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臨行前的擁抱

最終……

江晨丹田之中的氣旋體積也是越來越小。

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些液體也是猶如下雨一般彙聚成了一灘。

雖然這樣一看,好似江晨丹田之中的鬥氣減少了一般。

但實際上……

江晨也是清楚得感應到,自己的鬥氣總量卻是不減反增。

那一滴精純的液體之中蘊含的能量,乃是先前氣旋狀態下的好幾十倍!

隨後……

江晨丹田之中一部分的液體能量,也是氣旋幾乎甩遍了全身每一個部位。

經脈,骨骼,乃至每一寸血肉之中!

江晨便發現,隨著那些液體能量的融入,他的每一塊骨骼,血肉,都幾乎是在猶如蛻變一般,充斥著雄渾的力量!

最終……

山洞中盤腿而坐的江晨也是睜開了雙眸,背後黑髮無風自動,一股比幾個小時之前的強橫了好幾倍的氣勢,從體內散發而出!

一星鬥師!

如今江晨滿打滿算,纔剛剛過了十三歲。

十三歲的一星鬥師!

這份天賦和實力,不能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在加瑪帝國之中也是屬於妖孽一級!

而成為鬥師之後。

江晨也是同樣可以使出鬥氣紗衣作為防護。

心念一動,江晨也是起身,丹田之中的鬥氣猛然浮現在身體表麵,待得鬥氣浮出表麵之後,又是緩緩收斂。

最終也是緊貼在了他的衣衫外麵,形成了一層紗衣一般的鬥氣防禦!

如同小孩子得到新玩具一般,江晨也是嘗試著召喚和收回了好幾次身上的鬥氣紗衣,又是測試了一下這般狀態下他身體的防禦力和其他數值。

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一層鬥氣紗衣不僅是能夠提供一定的防禦,甚至對於速度和攻擊也有一定增幅作用!

若是此刻江晨在和那穆蛇一戰……

根本無需那樣消耗對方的鬥氣,直接在這種狀態之下,也是輕易能將對方擊敗!

…………

依舊是那片山穀內。

江晨和小醫仙,也是坐在飯桌前,相對無言。

“你……要離開這裡了麼?”

畢竟二人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也是一個眼神,就讓小醫仙陰白了江晨的打算。

“嗯,如今我已經突破了鬥師,該是時候去下一站了。”

“倒是你,可有想好要去什麼地方?”

“出雲帝國!”

小醫仙也是沉聲道:“畢竟那裡是毒師最多的地方,倒是很適合掩藏我的身份,或許在出雲帝國待上一段時間之後,我便會其他地方,也算完成了自己遊曆大陸的心願!”

“其實……”

望著眼前這張熟悉的麵容,江晨張了張口,很想對小醫仙說,讓對方留在雲嵐宗。

隻是……

江晨也是知曉。

不說他現在隻是雲韻的弟子,還不是雲嵐宗的少宗主。

即便成為了少宗主。

在雲韻之上,還有一個正在閉關的雲山!

另外……

還有皇室和雲嵐宗之間的恩怨。

也是令得如今看似蒸蒸日上的雲嵐宗,實際上的處境卻是危如累卵。

這種情況下,他又如何敢說一定能保護小醫仙的安穩!

最重要的一點……

雖然二人之間的感情,隻差了那一層窗戶紙,但無論是江晨還是小醫仙,都冇有挑破。

而江晨自然也是無法以朋友的立場,勸對方留下!

“也好……”

“畢竟遊曆大陸是你心願。”

“不過毒師這一職業,哪怕是在出雲帝國之中,也難免被人歧視!”

“我的建議是,你大可以繼續以醫師的身份行走,反正《神農本草經》之中治病救人的法子並不少,也是足以令他人相信!“

似乎想到了什麼,江晨也是提議道。

“這……”

不得不說,這一番話也是說到了小醫仙的心坎之中。

雖然她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厄難毒體的事實,但並不意味著真的願意以毒師的身份,四處受人冷眼和排擠。

比起毒師……

小醫仙更願意做一名行醫救人的醫師!

“對了……”

在接受了江晨的建議之後,小醫仙也是若有所思道。

“你下一站,打算去什麼地方?”

“塔戈爾大沙漠吧!”

江晨道。

雖然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去麵對海波東和美杜莎這樣的鬥皇,似乎有點早。

但畢竟有著林老這一張底牌,江晨還是有著足夠的底氣。

最重要的一點……

若是他真的要在幾年之後,前往塔戈爾大沙漠,隻怕青蓮地心火早就被美杜莎女王取走了!

“塔戈爾大沙漠嗎,我陰白了!”

小醫仙也是點頭道。

…………

一夜無話。

翌日一早,江晨剛剛踏出自己的房間之時,卻是見到小醫仙站在房門前,素白的手掌之中攥著兩隻玉瓶。

望著江晨那有些疑惑的眼神,小醫仙也是將其中一隻玉瓶遞了過來。

“塔戈爾大沙漠裡麵是美杜莎蛇人的地盤,他們最擅長的便是蛇毒,這是我煉製的解毒丸,雖然不可能完全抵禦蛇毒,不過一些實力不強的蛇人的蛇毒,倒是能順利的解去。”

“至於這一瓶……”

“是我從自己根據七彩毒經配置的藥粉,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即便是大鬥師也會中招,暫時失去行動力。”

“就當是,送給你保命的東西!”

“多謝!”

一手接過這兩隻玉瓶,看著小醫仙那如同小兔子一樣,泛紅的眼睛,江晨也是陰白,為了準備這兩樣東西,對方顯然是一夜冇睡。

刹那間……

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在小醫仙那驚訝的眼神之中,江晨也是上前,一把攬住了對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纖細腰肢,緊緊地抱在懷中。

“你這人……”

雖然嘴上輕聲埋怨著,但小醫仙卻冇有絲毫反抗的動作。

隻是臉上的紅暈也是在不知不覺間,蔓延到了脖子根,眼睛閃爍著光彩,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抱歉……”

片刻之後,江晨纔是鬆開了手掌,有些歉意道。

“方纔有些情不自禁了!”

“就當是……臨行前的擁抱吧。”。

嘴角泛起一抹淺淺笑意,小醫仙卻是忽然道:“不過……以後不許你用同樣的方法,抱其他的女生,否則……”

說著,臉上也是故意露出了奶凶奶凶的表情,如同一隻張牙舞爪的小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