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誘餌

此子究竟是何來曆。

為何年紀輕輕,便是掌握了萬劍一當年留下的斬龍劍。

這是普智腦海中,也是忍不住冒出的疑惑。

尤其是江晨口中的長輩,究竟是何許人也,是萬劍一當年的故人,還是……

若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名字。

普智也是不知道,這修仙界會是掀起怎樣得驚濤駭浪。

畢竟……

萬劍一這個名字,百年前也是力壓正魔兩道,無數年輕一輩。

一襲白衣,風華絕代!

甚至於。

普智這種外人都是覺得。

待得上一任的青雲門掌門天成子退位之後,萬劍一也是當之無愧的青雲門掌門。

然而結果卻是……

低調內斂,城府頗深的道玄真人接掌青雲門,而萬劍一也是不知所蹤。

雖然不知道其中內情。

但也是足以令普智,乃至修仙界之中無數人腦補一出勾心鬥角,兄弟鬩牆的好戲!

當然……

這正是江晨所想要的。

看到普智那看向斬龍劍那陰晴不定的麵色,江晨也是很不厚道的笑了。

畢竟。

他也是知道。

接下來蒼鬆道人為了得到普智手中的魔門至寶嗜血珠。

隱藏了身份,化身黑衣人趁夜偷襲普智。

然後……

雖然奪取嗜血珠失敗,但普智也是中了蒼鬆道人的神劍禦雷真訣,又被藏在林驚羽身上的七尾蜈蚣咬了一口。

在這種情況之下,也是不得不服下鬼醫所贈的三日必死丸。

在將大梵般若傳給了張小凡之後,受到嗜血珠的影響,屠戮了整個草廟村!

以江晨現在的修為實力。

雖然能在全盛時期的普智手中自保,但眼下乃是青雲山下,江晨自然也是不希望暴露自己這一身實力。

…………

入夜。

一聲雷鳴,風捲殘雲,天邊黑雲翻滾。

風雨將欲來,一片肅殺意。

一道小小的身影,也是偷偷來到草廟村外的破廟前,猶豫著想要進去。

而在他的懷中。

卻是揣著兩個已經有些冰冷的饅頭。

張小凡……

白天被江晨所救,雖然因為林驚羽的緣故,張小凡冇有和江晨交談。

卻也是對這位救了自己一命的大哥哥,有著頗深的好感。

所以……

他纔會晚上趁著父母睡覺的時候,偷偷拿了幾個饅頭,也是想要給江晨送點吃的。

然而此刻。

西邊村子中,不知何時已起了一股黑氣,濃如黑墨,翻湧不止。

“嗯?”

見到這一道黑氣。

原本正在廟內閉目打坐的普智,忽然睜開了眼眸。

也是一眼看到那黑氣之中竟夾帶著一個小孩,正是白天見過的林驚羽。

見到這一幕,普智也是毫不猶豫地衝入了黑氣之中,一把奪過了林驚羽。

藉著微弱光線。

隻見林驚羽雙目緊閉,呼吸平穩,也不知是睡了還是昏了過去。

老僧冇有放下他,抬頭看著空中那團黑氣,道。

“閣下道法高深,為何對無知孩童下手,隻怕失了身份罷?”

黑氣之中的身影,自然便是刻意做了一番偽裝的蒼鬆道人,也是冇有用自己原本的聲音,傳來一個沙啞聲音。

“你又是誰,敢管我閒事?”

普智不答,卻是警告道:“此處乃青雲山下,若為青雲門知道閣下在此地胡作非為,隻怕閣下日後就不好過了。”

蒼鬆道人所偽裝的黑衣人,聞言也是一臉不屑道。

“青雲門算什麼,就仗著人多而已……”

“老禿驢莫要多說,識相的就快快把那小孩給我!”

“阿彌佗佛,出家人慈悲為懷,老衲斷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小孩遭你毒手。”

“好賊禿,你這是在找死!”

一番交談之下,普智和蒼鬆道人所偽裝的黑衣人,自然也是毫不猶豫地大打出手。

而普智也不虧是天音寺的四大神僧之一。

雖然一手護著林驚羽,卻也是和蒼鬆道人所偽裝的黑衣人鬥得遊刃有餘。

直到……

“毒血幡!”

眼見得蒼鬆道人居然連毒血幡都亮了出來,普智也是惱怒不已。

“孽障,你竟然敢修煉此等喪儘天良、禍害人間的邪物……今日決計饒不了你!”

要知道……

這毒血幡威力越大,修煉過程中害死的無辜之人勢必更多。

而蒼鬆道人手中這麵毒血幡。

隻怕要以三百人以上精血祭幡方纔可以!

隻是……

趁著普智因為毒血幡而動怒之時,卻是忽然感覺右手手腕處傳來一陣劇痛!

“七尾蜈蚣!”

卻見原本昏迷的林驚羽身上,也是爬出一隻彩色蜈蚣,個大如掌,最奇異的是它尾部分了七叉,看去彷彿有七條尾巴似的。

而且每一隻各呈一色,各不相同,色彩絢麗。

隻是美麗中卻帶了幾分可怖!

“原來如此……”

“這個孩子不過是你故意安排的誘餌,其實你的目的,一直都是衝著我身上的嗜血珠而來吧?”

眼中浮現一抹瞭然之色,普智也是開口道。

“不錯!”

“算你這禿驢還算有幾分聰明。”

“好了,現在快快把‘噬血珠’交出來,我便給你七尾蜈蚣的解藥,饒你不死!”

蒼鬆道人也是開口道。

“可惡啊!”

“嗜血珠乃是世間大凶之物,老衲縱然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

普智也是開口道。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送你去見你的佛祖吧!”

反觀普智,卻是手掌一翻,將那深紫珠子一把抓在手中,雙手即結左右水瓶印,兩目圓睜,全身上下隱有金光,口中一字一字念道。

“奄、嘛、呢、叭、彌、哞!”

六字大明咒!

蒼鬆道人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慎重。

以普智的修為,施展這六字大明咒,即使是他都不敢小覷……

尤其是眼下,蒼鬆道人不能暴露自己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也是處處受限,不敢亮出自己的法寶以及青雲門的功法,生怕被普智瞧出什麼端倪。

也是隻能用著平日裡偷偷修煉的魔門手段,來和普智對敵。

若非是蒼鬆道人提前將七尾蜈蚣藏在林驚羽的身上,利用普智的善心算計對方,被七尾蜈蚣咬了一口。

隻怕此刻也是早已一命嗚呼了!

饒是如此……

此刻見普智施展六字大明咒,也是如臨大敵!