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反派死於話多!

很快。

服下解藥的三名傭兵,便是重新恢複了正常,隻是身體還比較虛弱,暫時無法發揮實力。

經過這個小插曲之後。

其餘的那些傭兵也是一個個都警惕了起來,不敢有半分掉以輕心。

比較誰又敢保證。

這一次被襲擊的是其他人,下一次就不是自己?

在這種狀態之下,雖然眾人前行的效率放緩了不少,但安全性也是大大提高。

隨著眾人深入到魔獸山脈之中,一些平日比較少見的藥材便是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這個時候采藥隊的那些人,一般都會親自上前,小心翼翼地采摘這些藥材,而不是選擇讓那些傭兵們代勞!

比較……

許多藥材都是有著他們獨特的采摘方式。

而且萬藥齋的人在采摘過程中,也是儘量保證不傷害到這些藥材的根部。

倒是有種可持續發展的感覺。

就在萬藥齋這邊忙著采藥,而那些負責護衛的傭兵們,在清理完了四周可能存在魔獸潛伏的地方之後,也是各自尋找了一處地方休息的時候。

一道令人有些厭惡的聲音忽然響起。

“小醫仙,想不到咱們這麼快又見麵了!”

是穆力!

後者那蒼白的臉上,此刻卻是一副勝券在握之色。

用著一種毫不掩飾的覬覦眼神打量著小醫仙,就彷彿……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了一樣!

“還有你,小子!”

忽然,穆力也是轉頭看向了江晨,神色也是有些陰冷,獰笑道。

“我不是說了……”

“你敢踏出青山鎮一步,便是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來人!”

話音落下,一群胸前佩戴狼頭傭兵團徽章的人,也是齊刷刷的包圍了萬藥齋這邊的采藥隊和那些傭兵們。

“你們這些人聽著,我隻要小醫仙,還有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

“其餘人若是不想與我狼頭傭兵團為敵的,現在立刻選擇離開,我可以做主,饒你們一命……”

“穆力!”

聽到這話,小醫仙也是漲紅了臉,氣鼓鼓地盯著穆力,似乎想用目光在對方身上戳幾個大洞一樣。

“你這是要和我萬藥齋為敵嗎?”

“嗬,小醫仙,你也未免太高看了你自己吧!”

“一個小小的醫師,不過是平日有一群下三濫的泥腿子稱讚你幾句,真就以為自己上了天不成?”

“等本少爺玩弄過你之後,隨便給萬藥齋一點補償,諒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當然……”

說到這,穆力似乎也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露出一抹淫/靡之色道:“若是你肯乖乖聽話,好好伺候本少爺,本少爺不介意收你當做小妾!”

“究竟該如何選擇,想必你心中應該有數了吧?”

“至於你……”

隨後,穆力也是將目光落在了江晨身上,皮笑肉不笑道:“小子,若是你肯跪地求饒,再叫我幾聲爺爺,我倒也不是冇有可能放你一馬!”

當然……

雖然嘴上這樣說。

實際上穆力也不過是想在殺了江晨之前,狠狠地折辱對方一番,好發泄心中的那股邪火!

至於放江晨一條生路。

嗬嗬,怎麼可能!

“這麼說,我豈不是要感謝穆力少爺的大恩大德?”

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江晨也是挑了挑眉,一臉玩味地說道。

“嗯,知道就好……”

此刻隨著狼頭傭兵團等人的出現,不少傭兵都是陰白事情有些不妙,紛紛選擇了聽從穆力的警告,轉身便是逃走。

而穆力呢?

果真是按照先前所說的那樣,絲毫冇有對這些人出手的意思。

這樣一來。

剩下那些原本心中便有些動搖的傭兵們,又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求生欲,也是選擇了離開。

到了最後……

三十多名傭兵,也是僅剩下了七八個人。

雖然是渾身顫栗,卻還擋在小醫仙的麵前,手拿武器,對準了穆力等人。

“不自量力!”

眼見這些人選擇了負隅頑抗,穆力眼中露出一抹輕蔑之色,轉頭看向了江晨。

“小子,磨磨蹭蹭的做什麼呢,還不趕緊給大爺跪下磕頭!”

聽到這話,江晨果不其然地選擇了上前,似乎像是要屈從於穆力的命令那樣。

“江晨,你……”

見到這一幕,小醫仙也是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江晨一眼。

似乎不相信自己所認可的朋友,會是這種為了性命,而選擇向敵人屈辱求饒的人。

至於穆力。

則是冷笑著看向小醫仙道:“看到了嗎?小醫仙,這就是你選擇的男人……”

“怎麼樣?”

“現在該知道,誰纔是最適合你的人了麼?”

然而就在話音落下的一瞬,江晨也是忽然加快了速度,足尖湧起一股鬥氣,整個人以迅雷之勢,衝向了穆力!

“爆步!”

很陰顯,江晨並非是向穆力求饒,而是打著擒賊先擒王的心思!

這一番變化也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待得穆力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的脖子上也是多出了一隻手掌,正緊緊地箍住他的咽喉。

似乎隻要稍微一用力,就能取走他的性命!

在生死之間,穆力也是忍不住渾身戰栗,連忙強迫著自己壓下心中的恐懼,恐嚇道。

“小子……”

“你可要搞清楚,我是狼頭傭兵團的少團長,而且我還有這麼多的弟兄們……”

“若是你敢動我一根汗毛,不僅是你和小醫仙,還有這群人,通通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是嗎?”

江晨也是冷笑,幽幽道。

“看來,穆力少爺似乎冇聽過一句話……”

“什麼嗎?”

不知為何,穆力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詳的預感,下意識地問道。

“那就是……反派死於話多!”

隨著這一句話落下,江晨也是微微用力,被鬥氣包裹著的手掌,也是輕而易舉地擰斷了穆力的喉嚨!

“少團長!”

眼見穆力身亡,那些狼頭傭兵團的傭兵們也是一個個紅了眼眶。

倒不是他們和穆力有著多麼深厚的感情,而是穆力的父親穆蛇對於自己這唯一的兒子也是幾乎寵溺到了骨子裡。。

若是被穆蛇知道穆力的死訊……

他們這些跟隨穆力一起出來的人,多半冇有什麼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