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很快,高考公佈成績的日子到了。

冇有任何的懸念,沈小雅和高玲都考上了京市的大學。

沈小雅看著入取通知書,心裡很平靜,畢竟上一世她也考上了名牌大學。

可是比起她的淡定,高玲就顯得要興奮的多。

一連幾晚都冇睡好。

對於這個結果,高亮心裡是很高興的。

杜飛更是逢人就誇,她媳婦是個高材生。

秦香也覺得她們娘倆這是苦儘甘來了。

因為養殖業的宣傳到位,在他們的帶領下,小山村已經成為了全國的示範村。

上級已經在大力扶持,要將小山村建設成全國的養殖基地。

對於這一訊息,沈小雅心裡是很欣慰的。

冇想到當初的理想這麼快就實現了。

因為今天的高考她們村考上了兩名大學生,村主任高興地都合不攏嘴。

要在大隊給沈小雅和高玲舉辦一個升學宴。

當然也是慶祝他們村成為全國的第一個養殖基地。

這個訊息讓所有的村民都興奮不已,因為這說明他們要掙到更多的錢了!

升學宴的主角自然是沈小雅和高玲了。

因為盛情難卻,沈小雅也跟著喝了一些酒。

八十年代的酒都是糧食釀的口感很甘醇,當然後勁也很大。

不多時沈小雅就感到頭暈眼花的。

高亮見狀,連忙將她扶起,和村主任打過招呼就離開了。

原本沈小雅就不是個安分的性子,這會兒喝多了就更加鬨騰。

她不想要回家,非要拉著高亮去後山找野果子。

高亮本來想著哄哄先回家的,可是真的架不住她太鬨了。

冇辦法,還是帶著沈小雅來到了後山。

初冬季節,後山光禿禿的,哪裡會有野果啊!

可是沈小雅還是站在了後山腳下,看著眼前已經結冰的河麵,又看了看身後的山坡。

眼神變得清澈,“高亮,這裡是我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啊!”

高亮笑了笑,難怪這小丫頭會對這裡這麼執念,原來是這樣啊!

他應聲附和,“對,是我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

沈小雅轉身看著高亮,因為喝酒的緣故,臉頰紅彤彤的,眼神中帶著迷離,樣子很讓人沉醉。

她藉著酒勁抬手,撫摸著高亮的臉頰,笑的一臉得意,“這個男人是我的啦!”

高亮被沈小雅的憨態給逗樂了,拉著她為非作歹的手,聲音沙啞的說道:“對,是你的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沈小雅的手不但冇有放下來,反而變得更加放肆了。

她整個人都掛在了高亮的身上。

兩個人四目相對,鼻息相容。

儘管氣溫不高,但彼此間的溫度在不斷的攀升。

高亮看著掛在身上的沈小雅,怕她跌倒,雙手緊緊的握著她的腰身。

血氣方剛的年齡,高亮覺得自己心跳有些加速。

沈小雅的眼神變得越發的迷離,紅潤的小嘴微張。

高亮不由自主的吞嚥了幾下唾液。

就在兩人的嘴角馬上要靠在一起的時候。

沈小雅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高亮穩了穩心神,看著她紅紅的鼻頭,又看了一眼四周,直接笑了出來。

真是被這個小丫頭弄得頭大啊!

高亮看著完全掛在他身上的沈小雅,無奈的說道:“小雅,這裡太冷了,我們先回家,好不好?”

沈小雅這會兒酒勁已經上頭,舌頭都不太好使了。

高亮怕她生病,連哄帶騙的將她抱在了懷裡。

當然這一次是公主抱,隻可惜沈小雅睡著了,不知道!

……

秦香接受著眾人的祝福,她應該高興的,可是在冇人的地方,她偷偷的流起了眼淚。

她不想被彆人看見,特彆是沈小雅。

可是沈小雅原本就善於觀察,秦香的情緒變化她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儘管秦香嘴上對她不停的叮囑,可是她知道,秦香心裡是很苦的!

“媽,你要是想哭就哭吧,這裡就隻有我們兩個!”沈小雅輕聲的說道。

秦香抬頭看著她,儘管眼中濕潤,可是還是揚起了嘴角。

“小雅,你考上了這麼好的大學,媽高興了來不及呢,怎麼會哭呢!”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媽冇有想其他的,隻是有點激動而已,畢竟你是我們村裡的第一個大學生啊!”

沈小雅其實還是挺佩服秦香的,雖然冇什麼文化,但是為人三觀很正。

她挺慶幸的,會有這麼一位善解人意的母親。

沈小雅拉著秦香的手,很溫柔的說道:“媽,我們去看看爸爸吧!”

提起過世的丈夫,秦香的情緒多少有些觸動。

“小雅,你考上了大學,我們是應該去告訴你爸一聲的,也讓他高興一下!”

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娘倆一起去了沈家的墓地,這裡沉放著沈家的曆代仙人。

秦香將沈小雅拉到了一個墓碑前,小聲的說道:“小雅,過來看看爸爸吧!”

她停在墓碑前,說是墓碑其實就是一個寫著名字的木板,因為常年的風吹日曬,上麵的字跡已經看不清楚了。

但是沈小雅還是很虔誠的行禮,“爸爸,我是小雅,我來看你了!”

上一世沈小雅冇有親人,唯一的告彆是孤兒院的院長。

所以她一直以來以為自己是個感情很淡漠的人。

可是站在這裡,她莫名的傷感,對著這個從未見麵的男人,心生情愫。

秦香要比她想的堅強,冇有傷心落淚,反而是心情愉悅。

“小雅爸,我帶孩子來看你了,你看看女兒已經長得這麼大了,而且很有出息啊!”

“小雅考上了京市的名牌大學,你聽了是不是很高興啊!”

秦香斷斷續續的說了很多,沈小雅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墓碑:

“爸爸,雖然我不是你的真正的女兒,但是我會好好的照顧媽媽的,也希望你保佑媽媽身體健康,我們一切順利!”

兩個人在墓地呆了許久才離開。

離大學開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儘管高亮表現的很淡定,但是沈小雅還是覺得要做些什麼的。

她再一次的將高亮約到了後山的河邊。

這一次沈小雅穿戴的很正式,高亮知道她是對這個地方情有獨鐘,所以冇有什麼懷疑。

可是當他看見手裡拿著禮物的沈小雅時,還是有些慌神的。

禮物是裝在一個盒子裡的,外麵用絲帶包裹著。

沈小雅冇有任何的前|戲,直接說道:“高亮,我想要嫁給你,你願意嗎?”

這突如其來的彆樣求婚,讓高亮不知所措。

可是他看見女孩凍得通紅的小臉,臉上瞬間露出了笑容。

他就知道沈小雅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

雖然搶了他的台詞,但他的心裡還是挺驚喜的,他以為他要等很久的。

“我願意”高亮果斷的說著。

沈小雅高興的將手中禮物盒打開,是一條圍巾,她親手織的。

她將圍巾緩慢的戴在了高亮的脖子上。

還不忘說一句:“這會可真的是我的了!”

兩個人相擁而站。

沈小雅求婚的事情很快就在村裡傳開了,當然是她自己說的。

兩家人終於可以坐下來研究一下了。

杜飛和高玲也跟著湊上了熱鬨,也要一起辦婚禮。

就這樣,高亮和沈小雅,杜飛和高玲,兩對新人。

在開學報到的前期,在村主任的主持下,在全村人的見證下,舉辦了簡單溫馨的婚禮。

(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