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萬倍返利,斬龍劍!

“師父,此人不除,弟子心中難安……”

麵對雲韻的詢問,江晨也是淡淡道。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跟他定下三年的時間?”

“以你的天資,成為鬥王也隻是時間問題,可三年時間畢竟太短……”

在雲韻看來,江晨這般一個月就能突破到五星鬥者的資質,想要成為鬥王並不難。

但三年的時間……

想要擁有堂堂正正在擂台上擊敗雲棱的實力,還是有些異想天開!

“這一點,師父儘管放心便是。”

江晨也是一臉自通道。

作為穿越者,又是有著係統傍身,若是連三年時間,都無法擁有戰勝雲棱的力量。

那他還不如找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

不說彆的,三年時間隻要能和雲韻打好關係,借用對方的力量。

哪怕僅是三成修為,也足夠吊打雲棱。

更不要說……

在烏坦城蕭家,還有藥老這一方外掛等待著江晨去領取。

當然。

這些東西自然是無法透露給雲韻。

畢竟係統和穿越者的身份,都是江晨這一世最大的秘密。

哪怕是最親密的人……

在冇有足夠力量的時候,他都不會隨意透露出半個字!

“也罷。”

雖然和江晨相處時間隻有一個月,但雲韻也是瞭解自己的這個徒弟,也是極有主見。

既然做出了決定,便不會輕易動搖。

“不過……你身上的傷勢。”

注意到江晨這滿身的血汙,雲韻也是皺了皺眉道。

“無妨事。”

先前在九轉金丹生效的時候,江晨體內的傷勢便是好得差不多了。

隨後又被雲韻一口氣塞了好幾種不同的療傷丹藥,此刻除了樣子看起來慘兮兮的,實際上血汙之下甚至連一絲傷痕都冇有!

當然……

這般驚世駭俗的事情,江晨也不可能說出來。

但畢竟他捱了鬥王一掌,若冇有一個合適的藉口,倒也不好解釋。

好在前世他也冇少看過網文,各種主角奇遇也是信手拈來,隨口道。

“師父,其實您不知道,弟子前一段時間不小心被天雷擊中,不僅大難不死,而且發現無論傷的多重,第二天便能癒合如初……”

“或許,這大概就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吧?”

“哦?”

聽著江晨這般解釋,雲韻也是露出一抹奇異之色。

“竟然還有此事?”

“這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你能有此奇遇,也算是上天賜予的造化!”

“可能吧。”

江晨也是冇有多言。

若非為了掩飾九轉金丹的秘密,他也不可能編出這樣的藉口。

好在玄幻世界無奇不有,被天雷劈一下似乎也不算什麼,甚至比這更離譜的劇情都時有發生。

…………

解決了和雲缺之間的恩怨,無疑是為江晨省去了很多麻煩。

值得一提的是。

那些在江晨身上下注的弟子,也都是賺了個盆滿缽滿。

當然……

賺了大頭的還是莊家,畢竟在雲缺身上下注的人也是不在少數,本以為這一次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卻不想差一點將他們賠個精光!

另外……

經此一戰,江晨在雲嵐宗也算是徹底揚名。

不僅是因為他在擂台上打敗了雲缺,也有捱了雲棱這位鬥王一掌不死的原因。

也正因如此……

原本無人問津的小院,卻是門庭若市,不少弟子都是主動找到江晨這邊,想要成為他的追隨者。

畢竟陰眼人都不難看出,江晨這般年紀,就有瞭如此輝煌的戰果。

日後十有**便是雲嵐宗下一任的宗主。

當然……

這種事情,在雲韻這位宗主未曾正式確立之前,一切還比較難說。

對於這些投靠自己的雲嵐宗弟子,江晨卻並冇有來者不拒,將他們全部收下。

而是挑選了幾名比較有潛力,值得培養的。

其中便有那位為了給妹妹報仇,卻因不敵雲缺,而被對方在臉上留下劍痕的李倩。

靠著這些弟子……

江晨在雲嵐宗纔算是紮穩了腳跟,有了自己的小勢力。

而這一點。

也是雲韻這位宗主默許的。

就連納蘭嫣然名下,也同樣有著不少支援者,甚至還有一些長老主動對其釋放善意。

也是想要在對方身上提前下注。

提及納蘭嫣然,江晨也是抽空去了一趟對方的小院,將嵐風劍送給了她。

【宿主贈送納蘭嫣然嵐風劍,觸發萬倍返利,獲得斬龍劍!】

這是江晨第二次聽到自己觸發了萬倍返利。

頭一次觸發還是第一次送給納蘭嫣然禮物的時候,係統保底贈送。

而這第二次……

倒是來得讓人有些猝不及防。

【斬龍劍:產自誅仙世界,乃是取自南疆極苦之地萬載綠晶,費時六年所鑄,劍成之日天有雷鳴,落雨似龍血,故名之曰:斬龍。】

而係統也是頗為貼心的將斬龍劍直接送入了江晨的納戒之中。

待他匆匆找了一個藉口,告彆了納蘭嫣然之後,纔是有機會打量著這把“斬龍劍”!

這是一把通體碧綠的仙劍,劍身有龍形,劍刃清清如秋水,瑞氣蒸騰,碧綠如水,光芒萬丈,令人一眼便是難以忘卻!

最重要的是……

這斬龍劍並非一般的兵器,而是一件法寶!

法寶啊!

也就是說,若是江晨修煉過劍訣,便是有著驅使斬龍劍,禦劍飛行的手段。

隻是……

鬥氣大陸之中,並冇有太極玄清道這類的仙俠功法。

也是令得江晨原本興奮的心情,像是被人潑了一盆涼水,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哎!”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麵前站著一個絕世美女。

然而對方卻是開口說,今天她突然來了親戚,不太方便。

其中得憋屈,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是深有體會!

當然。

怨念歸怨念,手掌握在這把斬龍劍之上,江晨也是彷彿感受到了那彷彿無堅不摧的鋒芒,以及劍身之上傳來的淡淡興奮之感。

就好像是,斬龍劍也在為自己找到了新的主人,而感到歡呼雀躍一般!

登時……。

淡淡的龍吟之聲響起。

那震人心魄的聲音迴盪開去,直衝九天,也是令得整個雲嵐宗上下,都為之驚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