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傲嬌!

“都說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倒是想起來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法!”

似乎想到了什麼,江晨也是挑眉道。

“哦?”

“說來聽聽……”

美杜莎女王也是露出了一抹感興趣之色,忍不住道。

“就說話本之中那些千金小姐,在被路過的俠士出手相救之後,若是俠士長相還算入眼,那便是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隻能以身相許……”

“若是俠士長得有些差強人意,她們便會說,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隻能來世做牛做馬!”

江晨道。

“這個說法,倒是有些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

目光落在江晨那張俊逸不凡的臉上,美杜莎女王也是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饒是以美杜莎女王這般見識閱曆,也是不得不承認。

麵前這個男人的臉,除了略顯稚嫩之外,無論從那一點來看,都足以稱得上是完美無缺。

就連她都是忍不住有些心動……

“女王陛下又何必陰知故問呢?”

江晨也是反問道。

“哦?”

“這麼說,你的是想要本王以身相許嗎?”

美杜莎女王也是微微俯身。

那精緻妖嬈的麵龐,也是距離江晨隻有一線之隔,甚至足以令他感受到對方那輕微的吐氣。

這般近在咫尺的誘惑,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會忍不住心動。

而江晨……

自然也不是例外!

“是!”

“女王陛下傾國之姿,相信冇有一個男人會不動心!”

“嗬嗬,你倒還算誠實!”

美杜莎女王聞言,也是緩緩收回了手指,重新恢覆成原來那般冷豔的姿態,搖頭道。

“可惜,本王現在還冇有想要和男人誕下後代的心思!”

“不過……”

“你已經成為了本王名單上的獵物!”

【滴,檢測到美杜莎女王和宿主的好感度提升,目前關係為:知己】

【是否綁定?】

“嗯,一次性跳躍了兩個等級嗎?”

耳畔那熟悉的係統提示音,也是令江晨稍稍有了一絲愣神。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過,這種一下子從陌生人提升了兩個好感等級的情況。

不過……

一想到自己畢竟是對美杜莎女王有著救命之恩,還損失了一枚生生造化丹,江晨倒是有些釋然。

要是這樣都無法打動這位美杜莎女王。

那……

估計除了劇情之中蕭炎童鞋那種方式,也是冇有其他辦法打動這位妖嬈的蛇人族女王!

【綁定!】

與此同時,江晨也是挑眉道。

“那,倒是我的榮幸!”

“對了,美杜莎……”

似乎想到了什麼,江晨也是開口道。

“叫我彩鱗吧……這是我給自己起的新名字。”

“至於美杜莎女王,隻是我們美杜莎一族曆代女王繼承的名字!”

美杜莎女王,不,應該說是彩鱗也是解釋道。

“彩鱗麼,倒是個不錯的名字!”

江晨點頭,也是稱讚了一句,纔是繼續道。

“想必你如今也是突破了鬥宗,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安排蛇人族?”

“這是何意?”

似乎是好感度提高的緣故,彩鱗倒是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蛇人族之前生活在塔戈爾沙漠,其實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蛇類的棲息環境,與這塔戈爾沙漠也是有些格格不入……”

“先前因為蛇人族之中隻有你一位鬥皇的緣故,所以隻能龜縮在塔戈爾沙漠。”

“而如今你突破到了鬥宗,估計要不了多久,便應該考慮到蛇人族擴張的問題,我說的對麼?”

江晨道。

“不錯……”

一語驚醒夢中人。

或許是剛剛突破的緣故,彩鱗倒是冇有想過這麼多。

畢竟蛇人族這些年在塔戈爾沙漠之中,也是逐漸習慣了這裡的惡劣環境,就連她在突破之後,也是隻想找加刑天報仇,狠狠地出一口惡氣而已!

不過轉念一想。

彩鱗也是不得不承認,江晨說得極為在理。

“你的意思是,勸我攻打加瑪帝國?”

想到先前和加刑天等人的衝突,美杜莎女王也是好奇道。

“不……”

“雖然和加瑪帝國皇室有仇,卻也不希望它遭受到戰火的侵蝕……”

“況且加瑪帝國畢竟是以人類為主的國度,縱使你能夠打敗加刑天,將其取而代之,卻也很難讓蛇人族統治加瑪帝國!”

江晨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

“黑角域!”

黑角域是鬥氣大陸之中最混亂的地區,乃是各國的逃亡強者彙聚於此。

而且還有著除了人族之外的各種異族。

可以說……

這裡是最適合蛇人一族的地方。

畢竟黑角域奉行的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而蛇人族有著美杜莎女王這位新晉鬥宗強者的存在,又有數名鬥王實力的蛇人族統領。

隻要有足夠的資源,未必不能培養出一兩名鬥皇來!

這樣一來……

蛇人族想要在黑角域之中站站穩腳跟,也隻是時間的問題!

“讓我想想……”

顯而易見的。

江晨能夠想到的事情,彩鱗這位蛇人族女王也同樣能夠想到。

“雖是聽上去黑角域像是個不錯的選擇,但那種地方我雖然早已有所耳聞,但卻從未踏足過半步!”

“所以……”

“若是有人能夠陪我一同前去黑角域打探一番,說不定我會仔細考慮你的提議!”

似乎想到了什麼,彩鱗也是饒有深意地看了江晨一眼,開口道。

“嗯?”

“我可以認為,你這是在邀請我一同前往黑角域嗎?”

江晨也是忍不住道。

“若是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

“哼!”

“反正本王又不是非去不可!”

“……”

不得不說,這一番標準的傲嬌式發言,也是令得江晨啞然。

片刻之後纔是笑道。

“既然如此……”

“不知道這位美麗的女士,是否願意陪我一同前往黑角域呢?”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彩鱗也是開口道。

然而連她自己都冇有注意到的是。

那一抹不知不覺間勾起的嘴角,也是早已暴露出了她的內心!

這一刻。。

江晨也是很想捧腹大笑,然後情不自禁地感歎一句。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