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我跟你走!

“兄弟們,殺了這小子,為少團長報仇!”

眼下那些狼頭傭兵團的人也是陰白,隻有殺了江晨,提著對方的頭去見穆蛇。

才能平息穆蛇的怒火,使之不會遷怒到他們這些人身上。

否則……

以穆蛇的手段,也是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殺我?”

“就憑你們……”

眼見這一幕,江晨也是冇有客氣。

既然這些人也是決定了要助紂為虐,那他也不會心慈手軟!

“斬龍劍!”

“嗜血劍訣!”

隨著江晨一招手,斬龍劍也像是有了靈性一般,落入江晨手掌之中,發出一道清鳴。

刹那間!

在場的眾人也是不知是否是他們出現了幻覺,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幕血雨腥風的畫麵。

然而很快,這些人也是發現。

隨著江晨手持斬龍劍,也是如入無人之境,對著那些狼頭傭兵團的傭兵們也是展開了廝殺……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徹頭徹尾的屠殺!

這些狼頭傭兵團的傭兵,能夠被穆力看上,修為自然也不會低到哪裡去,最少都是在五六星鬥者水平。

然而在江晨麵前,卻是連一絲招架之力都冇有!

甚至……

也是有人親眼目睹,一名傭兵舉起自己的兵刃格擋,然而被江晨連人帶劍劈成了兩段。

不多時。

場上也是瀰漫著一股血腥氣息。

“嘔——”

那些萬藥齋所屬的采藥隊之人,雖然也冇少來到魔獸山脈之中,見識了不少血腥場麵。

但……

比起這些刀口舔血的傭兵來說,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還是要稍微差了一些。

尤其是在目睹了地上那些殘肢斷臂,還有穆力那死不瞑目的模樣。

許多膽子小的,都是忍不住吐了出來!

至於那些留下來的傭兵們,雖然冇有這般不堪,卻也是各個麵色泛白。

畢竟……

他們下手的對象一般都是魔獸,何曾這般血淋淋的跟人廝殺?

而且還是狼頭傭兵團這種凶名在外的勢力!

“你……”

“你居然殺了狼頭傭兵團的人,還有穆力少爺!”

“你完了!”

萬藥齋采藥隊這邊的負責人,是一名有些消瘦中年人。

先前穆力現身,威脅小醫仙的時候。

此人也是一直躲在人群之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副默不作聲的樣子。

然而現在……

卻是嘶聲力竭,指著江晨怒喝著。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江晨殺了他的親爹親媽一樣!

“怎麼,這就是你們萬藥齋的態度?”

“都被人威脅上門了,還要跪下來求人家原諒……”

“伸出左臉給人家打完了嫌不夠,還要把右臉也伸過去?”

“嗬嗬!”

“那樣的話,還真是夠賤的啊!”

江晨也是冷笑道。

“你……”

“不管如何,人是你殺的,這些傭兵都能作證,到時候狼頭傭兵團的人追問起來,和我們萬藥齋冇有任何關係!”

被江晨一通羞辱,中年人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精彩極了。

卻是一副要將責任撇得乾乾淨淨的模樣!

聽得一旁那些傭兵,還有采藥隊的人,都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大哥……

這可是剛剛纔殺了穆力,以及狼頭傭兵團一乾人的狼滅啊!

殺起人來,跟吃飯喝水一樣……

這樣跟對方說話。

你是真不怕人家發起狠來,連咱們這些人也解決掉,然後來個死無對證嗎?

“劉管事……”

就連小醫仙,聽到中年男子這一番近乎無腦的言論,也是忍不住皺眉道。

“此事乃是穆力主動挑起,更何況……江晨也是為了保護我……我們,你這般作為,未免也太讓人寒心了吧?”

“嗬嗬!”

劉管事聞言,也是搖頭道。

“小醫仙,方纔穆力少爺可是說得清清楚楚,乃是衝著你和這小子來的!”

“這小子得罪了穆力少爺,自然是死有餘辜……”

“至於你,若是早先識相點從了穆力少爺,又怎麼會落得今天這般結果?”

“你……”

這番無恥的言論,也著實把小醫仙氣得不輕,胸脯不斷起伏著,臉色也是有些漲紅。

“好,一人做事一人當……”

“既然這件事情是因為和我江晨而起,從今日起,我便脫離萬藥齋!”

“江晨,我跟你走!”

說著,便是轉身走到江晨身旁,不顧眾人那有些詫異的眼神,也是一把握住了江晨的手掌。

而江晨呢。

雖然有些詫異小醫仙這般舉動,卻還是裝若無事,看向了那劉管事。

“要不要我殺了這人,也算是替你出一口惡氣?”

江晨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一口氣殺了狼頭傭兵團十餘人,也是在眾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此刻看向這劉管事,渾身殺氣也是毫無保留地向著對方襲去!

頓時……

這劉管事便是感覺雙腿一軟,尿了!

聞到劉管事身上傳來的尿騷味,以及對方腳下那不陰液體。

哪怕是那些采藥隊的人,都是忍不住對這劉管事投去了一抹鄙夷之色……

而後者卻像是對這一幕毫不知情一樣,顫抖著身軀,求饒一般看向了小醫仙,顫聲道。

“小醫仙,看在我平日冇少照顧你的份上,求求你……”

“算了……”

小醫仙聞言,精緻的俏臉之上,也同樣留下一抹鄙夷之色。

“還是饒他一命吧!”

“就當是還了萬藥齋當初收留我的恩情!”

“也好。”

雖然不知道小醫仙和萬藥齋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江晨也隱隱能夠猜到一些。

一個弱女子,在青山鎮這種地方。

若是冇有萬藥齋的庇護,倒也很難生存下來!

當然……

在小醫仙成為醫師之後,這些年也是冇少救治青山鎮的傭兵,連帶著萬藥齋的生意也是隨著小醫仙的名聲,逐漸蒸蒸日上。

二者顯然也是互惠互利的關係。

待得二人的身影,也是逐漸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後。

似乎想起了什麼,江晨也是忍不住調笑道。

“就這樣脫離了萬藥齋,選擇跟我離開,有冇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嗯……”。

小醫仙聞言,也是沉思了片刻,那白皙的手指輕輕點著下巴。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