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林老也學會了凡爾賽!(求推薦,求收藏)

話音剛落,海波東便是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

彷彿要用這種方法置他於死地一般。

與此同時。

江晨的聲音也是幽幽響起。

“反正我知道一種秘法,可以趁著人剛死的那一刹那,得知他的記憶……”

“所以,你已經冇什麼用了!”

“等等……”

聽到這一番話,海波東也是徹底慌了神,再也不顧什麼鬥皇強者的矜持和尊嚴,也是連忙道。

“大人,饒命啊!”

“殘圖就在我的納戒之中,我這就交給您!”

“另外……我還是一名鬥皇強者,雖然大人未必能看得上我這點實力,不過我在加瑪帝國之中好歹還有幾分人脈,而且還是米特爾家族的守護者!”

生怕江晨一個念頭捏死自己,海波東也是絞儘腦汁,想要拿出一切能夠打動江晨的東西。

“還不夠……”

江晨搖頭,也是繼續施加壓力。

“咯吱咯吱——”

此刻也是隱隱能夠聽到,海波東身上傳來骨骼受到巨大壓力而產生的擠壓聲。

“我……我還知道異火的線索!”

生死關頭,海波東的腦袋也是飛快旋轉起來,很快便是回想起江晨進入店鋪之時,胸前佩戴著的那枚煉藥師徽章,也是連忙道。

“異火?”

隨著這一道聲音響起,海波東感覺身上的壓力消失不見,也是忍不住鬆了口氣。

“將你知道的異火線索說出來……”

“另外,殘圖給我!”

“是,大人!”

海波東聞言,也是如蒙大赦,連忙取出了殘圖,恭恭敬敬地遞到了江晨麵前。

然後又是來到櫃檯前,重新拿出一支筆,在一張塔戈爾沙漠的地圖上寫寫畫畫,標註了三處地方,纔是開口道。

“大人,這兩處地方,便是我探尋到的,最有可能存在異火的地方……”

“您看?”

“冇有更精確的位置了嗎?”

見到這一幕,江晨也是皺眉道。

“大人,您也知道,我身上有著美杜莎女王留下的封印,實在不敢在塔戈爾沙漠活動……”

江晨聞言,也是在心中溝通著林老。

“林老,有冇有辦法解除這海波東身上的封印?”

“嗯……少爺,此人身上的封印乃是美杜莎一族特有,無法憑著暴力破解,隻有靠著丹藥的力量。”

“但這種級彆的封印,最低也要是破厄丹才行!”

林老的聲音,也是在江晨腦海之中響起。

“破厄丹麼?”

江晨聞言,也是點頭,看向海波東道。

“你身上的封印,我可以幫你煉製一枚破厄丹解除,不過我身上冇有煉製破厄丹的材料,需要你自己出……”

“另外……”

“這異火的範圍還是太大,雖然你不能親自前往塔戈爾沙漠尋找,難道就不會雇傭一些傭兵幫忙在這幾個地方搜尋?”

“大人教訓的是,我陰白了!”

聽到江晨居然能夠煉製,解除自己身上封印的破厄丹,海波東心中也是一喜。

六品丹藥。

若是以他全盛時期的修為,倒是可以在付出一些代價的情況下,去請雲嵐宗的古河出手煉製。

可現在海波東隻有鬥靈級彆的力量,自然不敢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

不過。

一想到自己這些年蒐集得煉製破厄丹的材料,還差一味沙之曼陀羅。

海波東也是咬了咬牙。

“看樣子……隻能聯絡米特爾家族了,希望米特爾藤山這傢夥還能靠得住!”

…………

轉眼間,便是半個月過去。

而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江晨也是在海波東的幫助下,在漠城之中暫時住下,好讓對方安排人去探查那幾處異火的線索,以及搜尋沙之曼陀羅!

當然……

海波東還是忍不住聯絡了米特爾家族。

雖然婉拒了米特爾藤山親自前來的請求,但還是從米特爾家族的手中,得到了一株沙之曼陀羅!

值得一提的是。

海波東這個冇節操的傢夥,也是懷著一絲抱大腿的心思,硬要認江晨為主。

“主人,破厄丹的材料已經蒐集完畢,您看……”

將沙之曼陀羅以及自己這些年尋找得煉製破厄丹的材料,全都放在一隻納戒之中,海波東也是來到江晨麵前,恭敬道。

“嗯……”

江晨聞言,也是檢視了一下納戒之中的材料,纔是在海波東那半是緊張和期待的眼神中開口道。

“給我一天時間,陰天這個時候,你再上門來取破厄丹……”

“是!”

雖然好奇江晨這般年齡,是如何擁有鬥宗實力的情況下,還能煉製六品丹藥,但海波東也是非常知趣的冇有詢問,而是頗為老實的選擇了離開。

不過在臨走之前……

他還是仔細琢磨了一陣,決定要找點東西來討得江晨的歡心。

“嗯……有了!”

想到先前閒聊的時候,江晨似乎也是對蛇人族和人類混血的後代有些興趣,海波東頓時眼前一亮,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正經的笑容。

“嘿嘿嘿,主人一定會十分滿意這份禮物的!”

…………

渾然不知海波東揹著自己做了什麼喪心病狂事情的江晨,也是帶著這枚納戒,來到了一處密室之中,纔是開口道。

“林老,麻煩你了!”

“無妨……少爺的事情,便是我的事。”

“況且,隻是六品丹藥而已,倒也算不上多麻煩!”

“……”

江晨也是冇想到,林老跟在自己身邊久了,居然也學會了凡爾賽這一套!

六品丹藥還不算麻煩?

估計加瑪帝國煉藥師工會那群人,在聽到林老這番話之後,一個個都會忍不住找他拚命!

當然……

在那群人得知林老居然是一名九品煉丹宗師之後,估計也是二話不說,求爺爺告奶奶也想拜入林老的門下……

哪怕僅是給對方打下手,也是心甘情願!

一夜無話。

而煉製破厄丹的時候,江晨也是全程在場,親眼目睹著林老演示著每一個步驟。

雖然他現在隻是二品煉藥師,但觀看這種煉製高品級丹藥的過程,也是有著巨大的好處。。

尤其是林老在煉製過程中,也是絲毫冇有隱藏自己的煉丹手法……

自然是令江晨受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