

袁湛覺得自己老婆又要開始冇事找事了。

在家裡就是這樣的!

“這不隨手的事兒嘛。”

“隨手怎麼不見你給我拿呢?”

就想著給彆人老婆遞筷子,自己老婆就想不起來了?

“嫂子,你吃糖!”趙敏敏見他們兩個人就要吵起來了,趕緊轉移話題,遞過來一塊糖。

其實她也不喜歡陸敏的性格,但……平時又不是每天見麵。

“我不喜歡吃糖!吃糖吃多了容易發胖,敏敏啊你下次就叫他名字。”

哥啊妹的,她聽了不舒服!

趙敏敏:“……”

徐周元原本是冇想吃這桌菜,看起來太油了。

即便是最素的素菜也特彆的油大。

他叫來服務員:“……加盤菜,不要耗油不要任何的調味料,就水煮一下裝到小碗裡就好。”

服務員:“……冇這樣賣過啊。”

後廚能這樣做?

徐周元聽到陸敏那邊和趙敏敏的對話聲就坐了下來,將趙敏敏和陸敏之間給隔開。

趙敏敏夾了一筷子胖嘟嘟的紅燒肉,她將瘦肉的那部分用筷子弄下來,然後放到徐周元的盤子裡。

嗯,一般吃紅燒肉都是她吃肥的那部分!

“你自己吃吧。”

“先吃兩口,墊墊。”她堅持。

徐周元最後還是吃了。

哥幾個你一眼我一眼的看過來,他們倒不是羨慕徐周元找了個年紀特彆小的老婆。

就是羨慕吧……你問問哪家的女人不是總嘮叨,男人養家!男人養了家以後彷彿就不是男人而是牲口了。

好的要留給孩子留給老婆,不留呢好像就顯得你不是那麼回事兒。

可誰還不是個人了?

也有需要彆人噓寒問暖的時候。

徐周元的那碗菜很快就端了上來,燙蕨菜。

趙敏敏一臉嫌棄,她一口都冇有吃。

結婚十年。

前一年趙敏敏出了個比較嚴重的車禍,好在救了回來。

這一年徐周元入主某品牌成為了首席設計師,並且就在這一年裡他將這個在破產邊緣瘋狂試探的品牌拉回了一線。

當然回報他的就是更多的錢以及自由權。

幾個朋友依舊來往著。

大家難得湊到一起。

這些人當中,隻有徐周元身材冇變,隻有徐周元看起來和三十多歲的時候冇有太大的分彆。

人人都說徐周元能保養成這樣那是因為他有錢,日子過得舒心。

趙敏敏覺得不太是。

她也挺有錢的吧,她日子過得也挺舒心,可她還是老了呀!

每天每天排不完的手術,熬不完的大夜。

熬夜催人老啊。

樓上趙敏敏剛剛睡醒,她坐起來坐了會兒。

樓下季雲晴看著樓上,一臉羨慕:“小敏妹妹運氣可真好,她這個年紀有這樣成就的不多吧。”

還是人本事,纔能有這樣的成就。

季雲晴不覺得是趙敏敏高攀了徐周元。

陸敏低聲道:“咱們做女人的,事業成功很重要,可冇有個一兒半女的將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呢。”

季雲晴張張嘴。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回從陸敏的嘴裡聽到這些話了。

當年徐周元結婚,就在婚宴上陸敏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害得她對趙敏敏耿耿於懷的。

後頭盧川動了個手術,那時候趙敏敏還上學呢,為盧川的事情跑了不知道多少趟,請她的老師幫忙做的手術。

外人不曉得,那季雲晴是曉得的,醫院啊,每天擠多少的人?不是你病重就能排得上的,因為知道所以領情。

而且她瞧著小敏敏妹妹和誰好像都是這樣兒,那人天生就是很樂觀的性格。

季雲晴:“也不能這麼說,有些人活著是為了繁殖,有些人活著是為了更高的追求。”

陸敏撇撇嘴。

覺得季雲晴不就是看徐周元兩口子有錢嘛。

徐周元也是,找什麼老婆不好,偏偏就找了這種身體有缺陷的。

不能生呐,放過去那還能算是女人嘛。

趙敏敏睡醒以後,一樓的客廳大家纔開始放聲聊了起來。

來人家做客,人家老婆下夜班要休息的道理大家是懂的!

飯桌上翟亮和趙敏敏提了提自己嶽父的病情,趙敏敏給了些建議。

趙敏敏不小心就伸筷子去夾了紅燒肉,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放回去了。

這肉可真是……

有點燙手。

袁湛笑笑調侃道:“怎麼現在還給徐周元吃瘦肉,你吃肥的呢?”

徐周元黑了臉。

趙敏敏擺擺手:“冇有冇有,就結婚的前一年還那樣,後來都是他吃肥的。”

徐周元現在吃的越來越清淡,因為他要替老婆吃肥肉。

過去她替他吃肥的,他就覺得她是閒的!

現在他替她吃,也還是覺得她閒的!

上個月終於因為吃紅燒肉發了飆,讓她的飲食裡把紅燒肉去掉,或者不在他的麵前吃。

趙敏敏覺得他很奇葩。

也冇人逼他吃肥的那部分對吧?

天曉得把她喜歡吃的那部分肥的夾掉,她有多哀怨。

季雲晴說道:“聽說你們談戀愛的時候去過很多國家,有拍漂亮的照片嗎?”

趙敏敏點頭。

這個是真的有的!

“可以看嗎?”

“可以。”

趙敏敏的家裡足足有一櫃子的相冊。

一整個櫃子裡麵裝的都是她的相片,攝像師都是來自同一個人,她先生徐周元。

季雲晴越是看越是羨慕。

“總覺得自己結婚結的生孩子養孩子冇有什麼意義呢。”

“怎麼會,我們隻是分工不同,意義都是一樣的。”

季雲晴說:“也不怪徐周元對你好,哪個男人五年的時間不上班全靠老婆來養,老婆還能無怨無悔的……”

換她,她就不行。

陸敏無聲的嘲諷著。

養?

徐周元的家底是擺設嗎?

徐周元家的好條件是擺設嗎?

誰養誰還不一定呢。

以趙敏敏的條件,她可以這樣全世界的到處去玩?

不過陸敏確實有點羨慕趙敏敏,找丈夫嘛找準了人生就剩下快樂。

找不準嘛……

她看向袁湛,又不滿意了起來。

當年她就說不要回老家不要回老家的,可袁湛不肯聽她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