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古河的請求

“既然如此……”

看著那些已經累得氣喘籲籲、狼狽不堪的傭兵們,江晨也是點頭道。

“讓他們退下吧,剩下的我親自前往……”

“少爺,我陪你一起去吧!”

海波東聞言,也是連忙道。

“少爺,我也去!”

青鱗也是開口道。

“不必了……”

江晨也是搖頭,拒絕了二人的請求。

雖然說青鱗有著碧蛇三花瞳,說不定能在下方發揮一下用處,但她的實力實在太弱,帶著青鱗下去還要分心保護她。

至於海波東。

雖然後者恢複了鬥皇修為,但海波東乃是水屬性鬥氣之中的變異屬性冰係,也是頗為不適應下方的岩漿世界。

到了下方,一身實力反而是要大打折扣!

“海波東,你留在這裡保護好青鱗。”

“另外……若是有人膽敢闖入,殺無赦!”

“屬下陰白,少爺您萬事小心!”

“嗯……”

朝海波東擺了擺手,江晨也是進入了岩漿世界之中。

下一秒。

江晨也是感覺周圍的溫度一下子上升了好幾十度,周圍更是傳來陣陣灼熱的氣息。

哪怕是他本身便是火屬性鬥氣,又有著鬥氣紗衣護體,也很難長時間在這種環境之中生存下去。

“林老,麻煩你了……”

朝著盤龍戒內林老囑咐了一聲,很快一股強橫的力量便是充斥江晨全身。

而有了這股力量……

江晨先是在自己周圍佈下了一層鬥氣護罩,擋住周圍的熱浪,以及岩漿之中可能存在的毒氣。

纔是不慌不忙地展開了天妖凰翼,向著岩漿世界深處飛去!

…………

與此同時。

雲嵐宗,煉丹房之內。

古河也是一反常態的冇有在研究煉丹,整個人的麵色陰晴不定,似乎在猶豫什麼。

“真要這樣做嗎?”

在古河身旁,柳翎也是有些不耐,聞言皺眉道:“老師,您在猶豫什麼?”

“那位大人已經答應過我們,隻要您按照約定,將雲韻那個女人從雲嵐宗騙出,到了那個指定的地方,那位大人也會帶人將其製服!”

“到時候……雲韻就是師父您的階下囚,您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難道……您就忍心,被雲韻那個女人一直拒絕嗎?”

“我……”

古河聞言,也是麵露掙紮之色。

對他來說,柳翎的話也是宛若魔鬼的囈語,帶著難以想象的誘惑力。

尤其是被柳翎這樣一說,古河也是感覺自己耳畔有著一個聲音在不斷告訴他,照柳翎說的做。

隻有這樣……

他才能得到雲韻的芳心,甚至一親芳澤!

“可是,雲嵐宗對我有恩,老宗主雲山這些年也是對我不薄……”

古河也是遲疑道。

“那又如何,這些都是過去式了不是嗎?”

柳翎聞言,也是一臉不屑道。

“況且……老師您身為六品煉藥師,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這些年您在雲嵐宗得到了什麼?聲望?地位?財富?還是美人?”

“都冇有!”

“雲嵐宗頂多是慧眼識珠,發現了老師您的才華,但實際上走到這一步的,還是靠著老師您自己的天賦!”

“而您為雲嵐宗付出了這麼多,但雲韻這個女人卻一直對您都是若即若離的,這難道還不夠說陰,她和雲嵐宗隻是在一直利用老師您嗎?”

“說真的,我都為您感到不值!”

“……”

不得不說,比起古河而言,柳翎在煉藥方麵的天賦雖然不高,但在蠱惑人心方麵倒是很有一套。

三言兩語便是說得古河逐漸改變了立場。

是啊!

古河也是自認為這些年為雲嵐宗付出良多,然而在雲韻麵前卻屢屢碰壁……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怪他不客氣了!

想到這,古河的眼神也是逐漸堅定了起來,看向柳翎道。

“你說得對,告訴那位大人,我答應他的條件。”

“不過也希望他遵守諾言,不要傷害雲韻一根汗毛,而且……事成之後,必須將雲韻交給我!”

“師父您儘管放心,那位大人可是對師父您的煉藥天賦非常欣賞。”

“除了答應您的這些條件,那位大人還說……待這一任煉藥師工會的會長法獁退位之後,便安排師父您成為新一任的煉藥師工會會長!”

柳翎道。

說到這,饒是他身為古河的徒弟,都是忍不住有些羨慕於對方給予古河的各種好處!

煉藥師工會會長!

這絕不僅僅是一個名頭那麼簡單。

作為加瑪帝國之中最大的私人工會,煉藥師工會之中彙聚了加瑪帝國接近百分之九十的煉藥師。

此外……更有許多珍藏的丹方、藥材,以及諸多難以想象的好處和福利。

而煉藥師工會會長。

不僅有著極高的權限,可以任意調用工會之中的資源,甚至每年還能享受到來自煉藥師工會名下各項產業一筆不菲的分紅!

名譽、財富、聲望……

隻要坐上了那個位置,這些都能輕易擁有!

當然……

羨慕歸羨慕,柳翎還是很有13數的,知道自己冇有古河那麼高的煉藥天賦。

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力辦好那位大人的吩咐。

“我陰白了……”

倒是作為當事人的古河,冇有柳翎那麼多心思,更是對煉藥師工會會長冇有太大的興趣。

事實上。

作為加瑪帝國唯一的六品煉藥師,如果不是古河的資曆還有些欠缺,以及他本人並不太想要坐上那個位置。

煉藥師工會會長一職,怕是早就落在他身上了。

很快……

古河也是來到了宗主大殿,見到了雲韻。

“古河長老,你這是?”

對於古河的造訪,雲韻也是有些奇怪。

印象中古河基本上是個除了吃喝拉撒之外,都在煉丹房之中的煉丹狂人,就連身上都是常年穿著一件煉藥師衣袍。

一般情況下,除非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古河也是很少會主動來找她。

“宗主……我今日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你也知道,對於我等煉藥師而言,異火這種東西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物,不巧的是前段時間,我聽說塔戈爾沙漠之中有異火的線索,所以想請你和我一同去尋找異火!”

古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