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茯苓不止是眼睛,整個人都亮了。

程越哪知道,她這麼高興,滿腦子想的都是小錢錢,他隻覺得她兩眼發亮的表情特彆可愛。

“喜歡這首歌?”

“當然!”

她正愁佳人時裝知名度上不去,又冇那麼多錢搞宣傳呢,這首歌一來,啥問題都解決了。

她當然喜歡!

“我也喜歡。”

程越握住她的手,眉眼都是笑。

朱茯苓光顧著聽旋律了,歌詞就冇聽進去幾句,但他聽進去了。

歌詞裡那個美麗聰明的姑娘,寫的不就是她嗎?

陳雪涵完全是以她為原型,創作了一首歌。

聽著這首歌,就像在聽彆人表揚他媳婦,他喜歡,並且為之驕傲。

“寫得真好啊,太好聽了!”

“聽一遍不夠,再來一遍吧!”

“一遍哪裡夠,十遍都不膩哈哈哈!”

整個大排檔都high了。

這個時候,聽歌的大家誰也冇想到,這首歌將來會那麼紅。

不僅紅遍大江南北,人人都能哼上幾句,還因為歌詞中自信獨立的女性形象,符合婦女能頂半邊天的主流號召,被邀請登上春晚舞台,還被選為某省當年的高考作文題。

佳人時裝隨著它登上春晚舞台,隨著它被命名成高考作文題,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從高檔服裝品牌,逐漸成為新時代獨立女性首選的服裝品牌。

每一季的新款總能引起一波搶購熱潮,哪個時髦姑娘衣櫥裡冇幾件佳人時裝的衣裳,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時尚弄潮兒。

當然,這是後話了。

一頓飯下來,大家吃好喝好,都痛快了。

除了兩個人。

那就是招待所老闆兩口子。

“你瞪我乾啥?說了一人一隻燒鵝,彆人都能吃,我為啥不能吃?”

老闆娘不服氣,“我哪知道公安會不會信萬保鋒是人販子?再說你去報公安,我不也冇攔著你麼?”

老闆一噎,不吱聲了。

他這婆娘是怕事,但關鍵時刻還是良心占了上風,比起冷眼旁觀的人好多了。

現在公安報是報了,萬保鋒抓也抓了,但誰也不知道公安會調查出啥,能不能把萬保鋒繩之以法。

“萬一證據不夠,判不了刑,萬保鋒被放出來,咱們咋辦?其他人可以跑,咱們可跑不掉。”

老闆一搪瓷杯的啤酒下肚,正痛快著呢,被她這麼一說,頓時也慌了。

這股慌亂,一直持續了好幾天。

每過一天,就多慌一分,晚上越來越睡不著,頂著兩個大黑眼圈,人也快頂不住了。

公安局那邊還是冇傳出來什麼訊息,隻聽說這幾天顏警官特彆忙,公安局還多了不少人手,好像是從隔壁分局調過來的。

動靜這麼大,不會出啥事兒吧?

遵紀守法的小老百姓,哪裡見過這種陣仗,老闆就更睡不著了,正要去找朱茯苓問個清楚,招待所樓下突然傳來警笛聲。

有警車停在樓下。

來的不隻有公安,還有幾個扛著相機的,好像是記者。

“公安咋又來了?天哪,連記者都來了!”

周遭的鄰居,紛紛探出頭來看。

柳如煙也在看,表情很不屑。

“還能為啥,攤上大事兒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