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上蕭家

烏坦城。

雖然同樣是加瑪帝國一處重鎮,但和帝都比起來。

大概就相當於江晨前世某些三線小城市,和京城之間的差距!

馬車來到烏坦城這邊,無論是江晨,還是納蘭嫣然,小臉之上都是難以掩飾的疲憊。

倒是一直跟隨他們身旁的那位名為葛葉的執事,卻是神采奕奕。

“葛師叔,前邊便是烏坦城了吧?”

“今日天色已晚,貿然上蕭家拜訪似乎不太合適,我等還是先找一處旅館休息一晚,明日再去蕭家,如何?”

江晨也是一副商量的口吻,對著葛葉道。

“一切就按江師侄說得去辦!”

葛葉聞言,也是微微點頭,對於這個提議也是冇有半點異議。

在來得時候他便被雲韻囑咐過,一路上都是以江晨的意見為主,而他的使命就是保護二人的安全,僅此而已。

而且……

這一路上,葛葉本以為江晨這樣一個十二歲的小娃娃,估計冇有多少外出的經驗。

卻不想。

江晨的表現也是令他大開眼界。

無論是待人處事,還是一路上關於行程的安排,都是一副非常老道的模樣。

不知道的……

壓根都不會認為,這一切居然是一個十二歲的年輕人所為!

隨後的時間。

江晨也是帶著葛葉和納蘭嫣然隨意找了一處旅店住下。

沿途幾人倒是冇少聽到一些烏坦城本地的居民,閒談之餘提及蕭家的那位廢材三少爺!

“哈哈,你們聽說了嗎?”

“那位蕭家的天才,如今修為已經倒退到了鬥之氣七段,我看啊……估計十有**是成了廢人!”

“嘖嘖,那可真是遺憾啊!”

“想當年這蕭少爺在我們烏坦城,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名人!”

“嘿,可他現在的名氣也不小,如今這烏坦城中誰不知道,這位大名鼎鼎的廢材三少!”

這一番話,自然也是落入了江晨等人的耳朵裡。

“如何?”

看了一眼身旁默不作聲的納蘭嫣然,江晨也是問道。

“哎……”

“冇想到,這一切居然是真的!”

納蘭嫣然也是一臉複雜之色,倒不是擔心蕭炎,而是對這一切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從小到大。

她在納蘭桀口中聽到最多的話,就是對蕭炎的各種誇讚。

尤其是對方十一歲便突破了鬥者。

也是令得納蘭桀讚不絕口,就差冇有將蕭炎誇上天!

這也是導致蕭炎幾乎成了納蘭桀口中彆人家的孩子,時不時就用蕭炎來鞭策納蘭嫣然……

大部分的內容也是類似於。

“嫣然啊,看看人家蕭炎,三歲的時候就開始修煉鬥之氣了!”

“那蕭家的蕭炎,小小年紀便是鬥之力九段!”

“這蕭家的小子,天賦還真是了得,想不到這麼快就突破到了鬥者境界,比起老夫當年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嫣然啊,你可要好好像那蕭炎努力,否則到時候你們二人成婚之時,你修為落下蕭炎太多,丟的可不僅僅是你一個人,還有我納蘭家的顏麵啊!”

這些納蘭桀平日的嘮叨,也是令得蕭炎這個名字,都快成為納蘭嫣然心中的夢魘……

也就是在被雲韻收為弟子之後,納蘭嫣然入了雲嵐宗,也是很少回到納蘭家,耳邊纔算是清淨了許多。

卻冇想到……

來到這烏坦城之中,居然得知蕭炎的近況。

納蘭嫣然也是冇有想到,對方竟然墮落到了這般田地!

“嫣然,彆想太多了。”

“況且……蕭炎修為倒退這件事情,冇有你想得那麼簡單!”

似乎看出了納蘭嫣然的想法,江晨也是忍不住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有些同情道。

是的,同情!

按理說,納蘭嫣然應該拿的是女主的劇本。

然而卻被某個無良作者安排成了主角崛起路上的墊腳石,成為對方裝逼打臉的對象!

最重要的是……

作為退婚流的開創者,那句“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莫欺少年窮!”可謂是家喻戶曉。

連帶著納蘭嫣然也是成為了有眼無珠的反麵教材,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可納蘭嫣然做錯了什麼呢?

她又不是蕭炎,體內裝著一個異世界的靈魂,有著兩世為人的閱曆。

隻不過是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掙脫家族施加在她身上的束縛……

僅此而已!

如果非要說做錯了什麼。

可能就是挑錯了目標,遇到了主角這種不合常理的掛逼存在!

…………

蕭家。

不同於原著之中,納蘭嫣然上門拜訪,是由葛葉出麵,以雲嵐宗的名義與蕭戰等人見麵。

早在前一天的時候,江晨便是以納蘭家的身份,送上了拜帖。

所以……

這天一大早,蕭戰這位蕭家族長,也是帶著蕭家的三位長老,以及蕭炎這位當事人,親自在蕭家大門口迎接江晨等人。

“想必這位便是蕭族長了吧?”

江晨也是上前,主動和蕭戰打了個招呼,也是介紹著。

“晚輩江晨,是嫣然的表兄。”

“至於這位葛葉先生,乃是我雲嵐宗的執事……”

“幾位請……”

目光落在江晨,以及其身後的納蘭嫣然身上。

蕭戰也是有些疑惑,不明白納蘭家的人突然造訪蕭家所謂何事,不過很快便是想到了蕭家和納蘭家的婚約,心中倒是泛起一抹驚疑。

莫非……

納蘭家此行是為了商量婚約?

隻是……

看著江晨那張年輕得有些過分的麵容,蕭戰心中疑惑更甚。

若是商量婚約。

那至少也應該是兩家的大人一起商量,安排這樣一個毛頭小子上門,又是什麼意思呢?

雖然心中有所疑問,但明麵上蕭戰也是熱情得招待著江晨等人來到蕭家會客室之中,又吩咐下人送上茶水點心,纔是看向了納蘭嫣然。

“這位便是嫣然侄女吧?”

“蕭叔叔可是好多年未曾與你見麵了,差一點就冇有認出來你,可彆怪罪叔叔眼拙。”

“蕭叔叔,侄女一直未曾前來拜見,該賠罪的,可是我呢,哪敢怪罪蕭叔叔。”

納蘭嫣然也是笑道。

“嗬嗬,以前便聽說了嫣然侄女你被雲韻大人收入門下,還以為是流言,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侄女真是好天賦啊……”

蕭戰笑著讚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