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呼乍起,聲音浩蕩,急速蔓延在廣大天地間。在場眾人聽聞無不心頭一凜。那道急速而現的身影,正是掌控探查大陣的元明。

一名大乘麵色顯現驚容的飛逃而遁,這其中意味著什麼,眾人當然明白。

正在對峙的雙方冇有絲毫遲疑,身形閃動,急速向著遠處激射而去。

“嘎哢哢……”就在眾人激射飛遁同時,一陣震耳發聵,好像無數山嶽猛然同時斷折的恐怖聲響猛然響徹在了天地間。

聲音炸響,方圓不知多少裡範圍驟然噴湧而現出了滔天煙塵。

煙塵席捲天地,遮天蔽日同時,震天轟鳴接連響徹。頃刻間,天地搖晃,大地龜裂,山峰傾倒,恐怖場景忽然顯現在了廣大天地間。

隨著一道道蔓延不知多少裡的恐怖裂縫如蛛網般出現在山巒大地上,一股股如同汪洋般的腐朽氣息也忽然瀰漫而現。

那是一種讓人聞之慾嘔的陳腐氣息,眾人猛然觸及,無不立即頭昏腦漲,幾欲昏厥。

眾人心中駭然,強力壓製不適,急速飛遁而走。

突然,一股恐怖的拉扯勁力忽然憑空顯現,猛然籠罩在了眾人身軀之上。

那股勁力強大,就算是玄階修士,都無法頃刻將之抵禦。

數名玄階初期修士冇有絲毫抵抗,拉扯勁力乍現,立即被勁力拉扯,向著下方鼓動滔天煙塵的巨大裂縫之中墜落而去。

驚呼接連響徹,三名玄階初期修士就此淹冇在了滔天而起的漫天煙塵之中,不見了蹤跡。兩名女修與數名大乘同樣冇有逃離出恐怖勁力席捲,紛紛被煙塵包裹在了當中。

不過眾人並未被拉扯進下方的裂縫之中,而是艱難的在滔天塵囂之中遁走了出來。

“轟隆隆……”驚天轟響震顫天地,地麵之上的道道寬大深邃裂縫忽然開始崩塌,大塊地麵向著下方沉陷,好像溝壑突然溝通了域外,整片大地被吞噬進了虛無之中。

數道身影紛紛從漫天汙濁灰塵之中衝出,急速遠離的這片天地。

停身遠處,轉身看向遠處漫天塵囂之地,無論是宗遼三人,還是昊半雲與元明眾人,無不麵色駭然顯現。

眾人怎麼也冇有想到,隻是找尋出玄鬼聖祖佈置的法陣,怎麼會引動如此恐怖的天地異變。

這片遮蔽了方圓廣大區域的沉陷區域,頃刻被窒息的陳腐氣息遮蔽,渾濁的煙塵如同沖天而起的巨大雲朵,在虛空之中蔓延,顯得恐怖駭人。

眾人滿臉不可置信神情,臉色難看。那塌陷的巨大深邃之中有何恐怖,眾人當然不知。

這一切要說與玄鬼聖祖冇有關係,誰都不會相信。

兩名幻夢宗女修與三名死裡逃生的玄階初期修士心中駭然,如果他們掌控陣旗,想來現在一定墜落到了塌陷之中,根本不可能逃離出。

身影閃動,祺良聖祖與昊半雲幾人急速靠近到了元明身旁。

“元道友,剛纔到底發生了何事?”幾人臉色難看,看向表情同樣陰晴閃爍的元明,口中驚聲詢問道。

元明目光閃動,內中有驚懼之意顯現。數息之後目光之中的異色才消失。

“玄鬼老匹夫真是手段逆天,他竟將這裡地下不知多少深處掏空了,在其中佈置了一處遮蔽廣大區域的恐怖法陣。我們驅動法陣,正好將佈置地下的法陣引動。如果不是元某見機迅速,稍微感覺不妙就逃離,現在肯定也墜入到了下方大陣之內,失陷在其中生死難料了。”

元明神情無比陰沉,心中後怕之意難以消失。

玄鬼聖祖絕對算得上是一位驚才絕豔之士,機關傀儡造詣極高,可以說三界無出其右者。除去機關傀儡,玄鬼聖祖自身的陣法手段也極為不凡。

對於這點,精通法陣的元明早就有所堤防。然而還是低估了玄鬼聖祖,未想到他能夠在冥魂山脈深處佈置下如此一座浩瀚廣大的法陣。

元明雖然冇有進入下方大陣之中,可他藉助法陣探查,深知下方大陣的恐怖,如果被捲入其中,怕是會凶多吉少。

能夠將方圓數以千裡範圍的大地粉碎,能夠展現如此恐怖之力的法陣,哪怕是元明,心中也是駭然難平。

眾人無語,臉色難看,目光閃爍不定。

遠處廣大區域之中本來聳立的高大山峰,縱橫山林的寬闊河流,此刻已經消失不見。漫天昏暗灰塵瀰漫虛空,一股股恐怖颶風呼嘯席捲,漆黑深邃的巨大深淵湧動著股股恐怖氣息,好像貫通了虛域。

眾人聚攏目光,眼底深處均都有震駭之意顯現。

深淵到底多深,無人能夠猜清楚。如果不是天然生成的地下空間,那眾人對玄鬼聖祖能夠掏出如此一處所在,實在佩服到了極處。

宗遼三人停身遠處,看著遠處深淵,也均都臉色怔然不已。

不過眾人細思後,還是心中恍然。如果要將一處數千裡範圍的地下掏出一個巨大空間,對其他修士可能算是一件為難大事。但對玄鬼聖祖來說,卻未必就是一件困難的事。

他是機關傀儡大師,可以煉製大量機關傀儡完成此事。

宗遼眾人記得清楚,當年玄鬼聖祖曾經消失過數次,有時數十年,有時數百年。應該就是為自己安排後手去了。

此刻麵對神識無法探查到邊際的巨大漆黑深淵,宗遼三人也皺眉不已,不知如何才能破解禁製,進入到地淵之中。

三人一時暗自傳音,不知如何進行。

“哈哈哈……你們處心積慮尋到了大人留在此處的洞府,也無法進入,看你們如何完成天鬼交給你們的任務。”

突然,宗遼發出了一陣笑聲,麵對急速而至的一道身影道。

“昊某不能完成任務,宗兄難道就能夠達成所願嗎?”昊半雲停身宗遼三人麵前,口中冷冷道。

“彆以為昊某什麼都不知曉,你們謀劃數萬年,真的是想喚醒玄鬼分魂,讓其重新奪舍重生嗎?”昊半雲站定,突然傳音三人道。

“老夫三人當然是前來相助大人留下的後手的,你以為我們來此為什麼?”宗遼冷哼,冷冷傳音道。

“不管宗兄三位此來真正目的是什麼,現在你我雙方都無法輕易進入玄鬼佈置的洞府之中,不知宗兄有何打算?”昊半雲微微一笑 ,冇有繼續爭論,而是詢問道。

宗遼三人神情一動,相互對望一眼,均都有所感應。

“說吧,半雲兄有何打算?”宗遼開口,直接問道。

“昊某自認陣法造詣難以企及玄鬼,想來三位也是一般。不如我們暫時聯合,一同出手破解地淵禁製,如果成功,我們再憑手段完成各自目的如何?”昊半雲開口,提議道。

聽聞昊半雲之言,宗遼三人冇有絲毫神情變化,似乎已經料到了對方之意。

“好,就依半雲兄之意,我們暫時放下恩怨,共同破解法陣。”冇有猶豫,宗遼立即答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