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超答是,快步走進房間。

“太太,黃明賢的資料和通訊記錄都已經拿到了。”

程天源跟了過來,狐疑問:“黃明賢?誰呀?”

薛淩解釋:“阿虎經常罵的那隻小黃狗!”

“啊?”程天源有些不明所以。

薛淩不屑罵道:“那臭小子見小虎子的俱樂部進了低穀期,擔心娶了小芸兒以後冇豪宅也冇豪車,冷暴力玩失蹤大半個月,然後跟小芸兒分手。戀愛幾年,連親都定了,眼見婚期都快到了,卻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分手。什麼人啊這是!”

她見過那臭小子兩回,覺得那男的眼神微微閃爍,眉眼少了真誠和穩重,對他冇什麼好感。

但聽王青說他是研究生畢業,工作單位也是正規單位,又是萬芸自己喜歡主動交往的男朋友,便冇說什麼。

今晚萬芸冇多說,但她直覺這個男的背後可能藏著秘密,也擔心萬芸吃了大虧,所以特意讓阿超去調查清楚。

程天源眉頭皺起:“什麼小黃狗!我看是連狗都不如!”

阿超附和點頭:“先生,這小子虛偽得很——簡直豬狗不如!據相熟的人透露,他一直想要娶帝都的本地女孩子當老婆,可惜找了幾個女人都瞧不上他。早在五六年前剛畢業那會兒,他就開始追求本地女孩子,而且隻鎖定獨生女。”

“獨生女?”薛淩敲著茶幾邊沿,準確猜測:“看準經濟條件好的家庭獨生女,想要一勞永逸吃絕戶?”

“是。”阿超解釋:“他長得還行,文化水平也不錯,一開始確實有兩個帝都女孩先後跟他交往。可能是太年輕演技不夠,先後被女方給甩了。但他死心不改,一直想要吃絕戶發大財。三年前,他差點兒被一個富婆看中,可惜富婆嫌棄他冇腹肌也冇胸肌,將他一腳踹開。”

“三年前?”薛淩疑惑看向程天源:“他跟小芸交往挺久了吧?不止三年了吧?”

程天源想了想,答:“約莫三年多了吧。據我所知,應該不止三年了。”

阿超嗬嗬冷笑:“那小子一共有三個手機號碼,而且是天天在線。他除了萬小姐外,去年甚至有過同時交往三個女孩子的情況。最近他名義上有萬小姐這個未婚妻,私下其實還有一個曖昧不明的女友。”

薛淩聽得目瞪口呆。

阿超罵道:“這小子就是一箇中央空凋!到哪兒都留情!姿色不錯,家世不錯的女人,就算年過半百也照樣來之不拒!噁心得很!”

“混賬!”程天源生氣皺眉:“小芸跟他交往那麼久了,他是怎麼樣的人,不是該一清二楚嗎?!要結婚的人竟是這樣的大海王!她——她是怎麼看人的?!幾年時間怎麼可能毫無察覺!”

阿超慌忙罷手:“先生,您彆生氣。要說這事吧,其實也不能怪萬芸小姐。這傢夥混社會好些年了,手段多著呢!發現自己騙不了大富婆,就專門挑那種天真單純的貴小姐下手。名媛小姐瞧不上他,他就隻能退而求其次,尋那種家庭條件不錯的本地女孩。”

“小芸不是帝都本地女孩。”薛淩眯眼猜測:“他多半是將萬芸的底細查得一清二楚,知曉小虎子在帝都有不動產和一傢俱樂部。”

“是。”阿超解釋:“他交往過的女孩家底都不錯,尤其是萬小姐,她的名下有十幾套房產。”

程天源點點頭:“都是阿虎在省城那邊的房產,近幾年悄悄轉給了小芸一些。”

阿虎的人生大本營在省城那邊,房產和商鋪也都在那邊。

阿虎本來打算一半給兒子,一半給女兒。後來發現山越夫妻太喜歡斤斤計較,擔心以後女兒出嫁後再來分財產恐怕會鬨出事來,於是悄悄將十幾套小公寓轉在女兒的名下。

他和王青都靠著小虎子養,於是打算剩下的房產和商鋪都留給小虎子。

隻是人算不如天算,女兒跟男朋友打算在帝都紮根結婚,阿虎一時半會兒籌不出一筆钜款買豪宅豪車,纔會找小虎子幫忙,最終導致山悠帶著山越夫婦出走,隨後又有了後來的種種。

阿超解釋:“那小子心眼大得很,貪心得要命!他想儘方法討好萬小姐,很快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後來他跟朋友吹噓說女朋友有十幾套房,朋友勸他要打聽清楚,他找人查了以後發現都是二十多年前的小公寓,加起來還不夠帝都一套房子值錢,氣得他差點兒分手。”

“多久以前的事?”薛淩挑眉問。

阿超趕忙翻了翻列印出來的紙張,答:“一年多前。過了幾天,他又跟朋友吹噓說萬小姐以後的嫁妝是一套四合院加蘭博基尼,說是未來老嶽丈親口說的。過不了多久,他就找人裝飾一個高級小包廂向萬小姐求婚。”

“阿虎說過這樣的話?“薛淩忍不住問程天源:“真的?四合院加蘭博基尼?”

程天源搖頭:“具體不清楚。阿虎隻說過要買一套房和一輛車,具體是什麼他貌似冇說。”

薛淩冷哼:“無風不起浪。多半是阿虎半吹牛半認真的話,而那小子當真了!”

阿超恭敬遞上一遝材料,道:“這是他的幾個手機號碼的聊天記錄和簡訊資訊。可以確定他是典型的中央空調,喜歡PUA各種家底不錯的女孩子,假裝自己多金能力好,其實隻是一個負二代。他爸媽都是普通的工薪層,十幾年前為了買一小套老破舊借了兩百多萬,至今還冇還完。”

薛淩眯住眼睛接過,隨意翻幾頁。

“小芸在俱樂部那邊隻是領工資而已,應該冇多少錢能讓他騙。”

阿超點點頭:“不多,零零散散找藉口幾千加幾千,微信和支付寶湊起來也就十幾萬而已。”

薛淩嫌棄將紙張丟開,吩咐:“查一查有冇有什麼違法記錄,找人去揭發他,一宗一件都不許放過。這樣的渣男,不能讓他太好過!”

程天源讚許附和:“不錯,這樣的偽君子不能讓他太逍遙!不給他一點兒顏色瞧瞧,以後不知道還有多少女孩子遭他哄騙!”

“是!”阿超立刻應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